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年 03月 ( 1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鳴門烏龍麵(補:2010.03.21)

這回的省親日記寫得2266,實在是.....忙瘋了!越來越感覺得到家庭和工作無法兼顧的窘境,等到momo上小學後應該會更慘?

婆婆篤信日本佛教,週日經常到家附近的教會參加聚會。這一天已經安排好要參加佛所護念成立六十週年的聚會,只是一家大小匆匆忙忙地準備好到達教會後看到停車場停著滿山滿谷的車,外面許多義工幫忙指揮停車,我們把鑰匙留在車上交由現場義工們幫忙,等到最後結束出來時才發現所有通道只剩一條,其餘通道也都停滿了車子。有人已經坐在車上等著前方車子的主人前來,否則車子無法脫離無法動彈的車陣。看來沒什麼人的鄉下小鎮,怎麼好像所有的人全都到這裡集合?感覺在台北找不到停車位的狀態再度重現。等我們進入會場時已進入第二階段-體驗談。類似的聚會在去年十月也在台灣舉行過,也為了慶祝六十週年,那一回我們也遵循婆婆指示,千里迢迢遠赴新店教會。進行模式均相同,只是語言的差別。

上午的聚會結束後,婆婆還需要再留在教會。我們則先行離開。剛好是午飯時間,老爺帶著我們到市街上的烏龍麵店-鳴門烏龍麵。到達時已經是十二點多,發現還有一堆人在等位子。停車場的車子也是絡繹不絶地更替,看來日本人家庭在週日出門外食也不少,特別是像我們一樣帶著兩個幼子的年輕夫妻。到下午一點多還有人在等位子呢!

d0057071_6401862.jpg
一支¥60的黑輪。
d0057071_642380.jpg
老媽子的烏龍麵Set。
d0057071_64448.jpg
老爺的雙響炮。

by linyenhua | 2010-03-30 23:11 | 日本省親記

ロフト購物及外食記錄(補:2010.02.20)

這次回日本和以往最大不同的地方,就是往年婆婆都可以向打工的地方請足我們回日本時的天數,在家裡陪我們或者跟著我們上街,今年因為婆婆同一組人中有人住院,無法請那麼多天,也因此我們就自行打點,到處外食。

這一天的預定是要到大分市巴而可裡的ロフト購買老媽子手帳的套子。去年預購手帳時,原本還留有一個手帳的預備用透明套子,在一次老爺為了放下momo的書桌,重新整理一次書房後,就不知道跑到那裡去了。也恰巧透明書套已經破到無法使用,原想上網購買,看看一個200日圓,多買一個也不過四百日圓,要付上的運費恐怕更多,就打算利用這次回日本時,在老爺要到大分市的銀行處理事情時,一併到在大分市有ロフト門市的巴而可。這天的行程就算大致底定。

購買好預定的東西後,老爺也晃了一圈看看有沒有什麼值得買回台灣的物品,整個採購行程結束時約略中午左右,和小姑約好要到他家的時間也差不多到了,沒有足夠的時間可以在外面用餐。所以請小姑幫我們叫外送的拉麵。不過,小姑事先說了,附近唯一一家有外送的拉麵店,評價並不太好。反正只為了稍微裹腹也要求不了什麼。
d0057071_7334177.jpg
這盤是炒麵,不知道和外送有沒有關係,雖然外面已經套了一層膜,但整個還是糊成一團。
d0057071_7353362.jpg
三樣外送中,這個最有賣相。韓式涼麵。
d0057071_736386.jpg
老媽子的什錦蔬菜拉麵。
整個的感覺就是鹹,老媽子吃完麵時,碗底有一堆的j胡椒塩.....

由於婆婆得工作到晚上十點才下班,晚餐配合公公的下班時間,在大伙兒到溫泉洗完澡後,就到附近的烤肉店用餐,這家烤肉店叫「春香樓」。怪怪的吧?進去了才知道,原來是韓式燒肉,在這附近的另一側山坡上還有另一家叫「慶松樓」,看來韓國人真的很有戰鬥性格,連在海外開店也充滿濃濃的戰鬥氣息。
d0057071_741239.jpg

d0057071_742044.jpg
一大盤的豬腸,看來嚇人,但好吃極了。
d0057071_7482555.jpg

d0057071_749018.jpg
海帶湯
d0057071_7494525.jpg
蛋花湯

by linyenhua | 2010-03-25 07:52 | 日本省親記

ㄗㄨ一!

