<   2011年 05月 ( 1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博多やまや

這段時間忙得有點不知所以然,時間被很多事情分配得很零散,即使是在家上班,其實在外面的時間卻很多,不都是忙著工作的事。一部份因為自已改變工作型態,所以關於小朋友的事情,比例也就因此而加重了。

這一天和一位momo一年級同班同學的日本人媽媽及一位未謀面的台灣人媽媽約好一起吃中飯。說起來我們認識的緣份有點好玩。在momo還在讀幼稚園時,一位由部落格看到老媽子記錄關於momo在日本幼稚園生活概況的台灣人媽媽,寫了email詢問了老媽子關於日本幼稚園的狀況。不過,台灣人媽媽是幫自己的日本人太太鄰居詢問的,老媽子對於素昧平生的訪問者,據實秉報關於詢問問題的答案。不過,這件事在mail回覆之後,老媽子早也就忘得一乾淨了。

就在加入FB後一段時間的去年八月,突然來了一封要求加入好朋友的請求,一般而言老媽子看到不認識的人,通常都會這麼給擺著。而這位台灣人媽媽的邀請內容,倒是讓老媽子看了很久,因為老媽子實在想不起來朋友圈裡有相同名字的人物,但看到學經歷後,老媽子直覺和日本有關,所以先回了封信息詢問對方,答案是『很抱歉!我不確定我認識妳耶!因為facebook說我可能認識妳......』。這就是老媽子覺得FB很厲害的地方,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可以挖得出來那麼千萬分之一,你有可能認識的朋友。

一來一往的訊息確認,最後終於追溯到大約兩年前的事。當時詢問MOMO幼稚園後的小朋友,最後選擇離家比較近的幼稚園。在我們確認這整個過程時,其實MOMO和當時要在台灣上日本幼稚園的小朋友也已經都進了日僑一年級,老媽子順勢問了一下對方小朋友的名字,一聽好像是MOMO班上的,再問MOMO後,才知道原來兩個人就坐隔壁,老媽子不禁笑了出來,多麼奇妙的緣份呀!

老實說,雖然去年仍需上班的老媽子都會出席班上的活動,但畢竟不是每天到校接送,實在搞不清楚小朋友的名字,更難把小朋友的名字和家長們連結在一起。一直到了一年級快要結束時,老媽子終於知道是那一位小朋友及家長,老媽子在學年最後的教學參觀結束後,主動前去和日本人媽媽打招呼,也同時在不同時間、不同方式、三方約定好找個時間一起出來吃飯聊聊。

算起來,老媽子是先和台灣人媽媽認識的,但卻先和日本人媽媽打上照面,這天的午餐就是老媽子和台灣人媽媽的首見會。因為日本人媽媽還有年幼未離手的小朋友要照顧,所以我們決定找日本人媽媽方便的地點用餐,也由日本人媽媽推薦到了這家明太子可以吃到飽的「博多やまや」。
d0057071_20392126.jpg
店面在熱鬧的忠孝東路四段216巷裡,說是小巷也不然,因為小巷裡再進去的巷弄,也是商店林立。果然和老媽子小學時來的時候完全不一樣的光景,因為老媽子的小學老師之前就住在這附近!現在,即使是平常的上班時間,人潮絡繹不絶。
d0057071_20435725.jpg
這裡的明太子可是「食べ放題」,可惜只限中餐。
d0057071_20465236.jpg
老媽子點的「筑前煮」定食,想試試看吃起來是怎麼樣的感覺,下回自己在家裡試試。
d0057071_2048859.jpg
整個定食是這個樣子的。
d0057071_2049011.jpg
這是另一位媽媽點的當天中午的特餐-茄子豬肉。這茄子沒變黑,吃起來很爽口。

一邊吃飯、一邊聊天,時間一下子就過了。日本人媽媽帶在身邊的小朋友,也已經快要坐不住。順勢大家走出餐廳,一邊走一邊尋找下一個可以稍微休息、喝喝咖啡的地方。當我們到達捷運忠孝敦化站附近的「上島珈琲」時,小朋友果然很安然地進入夢鄉。

