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 04月 ( 25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弟弟的日本腦炎第一劑

上週原本帶弟弟來要打日本腦炎第一劑的,結果因疱疹還未完全好,有拉水便現象,而被醫生要求【下週再來】,也因為是醫師自己幫我們掛號,要不然葉醫師的門診通常在網路上開放預約沒多久就都滿號,這次醫師親自幫我預約到71號,一看到這個數字就筧得有點……想想上週看的時候才33號就已經等到四點多了,這71號還不知道得等多久,更何況momo即使延長保育也只能到6:30,想想決定把報到時間提早,早點來排隊,應該比較有機會早一點被叫進去吧!

於是商請阿嬤下午一點半(門診開始前半個小時)帶著弟弟到馬偕和老媽子會合,果然如老媽子算盤算計的,在護理站我們抽到第二號進入量身高體重,兩點整葉醫師準時進入診間,先前老媽子還碰過兩點看診,醫生兩點半才走入診療室的。我們雖然是71號,但因為前面的都還沒來報到,結果在護理站抽到一號的小朋友進診療室沒多久,弟弟就被點到名了。

醫師還是詳細地問了一次弟弟的飲食狀況,在量上面弟弟一點也不輸人,就是蔬菜及水果少了一些,這部份老媽子可能得再加強才行。醫生上回檢查到弟弟的小屁屁因為水便而有些紅疹的部份,這次已經完全消失,反倒是臭臭的地方,因為由水便轉為硬硬的顆粒,所以這幾天在幫弟弟換臭臭的尿布時,的確發現有血絲的現象,醫師一翻開肛門的地方,就發現肛門有點裂開的現象,於是醫師又開了一條擦拭裂開傷口的軟膏,老媽子完成批價的手續後就直接帶著弟弟到注射室去準備接種日本腦炎第一劑,而第二劑則是在兩週後再回來施打。

在走進注射室時,因為裡面有一位小朋友叫得很大聲,還勞動三位大人抓著,護士才有辦法把針打到正確的位子。弟弟聽到聲音時十分好奇地跑進去看,我們抱著他等待護士小姐準備針劑時他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直到針都刺進去了,護士在推藥進去那一刻,弟弟才開始有反應大哭,眼淚滴下來時,針都已經拔出大腿了。護士阿姨還是給了弟弟一張貼紙,還沒完成停止大哭的弟弟還是很有禮貌地說了聲謝謝,然後繼續哭出注射室。

排在71號的我們在下午三點以前完成所有程序,老媽子馬上打電話給老師,請她們讓momo按平時作息時間上娃娃車回家,今天就不用延長保育了。

by linyenhua | 2008-04-30 23:32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

買菜趣

老媽子住的地方就在士東市場附近,但是沿著德行東路109巷的起頭一直到士東市場為止,整條巷子在早上總會有滿滿的攤子可以採購,即使不用進入士東市場,還是可以在這條巷子買齊想要的東西,也因此許多人都把自家一樓的走廊出租,讓人設攤作買賣。有的是一個星期裡的每一天都租給不同人,如週一賣魚丸、肉羹、週二則是賣雜貨、週三又換了萬巒豬腳,老媽子先前在家附近的早餐店,就看到每天都有不同的新鮮事,漸漸也喜歡利用休假的時候跟著一堆人逛早市。

現在因為每天都在家,所以在家做飯似乎也就變得理所當然,先前因為很少開火,買的材料如果不用完,經常都放在冰箱裡放到壞。現在,一整個星期可以到處嘗試搭配不同的樣式,也可以讓自己動動腦盤算該怎麼把剩下的材料用完,最重要的是在傳統市場買菜,可以愛買多少就買東少,不必被超市一包一包的包裝品的量給綁架,還有,傳統市場的貨品都是一早由批發市場載出來的,看到每家蔬菜商在鋪貨時用的都是一籠一籠的竹籠,可以存放的時間也遠比超市的冷藏蔬菜來得久。