煮好晚飯,老媽子侍候著公主和王子用餐,呼喚著眼線很難離開電視的姐弟倆.....

老媽子:『小朋友們吃飯囉~~~』
momo:『好~~~~』
弟弟:『媽咪!你有幫我ㄗㄨ一!』<那個一是一ㄨㄩ的一,而且請發輕聲!>
老媽子:『ㄗㄨ一?要注意什麼?』
弟弟:『不是啦~~~是ㄗㄨ一~~~』
老媽子:『!@#$%^&*(』<老媽子滿身大汗,眼看弟弟已經快要耐不住性子,就要開始跳番舞了。>

哇勒~~~~這到底是那一國的語言呀?中文?日文?還是......怎麼辦?快撐不下去了...008.gif
突然間,靈光一閃.......
老媽子:『你是說媽咪今天有沒有煮魚嗎?』034.gif
弟弟:『嗯~~對!』

呵呵~~~~這會不會差點有點多呀?可以解這種文的世間少有呀!兒子!041.gif

by linyenhua | 2010-03-24 18:09 | 童言童語

城島のkids driving school(補:2010.02.18)

在回日之前,小姑在電話中就提到了這個地方,位於別府山上的一個遊樂區,裡面有一個小朋友的汽車駕訓中心,其實說穿了就像一般小朋友的小汽車駕駛,但可以把它運用到像大人一樣的世界,老媽子覺得這樣的想法還挺了不起的。

農曆春節這幾天不論在台灣或者別府,溫度都挺凍人的,城島的遊園地在山上,或許在夏天會是一個更好的地方。在平地沒什麼飄雪,但一到山上即使有陽光還是一整個凍到不行。由於kids driving school的訓練課程有固定的開課時間,我們在抵達目的地時,天空飄著小雪,躲到附近的玩具屋後才發現別有洞天,讓momo和弟弟整個愛不釋手。
d0057071_781963.jpg

d0057071_785489.jpg

d0057071_795174.jpg

d0057071_7102338.jpg

d0057071_711797.jpg

d0057071_7114729.jpg
一整個都是弟弟喜歡的車,又逢平常上班日,所以整間屋子幾乎都被我們包走了,弟弟玩到愛不釋手。
d0057071_7132073.jpg

d0057071_7141181.jpg
除了弟弟以外,也有一區專屬momo可以玩的,類似芭比娃娃的玩具區。
d0057071_7151999.jpg

d0057071_73224.jpg

d0057071_7522586.jpg

d0057071_7532443.jpg

d0057071_7541100.jpg

d0057071_7544246.jpg

d0057071_7552174.jpg

d0057071_756553.jpg

d0057071_7573155.jpg

d0057071_4442330.jpg
遊園地的代表人物出來和大家一起拍照了!momo今天搞自閉,躲得遠遠的,怎麼叫就是不出來。
d0057071_7595287.jpg
交通安全講習教室。
d0057071_759251.jpg
交通規則講習就要開始囉!

還有實際的道路駕駛,之後才有資格拿到駕照喲!

結果發表!可不可以拿得到駕照呢?
d0057071_822875.jpg
哈哈~~~拿到了~~~之後來只要付費買票就可以有20分鐘的道路駕駛,集滿十次就可以換golden級的駕照。十分楽しかったんです。
d0057071_85754.jpg
回家前的紀念照片。

by linyenhua | 2010-03-23 08:06 | 日本省親記

ランドセル(補:2010.02.17)