點完咖啡坐定後,才發現上島珈琲的前身竟然是UCC,這裡的咖啡種類和美式的STARBUCKS很不一樣,冰咖啡可是放銅杯裡的。據日本人媽媽說的,小時候在日本時,看過冰咖啡時是放在銅杯裡的,所以在這裡看到銅杯時,有一種令人懷令的感覺。
d0057071_2051872.jpg
老媽子點的生焦糖MILK珈琲。像維也納咖啡一般,將一坨像冰淇淋的奶油球放到熱咖啡裡讓她溶化,所以奶味也濃得化不開。

老媽子很久沒到東區來了,拜兩位媽媽所賜,來了一趟東區之旅,讓自己也增長不少見聞。下回,再找個地方來去探險、探險......。

by linyenhua | 2011-05-31 23:26 | 這是一個好所在 | Comments(2)

隅田川日式定食(新竹)

前一陣子和凱亞媽一起到丸子的隅田川日式料理飽餐一頓,拍了照回來,卻一直把照片放在相機裡忘了PO上來。下回和兄弟們一起聚餐時,選這裡也不錯厚。相撲火鍋,絶對可以餵飽我們家兄弟的水桶胃。

d0057071_19141926.jpg
沙拉。上面一根根咖啡色的線條,據說是炸そうめん。吃起來脆脆的,好吃!
d0057071_1916117.jpg
知道這是什麼嗎?
d0057071_19164712.jpg
打開後便知曉。
d0057071_19184645.jpg
老闆娘招待的炸雞軟骨,老媽子從不知道雞軟骨可以炸成這麼好吃的下酒佳餚。
d0057071_19203884.jpg
老媽子的和風煮鱈魚。
d0057071_19294675.jpg
凱亞媽的薄鹽燒烤鯖魚。
d0057071_19321171.jpg
這湯鮮美好喝,食材的鮮味都進了湯裡了。讚!
d0057071_19333080.jpg
由裡面往外面看。
d0057071_19342185.jpg
簡單的佈置,有點詩意。
d0057071_1936398.jpg
利用樓梯下方的日式佈置。
d0057071_19375931.jpg
也有たたみ式的座位。

竹科附近的用餐時間一過,人潮果然大不同相。丸子將店門帶上後,帶著凱亞媽及老媽子到附近隔壁街的「金山面生活藝術館」喝茶去。老媽子一直不知道金山面是個什麼地方,在外面看了建築物後還以為是個古蹟,走進後才發覺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d0057071_19481088.jpg
這根本像個古蹟,對吧?怎麼會是像個茶藝館呢?
d0057071_19494317.jpg
裡面就隔成這樣一間一間的。
d0057071_19504179.jpg
老媽子點的葡萄柚茶之類的。結論:加了太多糖的感覺。
d0057071_19521654.jpg
走進大廳。
d0057071_1954243.jpg
門邊上掛的鐘。
d0057071_19552222.jpg
d0057071_1956331.jpg

d0057071_19564776.jpg

d0057071_19573484.jpg

d0057071_19583031.jpg

d0057071_19592923.jpg


這家生活藝術館內外看起來都具古典美,據說這一磚一瓦都是由大陸原封不動地帶回來重組。也許是石頭的關係,在豔陽下的屋內,卻是徐徐的涼爽,即使關掉了冷氣,卻一點也不悶熱。

by linyenhua | 2011-05-23 19:09 | 這是一個好所在 | Comments(6)

