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 08月 ( 2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看牙趣

弟弟一歲生日,和momo姐姐每年都有蛋糕及阿b姐姐們的祝賀比較起來,是顯得平淡無奇得多。一早起來momo向弟弟說過生日快樂,打電話告知仍在台南出差的老爺,老爺不著邊際地無奈,應了一聲"喔!",想想也是,遠在台南,是真的什麼都不能做,也沒辦法做。所以弟弟就以睡覺的方式在家度過了他有始以來,沒什麼特色的週歲。

這一天下午老媽子請了兩個小時的事假(因為不扣薪的年假,在弟弟生病期間全都用完了),就為了帶momo去看牙醫(老媽子的還在腫脹發痛,還沒機會去處理),momo的牙齒再不看可能會更嚴重,除了原來斷成兩截殘存一半掛在上門口的門牙,像風化的女王頭一般逐漸脆化,現在連旁邊的一顆體積也跟著變小,這還是看得到的部份,看不到的部份情況如何也就不得而知,看來momo的牙齒遺傳到老媽子的品質,脆弱的牙齒及仍無法戒掉的奶瓶習慣,讓事情演變至今,似乎不處理都不行了。

上網找了很久的兒童牙醫,最主要是momo第一次看牙,而且老媽子預計應該還是一段不短的療程,如果不讓她願意接受,以後就很難再繼續讓她心悅誠服地到診所報到。當然,要達到這樣的醫療服務及品質,所要花費的銀兩恐怕也不在少數,原本兒童牙科的診療費就比大人高,畢竟要哄一個對陌生環境懷有恐懼的小孩談何容易,更何況是一個連大人都害怕的牙科,耳邊機械的磨嘶聲,即使大人都不會喜歡。

找了半天,找到這家橘子兒童牙科,幾年前兒童牙科還不是那麼盛行的時候,老媽子曾在忠孝東路看過這家牙科,看過網路上的評論後,知道服務品質及技術風評不錯,當然價格上是不可能令人滿意的,上週六打電話去詢問預約狀況時,竟然告知老媽子最快得排到九月十一日的下午,真是讓老媽子瞠目結舌,決定先預約再找找有沒有其他的兒童牙科,老媽子心裡盤算著,這樣看來,兒童牙科的預約可能比大人更難預約。原本經由同事介紹,打算到信義路的健保門診,就在老媽子出差這一天,橘子兒童牙醫來電說30日下午有人取消預約,問我們有沒有辦法過去,和小姐們推敲就診時間後,決定今天下午請兩個小時的假,回五股阿嬤家帶momo到台北看牙。

第一次進這家診所,窗明几淨當然不用說,入診所內換脫鞋的情況是老媽子進過大大小小的診所、醫院以來第一次看到,等待的地方有一個小朋友的遊戲區及可供小朋友或家長休息看書及雜誌的等待區。光是等待的時間,momo就在裡頭玩瘋了。等到進診療間時,老媽子發現裡面的診療椅也不同於大人,都是粉紅色底且週圍的邊都是圓弧形,避免傷到小朋友,診療台上更架有LCD的螢幕供小朋友在醫生阿姨忙著治療時,一邊看著螢幕上播放的YOYO,以醫療環境來說,真的沒什麼好批評的。

老媽子坐在醫生的旁邊,這次負責幫momo治療的是一位年輕的女醫師-塗醫師,老媽子看過網路對她的評語甚佳,所以也挺放心的。整體以肉眼觀察過一遍以後,momo需要再照過X光才可以更進一步瞭解裡面腐壞的情形,塗醫師讓momo跟著助理阿姨到X光室去,這段期間就和老媽子討論momo的狀況。