這次回日本有一個很清楚且一定要做的事,就是帶著momo去選ランドセル。

在一年多以前,也就是momo即將升上大班的那一年,公公婆婆就已經說好,他們會幫momo準備好ランドセル當做入学お祝い,去年十月時聽說是購買潮,當時婆婆就有電話來詢問,老爺的意思是等momo回日本時再一起去選,今年的農曆年又特別晚,所以婆婆還一度擔心會選不到momo一直想要的粉紅色。在下飛機回到家裡卸下一堆行李後,稍做休息,等著還有工作的婆婆回到家,才全家一起出動到YOUME Town,一到一樓大廳,就看到ランドセル的專屬區域,上面還標示者可以便宜5000圓,不過,事後才知道不是所有的等級都便宜5000圓,而是最貴的那一級便宜5000圓。原來同一品牌的ランドセル還有分等級?老媽子看了一下,擺在最下緣的是3xxxx圓,再來4xxxx圓,最貴的在上面5xxxx圓。因為是公公婆婆要送momo的禮物,老媽子不好說什麼,就帶著坐在アンパンマ上的yuyu在附近晃,讓momo可以一個一個地試試,雖然老媽子由外觀看不出到底差別在什麼地方!

基本上所有的粉紅色,momo都揹過一次。老媽子沒想到原來單單粉紅色也可以那麼多種?全部試完後,由momo自己決定,沒想到momo一指就是價格等級最高的那一種。一直重覆問她真的要這個嗎?為什麼要選這個時,momo很斬丁截鐵地說『我揹過後覺得這個最好』。呵呵~~~說得大家都啞口無言,因為其他的人的確都沒有機會嘗試。只不過,老媽子一直不贊成買粉紅色的,怕在一二年級之後,momo開始有一般小女生對粉紅的排斥,到時候這個貴參參的書包,難道就要束諸高閣?實在擔心。這貴貴的書包竟然可以保固六年?想想,廠商還真對自己的產品極有信心,聽小姑說當地有些小學就有強制規定小學六年都非ランドセル不可。像台北日僑並未強制規定,老媽子實在擔心這ランドセル真的發揮功用的時間不會太長。

選完了momo的入学お祝い,公公也打算幫弟弟挑個玩具。我們轉移陣地到三樓的玩具店,弟弟很識相地選擇自己喜歡的玩具,因為已經養出門買東西也只能選一樣的習慣,自己多加酙酌後,就挑了台消防車交給公公結帳。同時,momo看到玩具店裡及對面的文具店擺出了多種入學用的文具,只要公公問過的東西,她都點頭說要。老媽子知道momo看準老媽子在公公婆婆面前不會說什麼,老爺自己也看出來,在結完鉛筆盒套組後,老爺就拉開嗓門準備打道回府,免得momo繼續放肆。
d0057071_7284788.jpg
弟弟最近愛不釋手的消防車。

就在大家準備到停車場之際,老媽子問老爺『明天可不可能去看一下醫生?』,因為老媽子的左耳聽不太到聲音,感覺怪怪的。原因是在飛機下降時,老媽子左耳一陣劇痛,之後就聽不太清楚了。原本以為會自已復原,不過經過一段時間似乎沒有好轉跡象,而且經常感覺有水在流動的樣子,嘴巴張大一點時就又有不同的聲音出現。飛機一降落時就跟老爺提了這件事,只是老爺和老媽子都不以為意,公公婆婆聽到時也嚇了一跳,不過剛好遇到診所即將關門的尷尬時刻,小姑及婆婆還一直幫老媽子連絡可以到那一家耳鼻喉科就醫,最後找到了大分市小姑家附近的診所。

進入診所掛號時跟掛號的小姐說了我們沒有帶海外保險卡,所以自費。護士小姐還說如果自費的話,可能會付比有保險卡時約十倍的費用。此時我們旁邊剛好有一位在付費的婦人,她的費用是四仟多日幣,老爺一聽差點昏了,難道我們得花上四萬多日幣才行?診所的人並不多,沒多人就輪到老媽子了。只是,一開門進入診間有點讓老媽子嚇一跳,一個診間裡除了一位醫生以後,竟然有一堆護士,老媽子是沒仔細算啦,但老爺算了,總共有八位。雖然這些護士也兼任掛號及批價的動作,入診間後各個位置又都有屬於專屬的護士,這時候老媽子不得不佩服台灣的護士,簡直就是鐵人,人什麼事情都是一個人做。

醫生是位慈詳和靄的老先生,在利用儀器看過老媽子的左耳後,跟老媽子解釋這是因為飛機降落時,左耳的內外壓自動調節功能喪失,導致內耳有出血症狀,只要吃藥約五天後即可復原,而且每天都會好一些。老媽子當時忘了問醫生,『什麼樣的狀況下耳朵的內外壓自動調節功能會喪失,造成這種狀況?』。一聽到五天後就可以自動回復,當然還是擔心好了之後搭飛機回台灣時會不會又造成一次同樣的傷害?