難得的週日清晨,老媽子揹著弟弟上市場買菜去,挑了二根紅蘿蔔、一個菜瓜、兩根生薑及一把數根的葱,交給老闆秤過後總共十九元,這個數字讓老媽子又再度詢問了幾次,老媽子從未想過這麼便宜,難怪這攤子貨都還沒下,就已經有老主顧來搶東西,一眼望去來者都是五十歲以上買菜經驗豐富的人物。

也不知道是不是住在這附近的人都不愁食衣住行,老媽子曾站著魚攤前聽著許多婆婆媽媽們買魚的景象,發現這裡採買的婆婆媽媽和老媽子小時候跟著momo阿嬤到市場時的狀況不太一樣,印象中momo的阿嬤總會嫌菜貴藉以殺出一個心目中理想的價錢,且在最後要結帳時,還要求老闆再送根葱以補足先前沒殺個夠的遺憾;但這裡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價格不是問題,但每個來買魚的人一定會先確認魚貨是否新鮮,問過價格後,也不再殺價,阿沙力地就由錢包裡掏錢付款,完全打破老媽子對傳統市場裡主客關係的印象。

每天早上市場的景象都十分活絡,看著賣菜的老闆努力的由貨車裡搬出一箱一箱的新鮮蔬菜,再望望買賣時忙碌的景致,在經濟景氣低迷的現在社會裡,不免也挹注了一股【頑張れ】的氣勢。老媽子我,還是喜歡這種生龍活虎的氣勢。

by linyenhua | 2008-04-27 23:16 | 老媽子的雜記

momo上吐【小】瀉

老媽子進辦公室未久,就接到幼稚園來電。

老師:『請問是momo的ㄇㄚˇㄇㄚˊ嗎?這裡是xx幼稚園。』
老媽子:『是的。』
老師:『請問一下momo昨天有怎麼樣嗎?她今天吃了三口早餐就吐了出來?不過,沒有發燒。問過momo,她也說沒有怎麼樣。只是嘴唇沒什麼血色而已。』
老媽子:『丫?沒有耶!昨天她沒有怎麼樣,是我怎麼樣了。不知道和她昨晚太晚睡有沒有關係。』
老師:『丫?喔~~~那是不是讓她休息一下就好了?』
老媽子:『好,那就先這樣好了,再麻煩你!』
老師:『我知道了,ㄇㄚˇㄇㄚˊ也請多保重。』

掛上電話後,老媽子重覆想了這一段對話,自己都覺得怎麼好像有點過於冷漠。幼稚園沒有要求老媽子過去接momo,其實如果他們要求的話,老媽子還是會請假過去的,只是既然沒說出口,又只是一次嘔吐,老媽子還是希望可以再觀察看看,之後老師都沒有再來電連絡。老媽子因為忙著趕東西,所以也就沒忽略主動詢問。

事後老媽子反覆思考,momo怎麼會吐呢?因為老媽子和momo似乎沒有共同吃過什麼相同的東西,況且老爺也沒有什麼症狀,最後好容易熬到放學時間,老媽子看到momo由娃娃車上走下來時,完全沒有元氣,臉色有點過度白晳,在老媽子詢問的過程中,momo又把中餐的東西全部吐在路邊,這舉動可把和老媽子一起等娃娃車的日本人太太嚇昏了,同時也勞煩羊肉爐店家的老闆出來清洗路邊,讓老媽子實在很過意不去。

回家後momo沒什麼力氣,讓她喝一下溫開水,她就說想睡而進房休息,一樣沒有發燒。等到我們準備回五股阿嬤家,momo又看到前來和我們會合的小阿姨時,元氣又全部回來了。晚上小阿姨幫momo洗澡時,發現momo的褲子上黏上了一些水便,那八成是類似在放屁時,一起出來的水便便,讓momo自己都沒有感覺。實在搞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呀?

by linyenhua | 2008-04-25 23:46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

