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 10月 ( 2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萬聖節

老媽子開始對萬聖節這個節日有印象時應該是在中學學英文的時候吧?那時候只知道萬聖節的英文單字是Halloween,至於做什麼的,渾然不知。等到老媽子進了天主教大學,不論是英讀、英會、英聽,所有的英文老師都會對這個節日做詳盡的介紹,甚至在英會課裡還得排演話劇,這下可好,所以萬聖節對老媽子而言,不是什麼快樂的回憶,畢業多年後,留在老媽子腦子裡的就是和分數有關的壓力。

西洋的萬聖節在台灣似乎影響越來越深遠,每年到這個節日前夕,所有的幼稚園及托兒所似乎也都動了起來,老師得製作萬聖節的代表道具,並籌劃萬聖節Party,家長們更得花點心思為自己的小朋友想想該怎麼樣裝扮才可以符合萬聖節的穿著。真正快樂的應該就只有什麼都不需要準備只要當Party的主角的幼兒們。不知道開開心心地參與萬聖節Party之後,這些仍不懂世事的小朋友們有多少人會知道在快樂背後是什麼樣的過程?

老媽子還是趕在party舉辦前的最後一個晚上,循著同事告知的情報,到家樂福尋找道具。原本是打算到太原路去的,沒想到拜萬聖節如此盛行所賜,竟然連大賣場都賣起萬聖節的飾品。匆匆忙忙地挑選了幾樣道具,服務的部份,老媽子就暫不考慮,為了一件可能穿不到一天的衣服而傷透腦筋,實在不符合老媽子的經濟效益哲學。更何況這些玩具老媽子也不期待可以留在明年再用,只要能過得了今年,老媽子就覺得欣慰。

老爺還調侃地說著風涼話:『台灣人真是辛苦,台灣的節日要過,怎麼連什麼萬聖節這種西洋節日也要跟著過?』,老媽子不急不徐地回答:『日本人也很辛苦呀!在人生的三個重要的旅程裡,出生得到神社採道教儀式、結婚進教堂用西洋儀式、到了人生的最後一個關頭卻是進佛寺依佛教禮儀。』,老爺不再多話,仔細地呵護著momo的道具,自己要親手交給momo並期待momo驚喜的表情。

回家後老媽子問momo今天有沒有很開心,momo說同學都笑她很可愛,呵呵~~~看來她還挺滿足的。晚上老媽子查看momo的書包時,發現裡面放著一堆糖果,老媽子想這才是真正讓momo開心的原因吧?
d0057071_9411998.jpg
中間的南瓜頭飾似乎不怎麼得到momo的青睞,倒是那個羽毛面具momo卻愛不釋手,不過拿到學校回來後就斷了兩根羽毛了。而左邊那個會一閃一閃的南瓜燈,momo也很喜歡,這個更慘,還沒拿到學校,在家裡把手就被折斷,只好用透明膠帶黏好囉!

by linyenhua | 2007-10-31 09:39 | 幼稚園生活記事

牛頭不對馬嘴

要下班前老媽子打電話回家,主要是想連絡momo的阿嬤,老媽子回家時會順路去接今天被送到小姆媽的弟弟,阿嬤今天又做復健去了。電話響了一陣子之後來接電話的是momo。

momo:『喂......』
媽咪:『momo,你放學回來了喲?』<老媽子差點忘記這個時間momo早放學在家了>
momo:『媽咪。』<意興闌珊地沒什麼興趣地回答著>
媽咪:『阿嬤咧?』
momo:『阿嬤在煮菜菜。』
媽咪:『ㄏㄨㄥ~~~那你跟阿嬤說,媽咪會去小姆媽接弟弟喲!』
momo:『好。媽咪......』
媽咪:『呣?什麼事?』
momo:『可是,我今天還沒有大便.....』
momo:『好,bye bye』