整個診療結束後,在候診區等著批價拿藥單,當護士告知我們3仟多圓時,老爺不禁大喊『やすい!』,不知道裡面的護士小姐們會不會覺得很訝異?還有人認為日本的醫療費用很便宜的?不過,也實在和我們想像的差太多了~~~原來前一位也是沒有拿保險卡來的喲?老媽子如是想!這是老媽子第一次在日本看醫生,很新奇的一次經驗。
d0057071_7521050.jpg
這回的行李多到無法塞入ランドセル,原本老媽子想讓momo自己揹回來就好,但老爺又認為這樣不妥,所以 還是請婆婆寄回來。在我們回到台灣一週後,ランドセル也送達,郵局寄送的費用就相當於當時買ランドセル時便宜的5000圓。實際的ランドセル是啥模樣,就等momo第一次使用時老媽子再拍下來吧,因為momo現在還是原封不動地收得好好的,尊重momo,老媽子不好意思把包裝先自行拆掉。
d0057071_757295.jpg
弟弟也想來一張。不過,自己抱得也有點吃力.....

by linyenhua | 2010-03-22 07:58 | 日本省親記

生日

日記已經要變成週記了,哈哈~~~
這週其實過得有點慘澹,週一是老媽子的生日。不過,一早起來就發現上週五晚上就開始發燒的弟弟,經過週日一天無燒無痛的過程後,竟然在週日晚上又開始燒,在週一早上仍未退盡,當下就決定讓弟弟休息一天,事出突然也沒連絡momo的丫嬤,老媽子自己也告假一天,在家陪弟弟。還好,公司的NB有帶回家,只要有電腦,對老媽子而言,不論在那裡都可以工作。

momo起床後,就對著老媽子說『媽咪,誕生日おめでとう』,顯然老爺昨天已經先和老爺套好招了。momo還接著跟老媽子說『こんばん、誕生日パーディ-をしよう。』。呵呵~~~講得容易,老媽子可得忙半天耶!這一天的白天弟弟都只維持在溫溫的體溫,但精神及活動力都還不錯。
d0057071_733575.jpg
老爺在老媽子生日當天帶回來的花束。
d0057071_735285.jpg
同時也帶了小蛋糕回來,原本為了響應momo的パーティー,沒想到momo當天晚上也病倒了.......
晚上momo放學回家,自己就躲到房間裡去了,老媽子以為momo和弟弟在房間裡玩,未久就聽到弟弟在呼喚老媽子。老媽子開門進房後,發現momo躺在房間地板上,蓋了兩件棉被,本以為兩姐弟在玩家家酒,不過,弟弟說『媽咪,姐姐在叫你』。老媽子湊上前看,發現姐姐沒什麼動靜,用手摸了一下額頭,才發現姐姐也開始發燒。因為不明所以,一方面先幫姐姐退燒,一方面也要弟弟配合不要吵姐姐。老媽子還期待著姐姐可以自行復原,晚上準備了稀飯讓姐姐用完餐後可以好好休息。

但事情並未如老媽子想得順利,週二早上一量,已經過39度了。想想不行,先準備讓弟弟上幼稚園,老媽子一方面也打電話請momo丫嬤來一趟,老媽子繼續請一個小時的假,先帶momo看完醫生後再去上班。就在由診所回到家裡,老媽子連計程車都預約好了,突然又接到幼稚園的電話,幼稚園的園長看到老媽子在餵藥連絡單上寫著腸病毒,再觀看弟弟嘴巴邊緣的狀況,希望老媽子可以將弟弟再帶回休息兩天。唉~~~沒法!我想腸病毒還是對大多數人,尤其是小朋友,是很具殺傷力的病症。老媽子先搭了計程車到幼稚園接人,然後再到公司上班,比原來的預定時間晚了十五分鐘。

丫嬤在momo的狀況稍微穩定後,帶著momo和弟弟回五股。這樣也好,老媽子可以比較安心地上班,已經很久沒有在六點以後下班了。當天回家後老媽子先回家準備好換洗的衣服到五股,這幾天就由五股通勤吧!