果然如老媽子所臆測的,狀況不是很好,已經有六顆需要抽神經了,後面有三顆臼齒需要套上金剛牙套,前面只做補救措施,塗醫師的意見是前面的牙齒中看不中用,如果不在乎美觀的問題,是不需要再套上牙套,只要進行治療,等到六七歲換牙時即可。所謂的金剛牙套是為了保護抽掉神經的臼齒,神經被抽掉的臼齒會變得更脆弱,因為咀嚼最重要的地方在臼齒上,所以如果沒了臼齒對momo的營養攝取就會有影響。將來那個牙套也不需要再拆,會隨著momo換牙時,和掉落的臼齒一起脫落,純粹只幫助momo渡過這段過渡期。最主要的是得想辦法戒掉momo用奶瓶喝奶的習慣,如果睡前一定要喝安慰奶,就只給她白開水,要不就是用杯子喝牛奶,然後再清潔口腔。

關於治療的過程及費用,塗醫師都有詳細的說明,第一次的治療允許家長在旁觀看,之後則請家長在外面休息區等待,醫師希望培養和momo直接而獨立的溝通關係,而不是透過家長,也不希望家長一聽到小孩的哭聲就進診療區影響治療過程。抽神經會造成的不舒服,可能會造成momo自然反射地以手去阻擋,所以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會套上束縛用的帶子,但會告知孩子那是為了保護她的安全帶,這點希望家長瞭解,也可以在回去以後和家人商量是不是要如此進行。在解釋完所有的療程,醫師也詢問老媽子的意見,可以回家和家人商量後再決定是否要繼續治療。想想雖然所費不貲,但老媽子本來就不太花錢,拿來投資momo的健康還是可以接受,很慶幸自己還有能力可以治療momo的牙齒,要不然就只能要求momo和老媽子小時候一樣,半夜起來吃"五分珠"來制止蛀牙所帶來的疼痛。在來之前已經先向老爺報備過,決定先進行初步的拋光洗牙及塗氟治療,再進一步的治療則先預約,和老爺報告今天的結果後,如果真的不行再取消預約也沒有關係,不過,老媽子心想老爺應該不至於反對才是。

治療開始,塗醫師一一解釋所有器具的使用方式,並且讓momo先逐一體驗,也讓她可以習慣機械的聲音,這種連大人都會覺得不舒服的感覺,得先讓已經開始有點緊張的momo熟悉,讓她知道其實一點都不痛以後,才能不排斥下一次更為艱難的療程。設備及耗材都是粉紅色為基礎讓momo更願意配合,拿著粉紅色的鏡子,momo看著張著嘴巴等著醫師阿姨處理的一口牙,轉移了momo的注意力,過程中也著實順利許多,只有洗牙前塗的藥劑,讓momo有點抗拒以外,但她終究沒有哭出聲,在漱完口後,還是乖乖地躺回椅子上,毫不畏懼。

老媽子還是佩服兒童牙醫,因為一方面都採柔性勸說的方式安撫小朋友的情緒,在技術上又得乾淨俐落地處理每個治療過程,想想兒童牙醫的診療費會比大人來得貴,真的不是沒有原因的。結束一個小時的治療,預約下次的來診時間,配合老媽子希望的晚間,竟然得預約到三個星期以後呢!

by linyenhua | 2007-08-30 23:56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

溜滑梯

有一段時間,momo總會拿著故事書對著媽咪說故事,雖然她說的故事內容都有點艱澀難懂。突然老媽子看到momo比出中指指著圖畫書上的圖案給媽咪看,老媽子被什麼電到似的,不知該說些什麼.....

沒想過要對momo大聲斥責,老實說,老媽子也是到大學時期才知道”比中指”是不怎麼禮貌的事,而且當時只知道是不禮貌,也不知其所以然,大家都說是不好的事,老媽子也就這麼保持缄默直到幾年後長大了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只是老媽子該怎麼解釋,這種老媽子到二十歲還懵懵懂懂的事,怎麼傳達給momo知道?即使說了,momo也一定莫名其妙;不告訴她,又怕她走在路上被人家誤以為是沒有家教的小孩,真是兩難。最當然也是含糊帶過,只說"momo,以後不可以只伸出中指,這是不禮貌的喲!",momo似懂非懂卻又滿肚子狐疑地看著媽咪。

事隔兩三個星期,momo突然跑來跟媽咪說"媽咪我在學校都沒有用手手比溜滑梯",老媽咪滿臉不解地想著"溜滑梯?",好不容易終於想起中指事件,恍然大悟之餘,不禁感歎......大人社會的複雜使得孩子純真的想像蒙塵......