講完自己要說的話就掛上電話了,突然間被這個突如其來的主題給愣在那裡不知該如何回答是好,掛上電話後老媽子也顧不得是在辦公室裡,哄然大笑~~~~

by linyenhua | 2007-10-30 08:09 | 童言童語

週日遊記

老爺說弟弟的相片太少,週日在家遊玩時,弟弟成了相機獵取影像的主角。連momo姐姐都吃味了。

d0057071_1245333.jpg
momo和弟弟騎在爸爸身上。
d0057071_1273198.jpg
弟弟把抽屜裡的塑膠球全部取出,自己卻躲到裡面玩耍。
d0057071_1311964.jpg
站起來跳跳舞伸伸懶腰。

by linyenhua | 2007-10-29 23:13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

睡前的癥兆

由一位日本的長輩那裡聽來的,老媽子倒是第一次聽過,不過或許先人的智慧也有根據,只是不知道該怎麼用比較科學的方法來說明。老媽子也還在觀察當中。

因為老媽子覺得弟弟有點想睡覺的樣子,看到長輩們一直在摸著弟弟的手腳,然後說著:『呣~~~手腳都熱熱的。』。老媽子剛開始聽到時覺得小朋友的體溫本來就比較高,所以也不以為意。後來再聽聽長輩們的對話時才知道,原來大家是以手腳是不是熱熱的來判斷小朋友是不是想睡了,老媽子覺得神奇,再翻回先前的記憶,老媽子的確每回在抱著弟弟睡覺時,都覺得弟弟似乎在發燒一般,手腳都熱熱的,因為額頭一直量不出來有發燒的現象,所以也不以為意。

知道這樣的判斷方式之後,老媽子在弟弟起床後的清晨立刻確認弟弟的手腳溫度,果然,是冷冷的!不過,這應該也是清晨溫度較低的影響吧?不過,這樣的判斷方法很有趣,老媽子仍舊觀察中.......

by linyenhua | 2007-10-27 23:31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

厚~~~~

印象中記得momo也有這樣的過程,循著記憶找到先前的記錄,看來這對姐弟什麼都不用教,就有某一部份的行為舉止是那麼相像。

弟弟最近愛爬愛走,但和姐姐不一樣的是,弟弟會挑什麼時候讓自己走,什麼時候讓賴在大人的身上,借用大人的腳來移動會比較快速。當弟弟需要人幫忙時,一定會先擋在大人的面前要求大人們抱抱,等抱上來後就像搭上吉普車的指揮軍官明確地告訴抱他的人行進的方向。不過有一點卻和姐姐一樣,犯錯時一定要想辦法弄成是別人的錯,這種個性其實有點糟糕,只是這麼小的小孩有這樣的天份,還真令人哭笑不得。弟弟已經懂得到處去找電視開關、門的開關、鞋櫃的開關,和姐姐相較之下,弟弟似乎早了兩個月。每回弟弟按下電視的電源鈕,掃到所有目不轉睛地望著電視人的興時,自然所有目光及憤怒的表情都會轉到這個調皮的小子身上,我們家的弟弟對於自己身後充滿殺機的靜謐似乎也有所瞭解,不急不徐地回頭,舉起手來伸起食指,對著次於他最有可能做壞事的人說著:『厚~~~~』,還不會說話的弟弟已經開始懂得栽贓了。

by linyenhua | 2007-10-26 23:16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

無法無天,無能至極

忙碌之餘,除了大公主與小王子把老媽子身上的能量消耗殆盡外,看到一些擾亂社會的新聞後,除了身體上的疲累外,連心理都生病了。老媽子不會犯了憂鬱吧?不過,這究竟是個什麼樣的政府,可能無能到如此程度。以前義正辭嚴,指責政府不遺餘力的在野黨,如今易地而處,似乎也沒能力把事情處理的更好,執政前口口聲聲要為勞工、為農民,現在呢?言猶在耳,卻昨是今非......