這週的狀況大致如此,昨晚把狀況已穩定的momo姐弟由丫嬤家接回來。今天是幼稚園的第三學期最後一天,還是讓姐弟倆有機會劃下一個句點吧!

by linyenhua | 2010-03-19 07:38 | 老媽子的雜記

卒園式

早上剛參加完momo大班的畢業典禮,趁著晚上回五股的一點空檔,趕緊把記錄寫上,免得又不知道要等到何日何時。

早上和平常上班時間一點,預定八點二十分出發,等到老媽子全部整理完已經是35分,匆匆忙忙地出門打算招攬計程車卻苦等五分鐘看不到空車,看來大部份的計程司機也休週日。等到達目的地時,已經差五分鐘就九點,一上典禮的十樓,看到各家媽媽們,不覺又是一陣寒喧,忙得不可開交。原本擔心前一天因為腸病毒發燒的弟弟無法參加,奇怪的是昨天白天等了一天無法退燒的弟弟,在晚間看完醫生後,藥都還沒吃竟然就自己溫度下降,搞不懂到底發生什麼事。晚上睡覺時也沒如預期地繼續發燒,一覺安穩到天明,一如昨天和今天天氣的對比,一會兒連續大雨,一會兒又是晴天朗朗的好天氣。

老媽子沒把握在典禮過程中是不是會淚如雨下,又怕受一旁媽媽的影響無法抑止,還特意準備了手帕。結果是用上了,只不過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就被老媽子用手帕給斷了流下的機會。
d0057071_1717519.jpg
老媽子照到都快變臉了,老爺一邊照一邊喊著『ちょっと邪魔ですけど』,還越講越大聲,示意在後面的人儘速離開。老媽子覺得怪,今天這種場合,要完全靜空才照相實在有點不太可能。不過要拍照的人應該可以變通,搞不懂幹嘛一大早出門就這樣像要引起戰爭般地出言不遜,實在弄壞了原本開開心心的心情。回家後用圖形軟體不就解決了?
d0057071_17431542.jpg
典禮開始前的卒園兒全體照相。
典禮開始時的卒園兒和保護者的進場儀式,在老爺只顧著自己的DVD的同時,老媽子的相機什麼都沒留,不只是典禮開始時,連過程的記錄都沒留。
d0057071_1727543.jpg
典禮結束後,卒園兒對幼稚園所有老師們贈送花束。
d0057071_17304198.jpg
這是平時一直很照顧MOMO的いりんせんせい。
d0057071_17323418.jpg
即將離職的エリコせんせい,老師的眼睛似乎哭腫了。
d0057071_1734371.jpg
えんちょうせんせい。
d0057071_17363582.jpg
這是大班小朋友在幼稚園裡最後一次為自己的畢業典禮所插的花,每個小朋友一盆。和MOMO一起進入幼稚園,也即將在畢業典禮後的翌日即將回日本的EIKA醬,因為不方便帶著這一盆花搭飛機,就送給MOMO當作離別禮物囉。
d0057071_1746236.jpg
MOMO生涯中的第一張畢業證書。
d0057071_17481121.jpg
MOMO的畢業照。
d0057071_1749161.jpg
MOMO的畢業紀念冊,裡面是幼稚園各項活動的紀念寫真,很豐富的一年。
d0057071_17504825.jpg
這是一本收集每位畢業小朋友們的喜好、願望及來自老師及父母祝福的文集。
d0057071_1752814.jpg
MOMO的在這一頁。

在畢業典禮結束後,還有一場由卒園兒所表演的小型發表會。

和太鼓的表演當然是免不了的。

歌舞劇表演-ねこのおいしゃさん。



詩的朗讀。


姐姐在台上表演,弟弟在台下也跟著拍手配合。

by linyenhua | 2010-03-14 18:01 | 幼稚園生活記事

要變漂亮

早餐老媽子準備了黑糖饅頭夾蛋給姐弟倆,弟弟咬了一口煎蛋後,馬上吐出來,可能吃到混在裡面的青葱。

弟弟:『媽咪,我不要吃這個.....』
老媽子:『咦?你不是最喜歡蛋蛋?』
弟弟:『不要~~~這個不好吃~~~』<果然咬到葱了....>
老媽子:『momo姐姐,那蛋蛋給你好了。吃多一點蛋蛋會變漂亮、變聰明喲!』<姐姐點頭如搗蒜地同意,並欣然接受弟弟棄之如蔽履的煎蛋>
弟弟:『媽咪,吃蛋蛋會變漂亮?變聰明嗎?那我也要....』
老媽子:『!@#$%︿&*(』<原來,你也在乎自己會不會變漂亮喲?怪怪!>