老媽子上吐下瀉

這天到台南出差開會,會議上午十點開始,在十一點十七分結束,就這樣為了一場一個鐘頭又十七分鐘的會議,老媽子清晨五點起床,準備早餐及momo的上學用品,在六點半時出門趕公車轉捷運到高鐵站搭高鐵到台南,還拜託老爺早上送momo上娃娃車。瞬間結束的同時,老媽子有點腿軟的感覺,決定直接搭車到高鐵站先解決午餐再回台北。

台南高鐵站在摩斯漢堡的對面有了新店面,賣亞洲各式各樣的麵類及台灣式的【碗公飯】,老媽子的早餐是利用高鐵裡販售的小蛋糕及奶茶解決的,早已餓得飢腸轆轆了。為了嘗鮮,老媽子決定去品嚐一下才開沒多久的麵點。老實說這家店叫什麼名字,老媽子已不復記憶,應該不會有什麼人特別去注意這家店的名稱吧?

老媽子晃了麵餐廳一圈,找不到一樣可以吸引老媽子食慾的標的物,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身體的問題?選了一項比較單純的炸大蝦拉麵,價格不斐,抱著滿心的期待地望著即將出爐的拉麵,老實說,初見的瞬間,有一點小失望,材料和價格實在很難畫上等號。食材裡沒有一項是出自師傅的巧手,全都是用速食的材料包,拉麵的味道有著濃濃的不知道是那一種添加劑的味道,感覺好像是端午節的鹼粽,如果真是如此,表示裡面含著和鹼粽相同的物質……像魚板的配料,因為小而厚,放到水裡燙沒多久就被撈起,所以根本沒熟,有部份地方還硬硬的。除了兩隻炸蝦以外,老媽子已經回想不起來還有什麼東西…….碗很大但份量不多的拉麵,老媽子並沒把它全部放到胃裡,因為最後被那種類似鹼粽的味道給打敗了。留了一小撮顧不得遭天譴,還是當作廚餘處理了。

用完餐剛好銜接回台北的高鐵,這一路老媽子無法在車廂裡好好休息,由台中站開始,一段時間就起來稍微活動活動,說不上來那裡不舒服,感覺胃好像有點脹,有什麼東西卡在食道與胃的中間,這樣的感覺讓老媽子很難安安靜靜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好不容易到了台北,老媽子轉捷運回家,一出捷運站就感受到一陣冷風,老媽子幾乎可以確定身體的確在做什樣的抗議。等著公車回家稍微休息後,接momo回家的娃娃車,老媽子回家終於忍不住,躺到床上去了,留著momo一個人在房間裡玩著她的玩具。

撐到晚上六點多,老媽子不得不打電話請老爺沒事的話儘早回家,老媽子什麼事都沒做,但momo還是得吃晚餐。老爺子趕回家的那一段,老媽子的記憶模模糊糊的,只感覺到有人摸了額頭,接下來擰了冷水的毛巾就蓋到老媽子頭上來了,也不知道昏了多久,但依稀知道老爺已經帶momo出門買了便當,開始在客廳教momo書寫作業,老媽子覺得沒那麼難受後,挺起身把洗衣機洗好的衣服給晾好,同時也收下並整理好已經晾乾的衣物。

為了讓自己舒服點,老媽子喝了溫開水,但仍舊感覺有東西頂在胃的上方,用手去頂頂它,沒多久就在老媽子拿著晾乾的衣物走回屋裡時,一陣酸意由嘴裡吐出,老媽子衝進洗手間拉開馬桶蓋,霹靂啪啦地把中午的食物全部由肚子裡請出來。幾陣狂嘔狂哇後,果然覺得開朗自在。

雖然沒有神清氣爽的感覺,但和先前相比還是好得多。但仍舊吃不下任何東西,似乎還殘留著一些已進到胃裡的食物還沒連根拔起。所幸,上吐之後的下瀉讓老媽子重新感受到需要食物的渴求,【肚子餓】的感覺,真好!