當然老媽子深刻瞭解用嘴巴批評比起動腦規劃政策要簡單得太多,不過,也因為我們沒有這樣的能力,才能寄望比我們這些平凡老百姓更有能力、更有抱負的官員,而這些官員也才有資格領取來自我們這些納稅義務人的高餉,可是,看起來執行不力、坐領高薪,死命耍嘴皮的人還真的不在少數,看了就令人恨得牙癢癢的。批評戒嚴時期的威權,當今的執政者卻未比從前開明,還一點到晚知法、玩法,玩文字遊戲地鑽法律漏洞。

老媽子對近日的一則新聞感觸頗深,不知道當局執政者看了以後是否可以對未以天下蒼生為念而感到愧疚?最近菜價上揚到大家都不敢碰的程度,所以"蔬菜"成為小偷覬覦的目標,"偷菜"這檔子事在老媽子的印象中似乎是以前農業社會,大家相對貧困時期,為了滿足最基本的求生方法之一,很難想像在這個早已脫離農業社會階段,"蔬菜"又成為小偷們眼中炙手可熱的標的物?如果執政者一直忽視人民的基本要求,而濫權地亂撒錢來實行自己的政治理念,不敗也難呀!

風災過後的復建腳步似乎隨著颱風的遠去也消失的無影無踪,有人因為斷了橋而處於與世隔絕自給自足的生存體系,老媽子真的不禁要問『我們需要政府做什麼?』,也許台灣根本不需要總統、也不需要有人來代表中華民國、代表台灣,看到混亂的政治社會只會令人憂鬱、令人對人生感到失望,或許在正當的宗教引領下(不論那一種宗教),我們更能依著自己的信仰讓生存的能量發光、發熱也說不定呢!我們不需要敗家子的政府,我們要的是可以把大家辛辛苦苦掙來而繳出去的稅都用到該用的地方。【入聯、返聯】,對我們這些老百姓而言都是只是個空洞而不切實際的作為罷了!

by linyenhua | 2007-10-23 23:20 | 我看之我見

幫錯忙

晚上趕著到小姆媽家接momo及弟弟回家,聽小姆媽的阿姨說momo今天已經打了流感疫苗,很勇敢沒哭。老媽子看到由裡面洋洋得意走出來的momo,很自得其樂地告訴媽咪,醫生伯伯特別誇獎她還給了她兩張貼紙兩顆糖果,糖果已經下肚,貼紙則拿在手上炫耀。弟弟又在小姆媽裡自由自在地爬了一天,這裡鑽那裡爬的,看到媽咪又表現得一付精神抖擻的模樣,只不過回家後牛奶一下肚就開始揉眼睛準備入眠。

momo隨著小阿姨跟進跟出的,阿嬤不在家、老媽子哄弟弟睡去,小阿姨則收拾大夥兒丟在籃子裡的待洗衣物,momo更是勤勞地幫小阿姨把收下來的衣物拿到客廳裡擺著,一切都那麼自然協調,不需要誰指揮誰、誰命令誰。老媽子哄睡弟弟後走出房門,開始整理折疊momo置放在沙發上的衣物,一切的靜謐就在momo的驚聲尖叫裡給劃破.....

momo:『啊~~~媽咪!你在做什麼?』<老媽子嚇了一大跳,好像犯了什麼天大的錯誤.....>

媽咪:『我在折衣服服呀~~~』<這會兒老媽子像是被罵的momo一般有點畏畏縮縮的>

momo:『媽咪,不可以~~~你不要幫我們折......』<幫我們?顯然指的是momo和小阿姨,老媽子樂得輕鬆,把折好的放在一邊,手上剛拿的就趕緊歸位放好,並離開原來的位子。>

momo:『弄亂~~~弄亂~~~』<好像小巫婆在施法術一般地唸著咒語,然後手一邊把老媽子剛折好的衣服給弄得亂亂的,再丟回一堆未折疊的衣服堆裡>

媽咪:『..............』<這孩子沒什麼問題吧?>

by linyenhua | 2007-10-22 23:53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

"每"日戰爭

老媽子對於週休二日一則以喜、一則以憂。一方面是因為在連續工作五天後終於可以稍事休息,不需要每天都那麼早起趕車;但一方面,總是事與願違地無法隨自己所願地愛怎麼休息就怎麼休息,得到的回饋是另一種難以陳述的疲累--身心俱疲。