白沙灣遊記

老爺無意間在週六晚上提到週日要不要去海邊玩的話題,老媽子因為已經曬了大半天的太陽,體力耗盡,一點興趣也沒有。姐姐顧慮到自己的功課還沒寫完,所以未對週日是否成行下定論。週日一早用完早餐後,姐姐非常積極地先把功課做完,課本朗讀也唸完,同時也補完這週未練習的鋼琴次數,偷偷地問老爺可不可以去海邊玩?老媽子還有一堆家事要做,包含得上市場買菜、洗衣、及一週一次的大掃除。實在提不起興趣,只好委託十分積極想到海邊去曬得比老媽子黑的老爺,帶著大公主和小王子出門去,地點暫定是白沙灣。原因無他,因為白沙灣比較好找啦!!!
d0057071_12552289.jpg

d0057071_12555123.jpg

d0057071_1256723.jpg

d0057071_12562493.jpg

d0057071_12565280.jpg

d0057071_12572278.jpg

d0057071_12574587.jpg

d0057071_1258490.jpg

d0057071_12582571.jpg

d0057071_125855100.jpg

by linyenhua | 2011-05-22 19:29 | 這是一個好所在 | Comments(2)

台北市幼兒足球錦標賽

弟弟上中班後,老媽子也像姐姐唸幼稚園的時期一樣,讓弟弟儘量地參加課外活動,一方面也是幫他培養一點興趣,但最主要的是希望弟弟可以身體健康啦。而足球,就是弟弟參加的課外活動之一。

這是台北市體育處舉辦的活動,為讓足球運動可以向下紮根,所以舉辦這樣的活動讓大家可以更積極地參與及推廣足球運動。弟弟被通知要參加比賽時,老媽子實在有點猶豫,怕才剛開始接觸未久的弟弟,根本搞不清楚什麼是什麼,怎麼參加比賽呀?不過,抱著去玩玩的心態,對小朋友們來說也是一次很好的經驗與交流,家長實在是不需要想那麼多才對。

比賽分為大班及中班兩組,依yuyu的年齡來看,在台灣幼稚園的學制,還屬於小班階段。不過,在日式的制度中,已經算是中班的小朋友。也因為這樣的因素,同樣是中班的小朋友站出來時,弟弟幼稚園的小朋友和其他幼稚園中班的小朋友看起來就比較「迷你」。連裁判們都說,『你們來出賽的小朋友怎麼都這麼可愛呀?』

d0057071_1334864.jpg

d0057071_13354355.jpg
「飛躍的羚羊」紀政女士也到場致辭。
d0057071_13365052.jpg
來參加的貴賓都很體恤小朋友在大太陽底下的辛勞,既快速又簡短地把致詞說完。之後是所有致辭來賓到台下和參加的小朋友們一起拍照,台上站著的,就是搶拍的小朋友家長們。(p.s.: 大部份到台上致詞的來賓,都共同感謝願意讓小朋友來參加幼兒足球錦標賽的家長,這話聽起來還真有點奇怪。)
d0057071_1340213.jpg
在台下被烤得很無奈的弟弟。

中班的比賽。其實老媽子沒有寄望弟弟可以表現得多好,反正上場跑跑就好。果然從影片記錄中發現,弟弟果然搞不清楚自己在幹嘛。明明是踢足球,怎麼弄到最後好像在打躲避球一樣。<球衣背號九號的就是我們家那個不知道該跑那裡的弟弟。>

中班組第一次0:0踢和,最後PK戰上失利。

中班和大班雖然只差一年,但踢球的樣子就全然不同了。這是大班組第三場的決勝賽,最後以9:0大獲全勝。
d0057071_13411023.jpg
在場邊等待進場。
d0057071_13415437.jpg
休息時和爸爸合照。
d0057071_1345395.jpg
大班連三勝拿到了A組冠軍。
d0057071_13461352.jpg
中班兩場都0:0打平,但第一場的PK戰失利;第二場則是以PK戰勝出,獲得優勝。
d0057071_13475933.jpg

d0057071_13505451.jpg

d0057071_13515850.jpg
一直不知道自己在幹嘛的弟弟,竟然在拿到優勝獎牌時還那麼高興。

寫在後面.......

by linyenhua | 2011-05-21 23:10 | 幼稚園生活記事 | Comments(2)

台灣國語

這個已經發生一段時間,老媽子一直想記錄下來也忘了。老爺抱怨怎麼部落格裡都沒有關於他的記錄?不在家的時間佔多數,回來只會蹲在電腦前玩電動的,也不知道可以記錄什麼,再寫也只能寫『我們家老家一回到家就是蹲在電腦前玩他的線上遊戲.....,連上完廁所都忘記要沖水....』。