by linyenhua | 2007-08-28 23:47 | 童言童語

牙痛哪~~~

唉~~到這把年紀以為早該蛀的牙都早已換成假牙了,那知還有一顆最難的智齒殘存著作怪。

這幾天老媽子可能生活作息不是那麼地循規蹈矩,幾番氣焰凌人的結果,造成牙齦腫脹,只是沒想到,腫脹消退後竟然發現右後下方似乎有發炎的現象,本以為是二十多年前做的假牙作怪,下午開始隱隱作痛的程度,已經開始挑戰老媽子可以忍受的上限,無法專心在位子上好好工作,打電話先到牙醫診所預約,如預期是排滿的。只好留下電話,等有人取消預約的空檔插隊,果然,在下班時刻,來電通知老媽子可以到診所報到。無奈,到診所後還是等了一個小時,老媽子如坐針氈,牙痛不是撕牙裂嘴的痛,不會讓人痛不欲生,但會令人情緒不穩,很想抓狂、揍人。

好不容易輪到老媽子坐到診療椅上,醫生只看了一眼,就知道病灶了。原來老媽子還有一顆智齒還沒處理,那顆智齒已經爛到只剩殘根,現在就是那個殘根作祟,醫生幫老媽子消毒,開了消炎止痛藥,要老媽子找時間到大醫院拔牙。老媽子知道這個醫生是不幫病人拔牙的,因為醫生本身小兒麻痺,無法使上力,所以通常都建議到醫院處理,但這位醫生在處理牙齒矯治上卻非常用心,不論花再多的時間,她都會仔細小心地把每個工作做得確實,找對醫生真的很重要。

先前這顆智齒就是一個很大的教訓,這應該是六七年前的事吧!老媽子也為這顆開始蛀的智齒而傷腦筋,當時去的診所醫生,就覺得它不是很好處理,而且擺著也沒什麼壞處,所以就建議抽掉神經即可。以目前的結果回想起來,當時神經應該沒抽乾淨,所以現在才又復發,想想如果當時拔掉就沒這麼多毛病,現在還得再多痛一回。

現在處理發炎狀態,也只能先服用消炎止痛的藥,等消炎後再到醫院處理,很傷腦筋的是,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完全消腫,週三還要去台南開會耶!唉~~~真傷腦筋!

by linyenhua | 2007-08-27 23:21 | 老媽子的雜記

教育

好不容易暑假大考結束,原本應該是可以好好準備展開另一段學習之旅的。不過,我想在大學指考放榜後,最傷心難過的,應該不是名落孫山之人,而是被指指點點、甚至被質疑高中畢業資格的孫山。也許孫山原本慶幸自己吊上車尾不需要再重來一遍,不過被媒體履次高調播報,現在也不敢正正當當地報到,原來的幸運變成了恥辱。也許孫山懊惱著,早知道落榜所受到的責難可能比當孫山還來得輕微許多,孫山更想不到的應該是他個人的作為竟也間接影響到這家學校的新生報到率,由原來五成多一降就降到不到一成或將近一成左右。

撇開孫山的委屈,想想我們的教育制度到底那裡出了問題?現在的家長都說不讓自己的孩子輸在起跑點上,除了母語、中文的學習以外,還得比誰會背唐詩、九九乘法,幼稚園要求全美語學習,即使非全美也一定要求幼稚園要有和ABC扯得上關係的課程,現在小孩的處境看起來是真的比以前可憐許多,除了自己得學、必要學的課程,還得滿足大人世界的虛榮心。