週六清晨,真的是清晨,老媽子一家五點半就起床準備打包由五股阿嬤家要回台北的家,這麼早是因為老爺今天得在八點以前到達公司約定的體檢中心執行體檢,老爺雖值壯年逐漸步入中年的時期,但身體上的零件卻比六七十的老阿公還容易故障,待修的更不知有多少?一家子這麼浩浩盪盪地回家,老爺即刻出門,老媽子則是侍候大公主及小王子,兩個人一早就開始打得不可開交,分分合合不知多少回。是的,我們家姊弟的相處模式,隨著弟弟的成長,已經進化到這樣的白熱化階段。弟弟只要看到別人手上拿的,就會很有興趣,即使這個東西明明躺在地上好一會兒,弟弟就是連瞧都不瞧他一眼,一旦被別人拿起,身價隨即高漲,就會被弟弟相中,現在已經會走的弟弟,會立刻以他那種踉蹌不穩的步伐,走向前去扒著東西不放,接下來就是可以想見的戲碼,兩個人扯著東西一會兒東一會兒西地驚聲尖叫。這時候老媽子也不強迫momo一定得讓弟弟,這樣momo實在太委屈了,總得先問過momo的意願,她願意放棄,就謝謝她的寬容大量,並讚賞她是個好姊姊;她不願意,老媽子實在沒有立場指責她的不是,也只有把無理取鬧地弟弟帶開,當然弟弟全身一定扭動地令人難以控制,還好,這個沒什麼原則又一點都不堅持的弟弟,在看不到標的物又狂哭一陣發洩過情緒後,很容易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好像沒發生過任何事一般。

這似乎已經成了我們家的momo姊姊及弟弟的固定相處模式,也是讓老媽子疲累不堪及很快地進身潑婦之列的最主要原因。週六老爺健檢結束到家已經過了十二點半,原本老媽子帶了弟弟進房稍微歇息,老爺一通詢問如何搭捷運的電話把弟弟由熟睡邊緣給喚了起來,同時也把獨自一人在另一間房裡玩耍的momo給嚇得大哭,當然老媽子趁機休息的如意算盤也被打散。

等到我們一家收拾好出門用餐都已經是下午兩點半,也好這時間餐廳一點都不擁擠,弟弟怎麼作怪也不會對太多人有所妨礙。每回外出用餐就像出門打了場仗,侍候姊弟倆一點都感受不到食物美味,把自己搞得慘兮兮,還得和老爺倆一前一後地輪流照顧無法安靜地坐在椅子上的弟弟。用完餐,momo就要求爸爸得帶她到公園去溜滑梯,仍舊到先前被老媽子嫌到不行的大安森林公園,這回人沒上回多,違規的家長也沒上回那麼多,只有幾個頑皮的大哥用行走的方式在滑弟間跨過來又跨過去的,被愛唸人的老媽子給"勸導"了一下,拜託那位大哥哥不要"行走"在溜滑梯之上,實在危險。那位大哥哥本來還辯解自己在溜滑梯,老媽子馬上嗆回去,『"溜"滑梯是用"溜"的不是用"走"的』,那位大哥哥應該是自己到公園來玩,"走完"滑梯他便悻悻然地找下一個好玩的目標。是呀,不管到那裡都比在這裡被老媽子唸來得好吧!

一整天都沒怎麼午睡的弟弟,在老媽子回家幫他洗完澡後,被老媽子塞入牛奶撫平他愛睏不安的情緒,餵奶的動作由老爺幫忙,老媽子則回浴室收拾殘局並開始幫momo準備一個隨時可以安睡的窩,再回另一間老爺和弟弟的房裡發現弟弟早已安靜就寢,而老爺也跟著打起盹來了。就這樣老媽子也在房裡陪momo,直到我們都自然地睡著,誰也不知道對方最後做了什麼?很難得地我們整整睡了十個鐘頭,一直到隔天的八點才自然醒,真棒!