故事是這麼來著的....
老媽子固定週日上午要上市場採買,老爺在家時當然就麻煩老爺照顧兩個小的。說照顧也談不上,反正小的自己會玩辦家家酒,只要不吵到老爺,玩什麼都好。這天回家時,看到客廳的桌椅乾坤大挪移,原來老爺一來為了討好兩個小的,把PS由塵封已久的櫃子取出,拿出遊戲讓姐弟玩可以專心玩,這樣老爺也才可以安心地玩自己的。這主意打得好呀!弟弟這時不知道做了一件什麼事,老爺一見,馬上出口:『YUSEI,你這樣太過ㄏㄨㄣˋ了吧?』。

說時遲、那時快,老媽子剛好拎了大袋由菜市場採購回來的東西進門。一聽到『過ㄏㄨㄣˋ』就忍不住又重覆了一次,這時候不知為不知的MOMO就走過來很好奇地問老媽子『媽咪!什麼是過ㄏㄨㄣˋ呀?』,還特別強週那個「ㄏㄨㄣˋ」字。

あの~~~老媽子頓時語塞,不知道是不是先該矯正發音,再來解釋原意;還是就給它將錯就錯,就這樣一直錯下去好。愣了很久,跟MOMO說『去問你把拔好了.....那個發音太難了,媽咪不會說』。老媽子想,MOMO一定很錯愕,第一次得要去問把拔中文文是什麼意思......

太難了!真的太難了!!

by linyenhua | 2011-05-17 09:44 | 我們家老爺 | Comments(0)

各國風情

每天送momo上學途中,總會看到各校學生的樣子,而且一看多半可以猜得出是唸什麼學校的。

老媽子出門時,比一般台灣小學上學時間來得晚,所以比較少看到台灣的小學生,但是一旦看到也大多會猜得出來唸得就是北市的國小。差別在那?


1.美國學校:
 穿著:
 女生:背著揹包客的揹包,緊身上衣(偶爾看得到事業線)及短褲,
    腳蹬夾腳拖或者沒穿襪子的平底鞋,胸前抱著手提電腦。
    不知道為什麼,很少看人用揹的,幾乎都是抱在胸前)。
 男生:背著揹包客的揹包,比較像學生的穿著、運動鞋。胸前一樣抱著手提電腦。

2.日僑:
 不論男生、女生,中低年級大多揹著像烏龜書包的ランドセル,高年級以後比較多都是揹包。
 除此之外,手上還拿了一堆袋子,如圖書袋、游泳袋、體育袋,這幾個是看課程需要。
 每天一定有的是便當袋及水壼。
 穿著大多是襪子+運動鞋。很少看到人家不穿襪子的,而且即使穿涼鞋也穿襪子。
 之前看到沒穿涼鞋沒穿襪子的小朋友,幾乎都是非日本人家庭<這樣說不是種族歧視,
 只是據實以報而已>。

3.台灣當地小學:
 一種是家長騎機車載到國小。如果小朋友自己上學,手上拉著行李般的書包,在身後拖著走,
 身上則穿著學校的運動服。還有、還有....就是小朋友穿著學校的運動服走在路上,
 手上什麼都沒拿,只要往前往後一看,就看得到外勞在幫公主及少爺揹書包、提行李。

雖然都台北市,但是不同國家的學校,所表現出來的風格,果然都不一樣。

by linyenhua | 2011-05-15 17:54 | 老媽子的雜記 | Comments(4)

セーフ過關

在需要繳回弟弟眼睛複檢的前一天,老媽子趕緊帶著弟弟回診所複診,完作複檢程序。

原本老媽子打算要帶弟弟在振興醫院掛視力保健,但想到上大醫院又是等比實際檢查時間來得長,老媽子就猶豫半天。而且視力保健科通常都是白天才有的門診,夜間門診也沒看。還好,在決定要去振興之前,老媽子突然想到日僑旁邊就有一家眼科診所,先前老媽子的眼睛裡跑進「風飛沙」時,就是到那家眼科診所看的,也因此才知道原來看診的眼科醫師以前是「紅螞蟻合唱團」的吉他手。看了一下看診時間表,發現這一天的下午及晚上都是黎醫師看診,立即改變計劃,決定等弟弟回家,吃過晚飯洗完澡後再帶去診所複檢。