老媽子離開學校已經有一段不算短的時間,以前大專院校有那些大致還數得出來,現在除了原來就有的學校,一些由專科或者高職轉型而成的大學卻不太有什麼印象。這回最低分錄取學校的校名,實在很抱歉,老媽子也是第一次聽到。大學與專科院校壁壘分明的狀況不在,感覺上似乎到了春秋戰國。老媽子不太懂的是台灣也逐漸趨向少子化,小學生的人數不已經逐漸減少?大專院校為什麼需要那麼多?難怪有些學校的報到率只有三成五成,最後因為經費不夠,總得想些有的沒的名目,反而增加報到學生的負擔。老媽子時代的聯考,第一類組是24%,現在高達98%的錄取率,沒讓人有素質提升的感覺,反而令人質疑這樣的學生真的能用嗎?想想放寬聯招錄取標準,接下來就是很難找工作,"畢業即失業"的恐懼,讓很多人放棄就職,寧可再往上走,有的的確是為了研究更高深的學生,但逃避現實的人所在多有。碩士、博士後最終還是得面臨找工作的困境,高不成低不就的困窘,更成為學子們走出象牙塔的心鎖。

從前大家認為老師這個工作,是一個薪水穩定又有寒暑假的穩定工作,現在卻有一堆流浪教師每天拉著一只皮箱,全台跑透透到處參加甄選。以前大家一有工作能力,都希望可以自己獨立,一旦結婚就立刻搬出原來的家;現在越來越多人賴在家裡不事生產,能夠倚賴家裡多久就算多久。老媽子的媽媽那一代還有養兒防老的觀念,到老媽子這一代,老媽子的想法是只要老媽子和老爺在安享天年時,子孫們不倚賴我們生活,那敢奢求下一代的照顧養護!

當然,這樣的現象不全是教育所種下的成果,也不全然只是學校教育的問題,因為在家庭教育上,有更多的父母樂意成為孩子的奴隸,甘心為孩子付出一切,忽略掉教養功能。以致小孩不知天高地厚,知所進退。老媽子希望自己在這一點上能夠有所省思,才不致成為自己口中的"子奴"。

by linyenhua | 2007-08-26 23:10 | 我看之我見

穿新衣

週一收到婆婆寄來給momo和弟弟的衣服,老實說momo和弟弟的衣服已經多到穿不完,老媽子還很擔心,都還沒穿到等過了這個夏天就不能穿了,最近才把已經可以穿的Size全都整理出來,只要有機會可以穿,都給它試試看,今天和台南出差的老爺通電話時還說著,我們好像都沒幫momo或弟弟買什麼衣服或鞋子,全都是由別人那裡拿來的,光是momo的小阿姨就不知道投資了多少?大家都跟老媽子說,衣服太多了,不要再買會穿不完的,而老媽子也乖乖地信守著,無耐買的人全都是警告老媽子不要再買的人。弟弟雖然沒有哥哥的衣服可以收,但老媽子好像也沒花到什麼治裝費,因為阿嬤的姐妹淘中就有那種大弟弟兩個月,買的衣服都還沒穿就已經不能穿的情況,我們家就是最好的回收站,再加上日本小姑姑也會在老媽子過年回日本省親時將大弟弟一歲半左右的表哥無法再穿的衣服給弟弟,所以也是滿坑滿谷的衣服,想想弟弟剛出生時,公公寄了一大袋新衣過來,算一算也差不多該拿出來試穿了,只不過都還沒試,公公婆婆就又寄了一批過來。

momo看到日本阿公阿媽寄過來的衣服時,不亦樂乎。在上學時還特意要老媽子幫她換上,她要展示日本阿公阿媽買給她的新衣。雖然標籤上寫著100cm,但看這情形小屁屁差不多快被看到,明年應該就不能穿了吧?很可惜這麼可愛的裙子。
d0057071_011450.jpg

by linyenhua | 2007-08-25 23:08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

牽戶籍????

出差到台南,慵懶地躺在床上準備睡覺時,瞥見電視新聞螢幕上寫著斗大的”牽戶籍”三個大字,老媽子怎麼看都覺得礙眼,就是覺很不舒服。

前陣子媒體在挑伊能靜部落格裡的錯字,老媽子覺得不可思議,其實有寫部落格的人應該都清楚,部落格是一種隨性的日記,所以不會有校稿的過程,更何況部落格的筆者不需要文字記者一般字字斟酌,就隨性嘛!如果連寫個部落格都要有這麼大的壓力,那寫日記就沒有什麼意義。而且既然是寫部落格,肯定是用電腦打字,用電腦的人也清楚,現在比較聰明(或者應該說是比較笨)的輸入法,通常會主動幫輸入者挑字,打字打得太快,疏於注意時就會發生像這種牛頭不對馬嘴的措詞出現。經常在昏昏欲睡的狀況下寫部落格的老媽子也不免會發生"吃芝麻掉燒餅"的狀況,所以很能體會得到伊能靜被嚴格檢視的難堪,也許老媽子沒有伊能靜的知名度,所以根本沒人管我寫錯多少個字。呵呵!老媽子似乎有點自抬身價了。