by linyenhua | 2008-04-24 23:58 | 老媽子的雜記

被退貨了

由於弟弟的健兒門診是在兩週前預約的,雖然弟弟的狀況已經好很多,但是是不是達到可以施打日本腦炎或者六合一,老媽子也沒什麼把握,反正已經掛好號也就姑且帶著弟弟前去確認。不想取消的原因實在是因為現在動不動就看到健兒門診滿號,實在很難掛進,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段時間是日本腦炎注射的時期?眼光又即將到五月,每年注射日本腦炎的時間是三月份到五月份,去年弟弟五月時還不到一歲,所以沒有資格接受疫苗注射,今年如果又錯過了,那我這個當媽的,可就大失職了。

兩個星期前的掛的號我們排到33號,這一等還是等到快四點才輪到我們進診間,醫生不建議日本腦炎及六合一同時注射,所以先把日本腦炎的兩劑打完後,再打六合一疫苗。至於可不可以接受日本腦炎的注射,醫師說要檢查後才能下決斷。在醫生檢查弟弟的泌尿器官時,意外發現弟弟拉了肚子,而且是水狀的。醫生詢問我們什麼時候開始這樣子稀稀的便便,老媽子的印象中是由週一開始。由於外觀一看就知道弟弟有著疱疹性病毒,也詢問過老媽子是否到外面的診所就醫,所以醫師劈頭就問,『弟弟是不是在服用抗生素?』。老媽子想了想就回答醫生『弟弟現在在服用安滅菌』,醫生眼睛睜得大大的,然後就質疑地說著:『疱疹是病毒為什麼是以安滅菌這種抗細菌的藥來治療?』,老媽子當場傻眼,忘了回答醫生其實安滅菌是用來治療弟弟的鼻竇炎,老媽子震憾之下根本忘了弟弟還有鼻竇炎的老毛病。

其實葉醫師說的沒錯,病毒本來就沒有藥可以醫,純粹就只能以其他的藥物來降低疱疹所帶來的不舒服。不過,也因為老媽子沒有充份說明,讓周醫師蒙受不白之寃。但這件事讓老媽子倒是好好思考了一下目前醫療分級制度真的可以讓全民享受到比較好的醫療待遇嗎?為什麼診所那麼多,還是有很多人願意往大醫院跑?仔細想想不是沒有道理的。小診所也需要維生,周醫師是過敏專科,所以在他專屬的藥房裡大部份準備的都是以過敏用藥及一般常有的感冒用藥。我想像可以提供弟弟這種舒緩症緩症狀的藥物,在周醫師那裡很難可以拿得到,因為平常很難用得到。從馬偕拿回一大包的藥袋時,老媽子也恍然大悟。當時老媽子帶弟弟給周醫師看時,正是弟弟最不舒服的時候,當時老媽子一直想著不知道可不可以拿得到讓弟弟口腔裡的破洞舒緩些的用藥?由於都沒有這種直接對抗疼痛的處方,弟弟果然按照周醫師推測的時間,忍受了大約一個星期的疼痛時間,在這個發病期即將結束的同時,葉醫師給了老媽子可以讓弟弟口腔疼痛稍微舒緩的噴劑、提高弟弟食慾及對抗過敏性鼻水的抗組織胺及退燒藥,讓老媽子無限感慨,難怪,大家都要往大醫院跑,畢竟大醫院的醫療資料還是比較豐富。

因為弟弟拉水便的關係,醫師決定還是把日本腦炎的施打往後延一個星期,老媽子也同意了。呵呵~~~下星期再來吧!

by linyenhua | 2008-04-23 23:48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

倍受輕蔑的滋味

週一晚上帶著弟弟回診,感覺得出來弟弟已經好了很多。嘴巴周圍的傷口也已經開結痂,老媽子先把momo送回五股阿嬤家後,再由五股阿嬤家把弟弟接出門看病,到周醫師那裡時已經七點半多,排84號,週一晚上果然看病的人特別多。

在診所等待一個小時的過程當中,來來去去的家長及小朋友看到弟弟的嘴巴總是側目以對,老媽子可以理解大家怕被傳染的心態,在那裡老媽子安慰自己就讓自己在這個小時裡體會一下被拒於千里之外的感覺或者說受輕蔑的感受如何。老媽子不怪他們,要是自己面對不明究裡的狀況也會要自己的小孩退避三舍吧?再怎麼寬容、怎麼有大愛,應該都不希望自己的小孩被傳染到不明的疾病。小朋友直接表達的話語沒什麼惡意,老媽子還能微笑以對。也還好弟弟還小,不瞭解週遭言語的意義,對他不會造成什麼傷害,要是MOMO的話,應該早就哭得淅瀝嘩啦的吧?