其實複檢之前,老媽子原本也對測得的結果存點懷疑。一方面是小男生原本就比較皮,在團體檢查過程中,有可能在時間急迫及測試次數不足的情況下造成結果誤判。事前雖然對檢查結果感到緊張,但同時也期待不同的結果出現。當弟弟坐上視力測試椅時,老媽子在一旁看著測試的過程,發現老媽子原本的猜測是正確的。果然,小男生不耐久坐,比到最後就開始隨便亂指了,最後護理人員一直要弟弟重覆確認,弟弟才願意再更認真一點確認。

結果出來有點大逆轉,只看視力的話是1.0及0.9。不過,不是近視,是有點遠視,左眼也有散光。醫師建議定期複檢即可,在結束之前,老媽子有告知醫師,弟弟有時候會眨眼睛,會不會跟過敏有關?醫師回問老媽子,弟弟有過敏體質嗎?老媽子回答有後,同時也詢問醫師,因為幼稚園檢查視力時,剛好是弟弟眼睛眨得最頻繁的時候,這樣是不是也會影響結果。醫師的回答是肯定的,之後醫師以機器檢查後確定是過敏性結膜炎,開了症狀治療藥水讓老媽子帶回。在結束診療過程前,黎醫師拿出色盲確認卡,弟弟無法很明確地說出1、2、3的數字,應該是看得懂也無法正確地說出來吧?因為現在處於中日文混亂期,日文的いち會說,但不知道1就是日文的いち,所以醫生改了一個方式,要弟弟用手指在書上沿著看到的線走即可,中間老媽子用日文解釋要沿著綠色的線走,因為弟弟聽到綠色,不知道是什麼意思,老媽子只好用日文的みどり來解釋。突然間,黎醫師也用日文說明,這時候才突然想起,上回在網路上看黎醫師的職經歷時,發現黎醫師是在日華僑,所以會說日文也是天經地義的事,倒是momo很驚訝在媽咪耳朵旁小聲地說,『那個醫生伯伯好像會說日文耶』。

前後的診療時間大約三十分鐘左右就全部結束,想想沒去大醫院是對的,要不然可能看不到幾分鐘,卻得等上大半小時勒!不過,看到結果是OK的,心裡的石頭也總算放下了。

by linyenhua | 2011-05-12 23:23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 | Comments(2)

你被震到了嗎?

週一momo回家時,才一進門就告訴老媽子『ママ、大変なことがあるよ。あさって、大きい地震があるって。本当だよ!xxx君跟我說的。』。這個511預言已經在電視上流傳好幾天,以老媽子的立場,當然視為無稽之談。不過,突然老媽子想到一個常聽到的民間故事。

就是不知道那個朝代的那一位,曾經被神仙託夢,說當他看到廟前的一對石獅子的眼睛流血時,就要趕緊往高處避難,因為洪水將至。某天,他經過廟門前時,看到石獅子被人惡作劇抹紅,立即通知村人要往高處避難,但因為大家也都將之視為無稽之談,只有他一個人往高處避難。結果沒多久,原本的朗朗晴空竟然下起暴雨,沒多久果然引起洪流,淹沒村莊。這樣的說法以民間故事的方式在口耳之間流傳,到目前也沒聽過有人對這樣的故事提出什麼樣的質疑,只是故事的場景搬到現實的社會後,不變的仍是一般民眾的嗤之以鼻。所以,如果問老媽子相不相信這樣的預言,在這天還沒完全結束之前,老媽子還真不敢鐵齒勒。只不過,稍早據說「王老師」預言的時間是上午10:42:37,那這樣可以說是破功了嗎?還是,應該是下午10:42:37?呵呵~~~