老媽子相信這次在螢幕上所看到的錯誤,應該也是無心之過。只是,新聞媒體的專業形象不免讓人質疑。第一沒有充份校閱,一串標題也沒幾個字,就有一個這麼離譜的錯字出現,請發揮記者在一大篇部落格裡發覺別人錯誤的尋寶的精神,用同樣的標準審視自己的專業能力。打字再怎麼快,不就一行字而已。如果新聞媒體可以這麼容忍自己的小小錯誤,那麼也麻煩不要雞蛋裡挑骨頭,"寬以律己,嚴以待人"只會讓我們這些卑微的觀眾對如此的媒體感到睥睨。

台灣的新聞媒體,加油!

by linyenhua | 2007-08-23 23:54 | 我看之我見

可憐的朋友

一回家就發現弟弟已經入睡,不同於昨天到半夜十二點還在房間牆壁練攀岩的情況好太多。也因此這一晚老媽子可以輕輕鬆鬆地和momo聊天,自己上網打打電腦,不像前一天像個潑婦似的猛打弟弟的屁股,把momo嚇得在一旁都不敢出聲,生活品質與氣質回復一點水準。

和momo對話完後,我們更自享有個人的時間,這種感覺真好。老媽子埋首猛上網,momo也忙得和她的朋友們玩。momo的朋友是誰?老媽子也不知道,因為她老是對著空氣說話,還把自己的幾雙鞋擺在房門口,像是邀請客人入門的意思,口中不斷唸唸有詞,在這種農曆七月的時節,這樣的舉動,其實是很駭人。老媽子暫時停下在鍵盤上飛舞的手指,靜靜地觀察著momo,聽到她這麼唸著.....

"你,到這裡來對著牆壁罰站。這麼不乖....."。說著說著就把鞋子移到房間另一個牆壁邊上。
"黃....俊光,你再不聽話,我要生氣囉......."。黃俊光是誰?老媽子不知道,有沒有這個人也就不得而知了.
"來,小朋友。大家看這裡,這個是什麼?....對,........"。拿個小椅子自己坐下來當老師開始上起課來了,手上拿的是老媽子剛買不久的Dora故事書>

至於momo一直在上課的對象是誰?坐在床上的老媽子視線被notebook擋著,看不出來是誰,彎下頭來確認後,原來...........
d0057071_9352119.jpgd0057071_9365675.jpg

by linyenhua | 2007-08-21 23:32 | 童言童語

鳥仔吼

momo最近口出台語的機會越來越高,有時候就國台語夾雜,搞得她老爸都不知道是在跟他講話。

有一天老媽子出門上班後,momo坐在自己的小馬桶上唸著"阿爸獒早、阿母獒早、逐家(大家的台語發音)真獒早",阿嬤聽到笑呵呵的。前幾天颱風天無法出門,阿嬤把momo的台語讀本拿出來,要momo唸課本裡的東西給大家聽。其實momo根本不識字,會背完全就自己的記憶力,所以她壓根也不知道課本裡的第一行字寫的是什麼東西,所以阿嬤就開個頭,"天光矣,鳥仔叫......",這時候的momo果然記起什麼似的,接著說"阿嬤你說錯了,是天光矣,鳥仔吼"。逗得我們笑翻天,唯一笑不出來的就是老爺!