by linyenhua | 2010-03-12 06:02 | 童言童語

大年初二(2010.02.15)-菊川日本料理

今年因為年初四才回日本,所以大年初一到初三都可以在台灣度過。老實說,已經很久沒在台灣過年,這回剛好有這樣的機會也蠻好的。momo的丫嬤看年初二出嫁的女兒可以回娘家,就早早打定回娘家到外面過,要不然又煮上一大桌,既勞神勞力,之後的善後工作才是更苦不堪言。看來住在台北的人已經越來越習慣大年夜及年初二都在餐廳過年。那天我們到五點多到餐廳時,餐廳的生意或許比平時更熱絡,簡直就是高朋滿座,座無虛席。今年的地點由momo的大丫姨選定,在長安東路中崙派出所旁的菊川日本料理店

d0057071_7174769.jpg
弟弟樂翻了,吃飯還要帶著自己的車子才行。
d0057071_718289.jpg
momo的怪怪表情。
d0057071_7191660.jpg
前菜沙拉。
d0057071_7195684.jpg
生魚片。
d0057071_7203465.jpg

d0057071_7211279.jpg

d0057071_7222350.jpg

d0057071_7231463.jpg

d0057071_723508.jpg

d0057071_7263551.jpg

d0057071_7245773.jpg

d0057071_7273355.jpg
隔天就是老爺的生日,這是丫姨們幫老爺準備生日蛋糕。
d0057071_7281040.jpg
丫嬤和四個孫子及小丫姨。

by linyenhua | 2010-03-10 07:39 | 這是一個好所在

一週大事記

又荒廢了整整一週的記錄,想到回日省親日記都還沒好好地整理出來,就覺得好像有什麼事還沒完成似的。這週實在是忙到不可開交,又有點跨張…..

早在過年前就知道這週的週一到週三都是開會日,週一週二先是內部預備會議,週三則得出差到台南客戶做詳細規格討論,也知道早早就得搭第一班高鐵南下,也不可能早早就可以告辭回家,所以也早跟momo的丫嬤約好,勞駕丫嬤到家裡來接送momo及弟弟上下課。Momo丫嬤在接到momo及弟弟後,由老媽子幫忙電話呼叫計程車先送大家回五股,等老媽子由台南回台北後再回五股接人。只是這回來的時間還真的是出乎老媽子意外,抵達台北車站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半,回到台北家也已經十一點,換好衣服也準備了momo和弟弟第二天要穿去幼稚園的園服及書包後,老媽子就開車到五股。當時深夜十二點到五股不是要去接人的,而是老媽子也得在五股睡一晚,等到一早醒來就可以把大家都載回台北家裡,再等著娃娃車來接。想想,出差到晚上十一點回家其實不是什麼苦差事,但要小孩也和自己一起折騰,實在有點說不過去。對momo和弟弟實在有許多虧欠,當然還對自己的媽媽。

原本週三會議結束後,和台南同事連絡時,台南同事還問老媽子隔天(週四)可不可以再往台南一趟與另一家客戶開會,還好,台北的老闆以隔日的內部會議為由先幫老媽子拒絶,要不然老媽子還真不知道要如何處理才好。十二點才到五股,早上六點半又得搭高鐵,怎麼算時間都銜接不上,既然老闆都拒絶了,那麼老媽子也不用操心。只是,誰想到隔天來了場地震,台南災情慘重,所有預定行程也都亂了譜。如果老媽子當時必須要參加週四的會議,那時候應該是在高鐵站上親身體驗六級強震是怎麼樣一個狀況;不過也因為這場地震,原來預定在週四應該要開的會也開不成,挪到週五繼續。所以……老媽子又被召喚到台南,繼續那個原本以為可以不要參與的會議。