老媽子驚訝的是,把這樣的資訊告訴momo的,是一個父母都是日本人的孩子,老媽子不知道這種看似聳動的標題,竟然也會讓這個孩子這個地驚呼,還一直向momo解釋有上網路查過,確實有這樣的事。老媽子的想法是,對!的確有上網查,但查的是報導王老師相關的新聞,所以也沒說錯啦!這幾天,momo一直很緊張,還告知老媽子,地震來時,要記得趕快把門打開,要遠離玻璃櫥櫃、要......呵呵~~~看起來學校的避難訓練真的做得有夠紮實,momo唸了一堆地震時必需要做的事,最後告知老媽子所有都做完後,就只能聽天由命了。呵呵~~~真感謝moe沒有要老媽子花大把銀子去南投買貨櫃屋!

by linyenhua | 2011-05-11 15:15 | 老媽子的雜記 | Comments(2)

中天新聞-紀錄台灣系列報導

前些日子,學校有發通知告知家長,中天新聞打算要對日僑作一個專題報導,會有幾天學校裡會有攝影採訪的情況。週五放學回家時,也看到學校發的通知,預告先前所提的專題報導,會在週六下午三點首播。

老媽子下午三點準時守在電視前,想看看所謂的專題報導所為何來。這個主題報導的源起,來自於東日本311大地震發生時,災區受難者面對天災時的守秩序狀況讓世界各國的人民都為之敬佩不已。為什麼日本人在面臨這麼大的天災之後,還可以如此鎮靜地面對一切?追根究底,就是從小由教育做起。一個小時的紀錄台灣系列當中,日僑的介紹大致佔了二分之一,分為「從小紮根,日本人嚴以律己」「陪她長大,孩子的天空清朗」,看完以後的感想是....探討的主題很大,但是實際可以呈現出來的比對效果實在有限。如此撇開和主題的關聯,老媽子想還是有些關於教育的問題,值得身為台灣人的父母們好好省思的地方。

從momo開始上幼稚園開始,老媽子就一直在接受震憾教育。在幫momo訂3、4歲幼兒的日文巧連智時,老媽子就發現台灣及日本對於幼兒教育的重點完全不同。日本的重點在於怎麼教導小孩子可以儘早處理自己身邊的事物,例如上洗手間、自己穿衣服、自己收拾好玩具等。即使到同學家玩,回家時也一定是大家一起把玩具收拾好才回家,通常在一旁的媽媽們都會督促小朋友做這樣的事。所以第一次到幼稚園參加生日慶祝會,即使是滿兩歲的幼幼班的小朋友,也一定自己拿著餐具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吃完飯後還會拿著自己的漱口杯到老師那裡倒開水漱口。上幼幼班時的弟弟在家是不會自己穿鞋子的,但是到了幼稚園就不讓老媽子碰了,堅持要自己穿。台灣的幼兒教育,雖然不是全部,不過幼稚園來自家長的壓力很大,多半會被詢問有沒有英文、教不教ㄅㄆㄇㄈ、123等,要求的重點不同。日本幼兒教育著重生活機能的養成,而台灣的幼兒教育,始終脫離不了智育的框框。

老媽子常想,大家常聽「小時了了,大未必佳」,但始終相信自己的小孩是等待琢磨的瑰玉,提早教育,是因為怕小孩跟不上其他小朋友,而受了挫折無法繼續前進。這部份其實和家庭教育很有關係,台灣的家庭多為雙薪家庭,父母或許無法花太多時間督促孩子們功課上的學習,但花錢委託安親班或補習班,只是把自己應盡的責任義務轉到補習教育上,而事實上這些補習教育有一部份是無法取代家庭教育的。比如說,對孩子們的關心及學校生活的傾聽等等。以現在越來越多的社會事件來看,很多問題點緣自於家庭教育的不健全,不論家裡有錢沒錢,孩子們的心裡少不了來自家庭的關心。

如果怕孩子們趕不上其他同學們的進度,父母首要的應該是著重怎麼幫孩子們建立自信心,也幫助他們走過這個受挫的過程,而不是再花更多的錢教小孩怎麼去多爭取一分,最後養成孩子們在分數上斤斤計較的結果,難道是家長們想要的?受挫時的情緒處理,也是一種學習,老媽子真覺得這樣的學習可以越早開始越好。許多唸到大學、研究所的年輕人,擁有大好的前途,卻因為過不了情關而毀了一生,老媽子想這應該不是當初想把自己的孩子培養到出人頭地的父母們所期望的吧?