接下來的大半天老媽子開始清理家裡的地板,抹桌子、清潔地面並拖地、洗衣、晾衣,其實並沒有花太多時間,但老媽子就是覺得累。唉~真是不中用,唯一想的還是睡覺,雖然前一天已經睡了十個鐘頭.........

by linyenhua | 2007-10-21 01:14 | 老媽子的雜記

家庭訪問

原本約在週五晚上的家庭訪問,因為台南出差時間的異動,老媽子向老師將家庭訪問時間改為週四晚上。事前老媽子就向momo耳提面命地,要求momo放學回家後得趕緊洗澡,好等侍老師的來訪。老爺趕在老媽子準備回家前由現場回到辦公室,由於老爺對家庭訪問很有興趣,決定和老媽子一起回五股阿嬤家一同參與。很多人都好奇,托兒所也有家庭訪問?其實老媽子也不甚清楚,這也是老媽子的第一次呀!

看到爸爸的momo和弟弟果然比平常更愛作怪、也更愛撒嬌,說一偏愛做二的毛病,讓老媽子不得不抬出老師來喝阻momo的無理取鬧,momo很在乎自己在老師自己心目中的形象,所以一直要求不要把她的不聽話跟老師說。這年頭當老師真的很辛苦,momo的小睿老師在值完班後,配合老媽子的時間先前往和momo同班且就住在我們家隔壁的姐姐家,再過來和老媽子聊聊momo的狀況。

小睿老師到時差不多是八點半左右,精神一直處於不穩定狀況的momo一看到老師,竟然嚎啕大哭了起來。把她抱過來和我們一起做,她竟然哭得更厲害。老師猜momo從來不認為老師會出現在家口,即使放學前老師已經又跟momo說了一次晚上見,而momo也在上車前又跑回向老師介紹自己弟弟的姓名,但她始終沒有很"認真地"認為老師會真的來,所以一看到老師似乎也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的越軌行為將被媽咪如數家珍地一一向老師報告,因此才淅瀝嘩啦地哭得不可收拾。

家庭訪問主要是想瞭解momo在家的表現與學校的表現是否有落差,同時也告知家長最近會舉辦的活動及下學期是否續學等事宜。老師和老媽子談了約一個多小時,momo則被老媽子關在房裡不停地哭著。我們主要的話題還是討論著momo在學校的學習及和同學相處的狀況,老師對momo的評價多為正向,而且很喜歡momo的主動及反應的快速,老師說以momo的年紀在發音及對話的反應上,還算不錯。這點老媽子是真的沒話說啦!不過,這也不是老媽子的功勞,那可是momo自己努力的成果。另外,momo希望被誇獎,好表現的性格,任誰都可以看得出來。呵呵~~~真的是毫不掩飾哪!

老師詢問老媽子對接下來的這一段學習有沒有什麼希望老師特別注意或加強的地方?老媽子想了想地搖了搖頭,只有向老師小抱怨托兒所小班的課本太多,老媽子雖然可以由momo的表現裡發現成果,也經常因此而喜出望外,但這些終究不是老媽子的期望。許多打電話來推銷小朋友圖書的專家都說不要輸在起跑點上,請恕老媽子這種不是專家的任性想法,老媽子認為孩子們要跑的是馬拉松,輸不輸在起跑點一點都不重要。而且這項馬拉松還是全能馬拉松,人格教育佔了極大部份,而人格教育的養成可不是有了書本即無懈可擊,花了大把鈔票及銀兩培養了一個不會生活的博士,老媽子才覺得那是教育的大失敗。或許老媽子從小沒受過什麼潛能訓練,也不覺得自己比別人差到那裡有感而發吧?不過,老媽子可以理解現在托兒所教育激烈地讓學校不得不為生存而被迫從事與原來教育理念相違背的商業行為,所以不會責怪學校教育方式,但也不會強迫momo一定得表現優異不可。就像先前老媽子說過的,人的一生中真正可以過得無憂無慮的就這幾年而已,怎麼忍心剝奪?和老師相談甚歡,也感覺得出老師在幼兒教育上的熱誠,老實說要不是momo必須得接受日文教育,老媽子還真覺得繼續留在這家托兒所挺不錯的,不知道將來對momo來說,這段短短的中文幼兒教育會不會令她印象深刻?送走老師時,被關在房裡的哭聲已經停止,老師和老媽子不約而同地猜測momo應該哭累睡著了,但在老媽子打開房門一探究竟時不覺大笑。