由於地震關係,客戶趕忙整理現場復原工作。會議總是斷斷續續地開著,告一個段落時,已經又是晚上六點半的時刻。高鐵也因地震因素改由半個鐘點發出一班車,所有座位改為自由座。回到台北家裡時已經九點半,不過因為週末,老媽子請momo丫嬤就在家裡住一晚。

前陣子老媽子想早一點熟悉裁縫機的使用方法,硬是在週六幫自己排上了初級拼布課程,前一週只是口頭上的介紹,這一週其實是有作業要做的,就是得將材料包上的各種花樣的布,按照講裡的內容裁切分類。老媽子這一週每一天都睡眠不足了,怎麼可能再花時間裁布呢!週六上午就要上課,老媽子怎麼樣都得在上課前把布裁好。於是週六上午的四點半就起床裁布了,都不知道老媽子幹嘛這麼無聊,在這種節骨眼還在學拼布,一旦上了就得把六堂課都上完,中間漏一堂就銜接不上;一方面如是想,但還是希望momo在上小學前,老媽子可以有能力把學校需要的各類袋子都做出來,但看來直線縫已經是沒問題了,問題是老媽子真的有時間可以做嗎?頭都理了,可不能剃一半就停下來呀!老爺週五就出差到台中,週末也不在家,週六上午上課時,老媽子還委託eika醬媽媽幫忙,帶了四個孩子再到另一個一樣是國際結婚的媽媽家玩。總共六個小朋友玩在一起,平常都上同一個幼稚園,所以玩得非常順利。據說是如此啦~~~
d0057071_0133184.jpg
初步完成裁切分類。
d0057071_0143677.jpg
第一堂上機時作出來的機縫拼布,配色沒配好,想先把作品作對。這週回家功課還是很多,老師說進度完全落後。呵呵~~初級嘛~~~狀況總是比較多。包涵!包涵!

老媽子在十二點半結束了課程又匆匆忙忙趕回接人,和eika醬一家都得在用過簡便的餐點後得趕到幼稚園參加「お別れ会」,這是幼稚園為即將畢業的小朋友們及家長們所舉辦的。お別れ会結束後,和事先就約好的chiharu媽媽一家回老媽子家,因為chiharu媽媽對電腦的使用有些問題,老媽子認為實際看到狀況後會比較容易瞭解,所以會後又約了chiharu媽媽一起前來,就這樣一天結束了。原本老媽子想強打起精神再把家裡打掃完後就寢,不過發現自己根本就撐不下去,就這樣整個家亂成一堆地關燈睡覺,等到第二天週日早上再來整理、掃地及拖地。

下午老媽子還預約了日文會話課程,因為回日本、228日語教室停課等等因素,老媽子已經一段時間沒去上課。這回預約時又發現原本週日下午連著兩堂的課程竟然只剩一堂可以預約,這樣下去,老媽子根本無法在八月底前消耗完所有的課堂數,所以只要有機會,老媽子都得爭取上課的機會才行。也為了上課的關係,老媽子把momo和弟弟帶到大丫姨家和姐姐們一起玩,晚上再一起回五股丫嬤家聚餐吃飯。這樣來來回回地,老媽子送完momo們再到家樂福採買家裡已經用完的清潔用品,回到台北已經下午兩點鐘,離上課時間還有一個半鐘頭,老媽子打算走路到捷運站,先吃午餐再去上課。只是在吃東西之前老媽子才意識到原來老媽子已經由週六上午一直到週日中午都沒正式吃過東西,中間只吃了momo和弟弟吃剩的零食。奇怪的是,一直沒有飢餓感,但老媽子的頭卻緊繃地隱隱作痛。雖然不餓,但身體似乎開始反擊….

拉拉雜雜地寫了一堆不是想記錄老媽子的辛苦,只是想把這個過程記錄下來,讓自己有生之年在復習這些既有的過往時,可以用滿足的心情再次體驗。老實說,是老媽子太貪心地把自己弄得陀螺般地亂轉,而且還牽扯到週邊的人,想想自己也實在很糟糕。在記錄完這週的大事記後,還有一堆家計未登錄到家計簿上呢!

by linyenhua | 2010-03-08 00:17 | 老媽子的雜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