情況一:
一個大約五六歲的小女生由弟弟的面前走過去,突然急速回頭又望了一眼,然後很興奮地告訴她媽媽說:『媽媽,你看!你看!你看那個弟弟的嘴巴,怎麼那個樣子?』。其實,這位小女生的媽媽方才才坐在我們隔壁,她早就看到弟弟的狀況,所以沒多久就牽著小朋友離開等待區的座位往室外走去,當小女生一直呼叫著她時,這位媽媽早已了然,所以未曾再將眼光再移到弟弟身上,我想這位媽媽是為了避免尷尬,但這樣的表現讓生病時較為敏感的患者及家屬很容易感受到善意背後看不到的殺傷力。

情況二:
一看就知道是對年輕時毫年輕的情侶,憑良心講男才女貌。男的生病,女的陪男的一起來看病。在老媽子的右手邊坐了下來,因為說話聲音很大,惹得弟弟回頭看了一眼。這時候女生就對著旁邊的男生叫得很大聲:『你看,那個弟弟嘴巴怎麼這樣?你看嘛!好噁心喲!』。哇噻!連【噁心】的字眼都出來了,本來不太想搭理他們的老媽子忍不住也回頭望望是何方神聖,女生看起來蠻年輕漂亮的,就是講話沒什麼大腦、也沒什麼內涵。算了,對方都這麼沒水準了,也不用要求太多、太計較。

情況三:
老媽子的左邊又左了一位剛來掛號的媽媽,她看到弟弟的樣子後,趕緊先拉拉自己的小孩往弟弟這邊靠。這個動作老媽子也覺得還好,沒什麼特別。不過,這位媽媽比較仁慈,直接開門見山的詢問弟弟的狀況是不是長了水痘,老媽子也平心靜氣地告知不是水痘而是疱疹,對方似乎因此鬆了一口氣。

輪到弟弟時,周醫師確認了一下狀況,說弟弟嘴裡還有些小破洞,但已經逐漸恢復中。實際上弟弟也的確開始吃流質食物,不再完全仰賴牛奶作為營養來源。倒是老媽子完全忘了詢問弟弟是不是仍可以接受早在兩個星期前就已預約的日本腦炎及六合一疫苗注射。看來還是不要取消預約,直接帶弟弟去確認看看。

by linyenhua | 2008-04-22 23:22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

困惑

週一清晨看著幼稚園的だより寫的關於下一週上課的主題及需要準備的東西,看了半天有些地方實在不太懂,沒住在日本也沒看日本的電視,對於目前對小朋友而言最夯的事物完全不瞭解,請教老爺才知道一二。

接下來一週的上課主題,主要是為四月份的慶生會作準備,在四月份的生日party裡,小朋友要表演"そらをとべ!レンジャーマン“,所以老師希望家長幫小朋友準備マット(ふろしきや大判スカーフ、ハンカチ)及バンダナ。呵呵~~~這裡面光是レンジャーマン是啥米東東,老媽子就搞不清楚。不過,這個不是重點,那只是要表演的一個主題名稱。問題點在於ふろしき、老媽子不解地問著老爺,ふろしき和バスタオル有什麼差別?老爺的回答也很簡便,說ふろしき比バスタオル薄一些……老媽子頭痛得不知如何是好。再加上大判スカーフ(圍巾),老媽子活到這把年紀還沒用過圍巾也不知道該從那裡生出來,手帕(ハンカチ)雖然有,但也多是小條的。至於バンダナ,老爺說那就是日本用來包便當用的大手巾,還是綁在頭上的頭巾?呵呵~~~聽完後,我們家實在生不出一個像樣的東西來,老爺東翻西翻的,翻出他在土耳其出差時買回來的大手帕,不過,老實說,那花樣momo看了應該也不會喜歡。老媽子只好再去翻箱倒櫃地找,印象中老媽子是不會去買圍巾和手帕的啦,但如果有人送的話,那就有可能。