眼睛哭得紅腫的momo一點也沒有睡意,死命地睜大她的小眼睛聽著門外的一舉一動。直到老師回家看到媽咪的表情才安下心來,看來momo認為今天安全過關,可以睡個好覺了吧?

by linyenhua | 2007-10-18 23:43 | 老媽子的雜記

講不停

週二晚上帶著momo回診看牙,今天預定得再抽另一顆的神經並套上牙套。一到牙科診所才發覺怎麼裡面這麼熱鬧?另外一位醫師的病人也不少,整個候診室都是小朋友遊玩的聲音。我們今天提前報到,但比預約時間晚了將近二十分鐘才開始看診,因為前面一位小朋友花了比較久的時間。一帶momo進診療室,momo就要求媽咪到外面等,不要留在診療室裡,這倒讓醫生阿姨大感意外。

整個過程和上一回一樣大約花了將近三十分鐘,這次老爺出差所以momo不需要等爸爸來接,momo執意要坐大車車(捷運+公車),老媽子帶著momo先搭捷運到台北車站附近的文具店買家計簿,又過了一年,老媽子的家計簿都已經用完,跟momo說要去買簿簿時,她說她也要....。捷運台北站人潮非常擁擠,老媽子牽著momo的手一直告訴她,一定要得和媽咪牽著手要不然會被壞人抓去,沒想到後面的話都momo幫媽咪完成了........

momo:『我一定要和媽咪牽牽.....』
媽咪:『對!』
momo:『要不然會被壞人抓去.....』
媽咪:『對!』
momo:『那個壞人會把我的手綁起來.....』
媽咪:『......』<這個老媽子好像沒有說耶......>
momo:『然後帶去他們家.....』
媽咪:『!@#$%^&*』<怎麼故事好像越來越精彩,有點脫稿演出的感覺>
momo:『然後媽咪就找不到momo......』
媽咪:『對呀~~~~』<反正也不知道要說什麼,說對就沒錯啦~~~>
momo:『阿嬤也找不到momo......』
媽咪:『對呀~~~~』
momo:『小阿姨找不到momo......』
媽咪:『對呀~~~~』
momo:『舅舅找不到momo......』
媽咪:『對呀~~~~』
momo:『小睿老師也會找不到momo......』
媽咪:『對呀~~~~』
momo:『弟弟也會找不到momo......』
媽咪:『對呀~~~~』
momo:『然後弟弟就會一直哭一直哭地問"momo姐姐跑去那裡了呀?我找不到momo姐姐"......』
媽咪:『對呀~~~~』<唉~~~會不會講得太誇張了呀?呣?好像爸爸沒有被講到耶!>
momo:『媽咪,你不要一直講"對呀",好吵喲!』
媽咪:『!@#$%^&*』<我吵?你才吵咧!>

進文具店時,momo一直提醒老媽子得幫她買本簿簿,想想買一本她的小本子,她想畫就讓她畫吧~~~在筆記本櫃前,momo來來回回地看著嘴巴也不停地叨唸著,『我要粉紅色、我要粉紅色、粉紅色』。選了一本粉紅色並讓momo過目確認OK後,老媽子也選好自己的東西。結帳前momo又堅持她要自己把自己的東西放上櫃枱結帳,momo把東西放好後露出半顆頭在櫃枱前,結帳的小姐看到她直呼她可愛,等momo跟阿姨們道再見,我們又牽著手離開文具店時,老媽子聽到耳後兩位小姐的談話,『那妹妹長得好像日本小女生喲~~~』,呵呵~~~

by linyenhua | 2007-10-17 01:51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