當然,日本的教育制度不是一味地優於台灣。但是同樣為島國的日本與台灣,不同教育制度所教育出來的孩子絶對是截然不同的。這不只是教育的問題,其間更包含了許多台灣及日本文化的不同。教育只是其中的一個環節而已,真要探討起來,還真的是一籮筐,怎麼說也說不完勒。台灣的優點在於多元,社會環境的壓力相對少了很多,這和什麼最好都跟大家一樣的想法是不同的,說不上孰優孰劣。當初momo進入日僑前,老媽子對於學校PTA的影響力也著實覺得壓力不小,一年過後,老媽子也逐漸體認到不同想法的優點,這也幫助老媽子比較可以以平常心的方式來對待。我想兩個社會最大的差別,應該是家庭教育比重的問題吧?所以教育的問題不單純是教育的問題,而是整個社會文化的問題!台灣的教育再怎麼改革,只要所有的家長、老師及學生對分數的迷思沒有改變,那麼為了爭取更高的分數,總是會產生出另一種原來無法想像得到的畸形教育文化,不是嗎?相對的,目前被認為最公平的分數評量制度,有可能被其他更客觀的方式所取代嗎?這真的值得大家深思!!

by linyenhua | 2011-05-08 09:50 | 小學生活記事 | Comments(5)

ハーフでよかった(是混血兒,真好!)

momo的學校二年級在週五上午有一個重要的活動-天母探險。

momo學校位於天母,所以希望二年級小朋友們針對學校附近的環境做一個瞭解與認識。前一天momo就預告,星期五會到家附近的菜市場。老媽子剛開始momo要跟老媽子去市場挑她喜歡的菜,後來才搞清楚天母探險的地點之一是附近的迷你菜市場。

週五下課時到學校接momo,一路走回家時,momo大致介紹了今天走過的路徑,包含在家附近的公園休憩時,momo一直告訴老師,自己的家就在過去一點點的地方。一路一直說毫不停歇,最後有感而發地說了一句『もえはハーフでよかった』。

老媽子有點訝異,問momo為什麼。老媽子對momo第一次提到自己是ハーフ這件事時有點訝異,因為這個名詞是由同學那裡知道的,momo回來問老媽子自己是不是ハーフ,老媽子原本有點擔心會不會有歧視問題,不過確認過後發現momo自己本人也不在意,而且momo和班上同學相處得很好,多半都可以和同學們玩在一起,老師對她的評語也是和同學們之間的互動完全沒有問題,而且會幫忙照顧其他同學。這點讓老媽子覺得很安慰。

momo說因為這次的天母探險,有去拜訪幾家店家,小朋友們最後會記錄喜歡那幾家。老媽子在當天發的「2年生通信」裡才知道,原來六月份還會以分組的方式再進行一次天母探險,下一回大概就是以小朋友們自己挑選喜歡的店家來分組。老媽子猜測因為店家老闆都是說中文的,所以momo可能會比其他同學更加瞭解老闆說明的內容,才有感而發地認為自己是ハーフ,其實是一件很棒的事。

老媽子希望將來有一天必須要回日本,在日本的學習環境裡,momo也可以這麼大聲而自豪地如此說。先前,聽到E醬的媽媽提到E醬在學校問同學摺紙而被拒絶,回問同學『是不是因為我是台灣人所以不教我』的對話時,著實也為MOMO未來所要面對的環境擔心了一下。現在想想,也不是擔心事情就不會發生,讓MOMO自己多方面去體會,或許她可以比老媽子有更多更深的體認,或許MOMO有她自己的對應哲學也說不定呢!

by linyenhua | 2011-05-07 12:40 | 童言童語 | Comments(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