果然,讓媽子找到老爺的阿姨送給老媽子的大手帕,及婆婆幾年前送給老媽子的大圍巾。只是這些東西在老媽子珍藏多年捨不得用之後,竟然拿出來給momo扮演レンジャーマン用,想想實在有點…………
d0057071_7274471.jpg
這就是老媽子的珍藏,左邊是老爺大阿姨送的大手帕,右邊就是婆婆送的圍巾了。

by linyenhua | 2008-04-21 23:26 | 老媽子的雜記

繪本日

d0057071_705622.jpg幼稚園的週二是繪本日,學校會將兩本繪本放入原先已交給老師的繪本袋裡,由家長讀繪本給小朋友聽,老媽子也想利用這個機會來練練日文,呵呵~~~只是沒想到老媽子的日文果然差得很,單字多得查不完,為了讓小朋友容易懂的擬聲語及擬態語,讓老媽子十分頭痛。眼見還繪本的週一就快到了,只得加緊腳步才是,想想得趕緊把老媽子的日語電子辭點找出來才好。

by linyenhua | 2008-04-20 22:55 | 老媽子的雜記

小創意

Momo把餔在兒童房地板上為了保護他們的墊子(老媽子忘了怎麼稱呼這種東西了)拆出來玩,本來還覺得有點想動肝火,不夠,看到momo的作品後,就忍不住幫它留下影像,這個作品不但可以收藏她和弟弟的玩具,也可以拆掉連著的兩面,讓自己坐在裡面去喲!
d0057071_6494050.jpg
老媽子本只想拍這個作品而已,但momo卻一直要求也要讓原創者入鏡。
d0057071_6505158.jpg
d0057071_6511424.jpg
弟弟也來參一腳了,弟弟嘴巴一圈像水痘般的疤,正是疱疹性病毒肆瘧的結果。

by linyenhua | 2008-04-19 23:52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

日本語でしゃべる

Momo經常無法在家裡把早餐全部吃完,有時候會希望帶去幼稚園享用,有時候則會放到冰箱,等下課後再吃。老媽子一直搞不懂的是為什麼momo早餐不吃一點都不覺得餓,一旦回到家裡就像餓鬼一般要東西吃,而且一吃份量還不少呢!這天回來momo又開始喊餓,老媽子打開冰箱,發現還有些剩餘的材料可以煮一碗momo喜歡的烏龍麵,就開始大張旗鼓地開始動作,在把煮好的麵撈進碗裡時,momo就開始ㄌㄠˋ她所謂的【日本語】。

Momo:『媽咪,你要注意,不要燙到了,あつい、あついですよ。』<もえ提醒老媽子麵很燙,要注意。>
老媽子:『そうね、あついですね。もえちゃんはすごくなりました。日本語でしゃべられました』<是呀,很燙喲。Momo很厲害喲,可以說日語耶!>
Momo:『そうだよ』<對呀!>
老媽子:『もえちゃん、もっとがんばりますね。』<もえ要再加油加油喲>
Momo:『はい、わかった。』<好,我知道了。>

這是我們之間簡短的對話,老媽子怎麼能不佩服momo學習語言的功力呢!
d0057071_22235629.jpg
要介紹的主角應該是這碗烏龍麵才是,冰箱裡剩下的食材幾乎都利用到了。
d0057071_22245577.jpg
無論如何,momo都堅持用她的一號表情和最喜歡的烏龍麵合照一張。

by linyenhua | 2008-04-18 22:21 | 童言童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