不知道大家看不看得懂什麼是鳥仔吼?鳥仔吼就是國語的小鳥哭的意思。台語文化本來就沒有文字,只是硬要把文字加上去,就覺得很怪!本來會唸的都唸得很彆扭,其實由momo學台語的過程中,老媽子體會到學任何語言,還是得由"聽"開始學,要不然有些發音就會變得奇怪。現在momo用台語和我們對話的機會越來越多,她會告訴我們"阿母在這、阿爸在那"<抱歉!老媽子實在很難用中文字來表達台語的發音>,甚至在一個句子裡夾雜著一個台語詞"那個<嘸是>藍色的",可想而知以後的momo學日文時,不知道會不會中、台、日全混在一起,這樣搞得大家都聽不懂她在說什麼!

想想實在有趣,老媽子小時候唸書是被禁止在學校說台語的,現在卻需要由學校學習這個原本不需要教就可以懂的母語,教育政策的反反覆覆,在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的效果下,影響之深,實在不容忽視。執政當局在發佈任何教育政策時,是不是可以三思而後行?以免禍延子孫哪!

by linyenhua | 2007-08-20 23:35 | 童言童語

粗心大意

週六颱風在五股阿嬤家待了一天,週日起床見風雨稍歇,阿嬤又打算上淡水的廟當義工去,和老爺商量,打算送momo阿嬤到淡水,然後回台北家一趟,畢竟有一段時間都沒回那個近乎荒廢的家,老爺出差沒回,老媽子就每天回五股帶小孩,總得在颱風過後回去看看災情是否慘重。

一回到家趕緊檢查陽台、洗手間等地方發現都沒有漏水及淹水的痕跡,立即感到欣慰。接著老媽子開始把洗衣收集桶拿到洗衣機前準備大洗一番,同時也把晾在衣架上三個多星期的衣服給收下來好好折疊歸位,接著陪momo和弟弟玩,老爺偷了點時間小憩一會(好像又有感冒現象,一直在一旁唉唉叫)。簡單收拾家裡的垃圾並準備弟弟的稀飯,即出發準備解決午餐,目的地是長春路及松江路口的樂雅樂。會到那裡是因為地利,離家近也好停車,今天週日停在公用停車場是不需付費的。

其實老媽子現在不是很喜歡出門用餐,因為弟弟常常不按牌理出牌,不順他的意,就開始狂哭耍賴。今天老爺去停車時,我們剛到餐廳就是這個樣子,完全無法掌握。好在我們點的餐很快就上菜完畢,老媽子先狼吞虎嚥地解決自己的午餐,就帶著弟弟出門晃晃,老爺的餐點在這個時候也送了上來,momo點了份薯條,菜都還沒上,自己就趴在桌上睡著了。天哪!又跟去墾丁時一個樣,墾丁時是因為當天下午玩水玩累了,所以可以理解;今天卻完全找不到可以讓momo這樣容易倒頭就睡的原因。老媽子帶著弟弟到餐廳外走了一圈後,弟弟果然如預期地睡著,再走回餐廳時,momo仍舊趴在桌上睡著,老媽子抱著弟弟把尚未吃完的午餐用完。未久,老媽子身後一位婦人走向老爺,當她開口向老爺解釋"對不起,我也是一位阿嬤....."時,老媽子不需要再往下聽,就已經知道這位阿嬤要說什麼了,因為她要說的其實是老媽子早就覺得很愧疚失職的地方。

老媽子一進餐廳就位時,就發現冷氣似乎有點太強,momo一進門就直喊冷,老媽子很懊惱當時沒把放在車上隨時禦寒用的披風給帶下來,找了一個比較不冷的角落讓momo坐了下來,但對趴在桌上的momo來說還是有點太冷。所以打算儘早結束主餐,將副餐打包回家。看來隔壁桌的阿嬤還是忍不住,過來勸老爺是不是該給momo蓋件外套。老媽子很為難地解釋緣由,阿嬤說她覺得不捨,最後就將自己身上的披肩借momo蓋,老媽子實在覺得不好意思,再三道謝。就在隔壁桌的阿嬤幫momo蓋上披肩時,momo也醒來了,享用她欽點的薯條,後來momo覺得已經沒那麼冷,不再需要披肩,本來要求momo要親自還給隔壁桌的奶奶並道謝,也許不熟,momo一直卻步不前。老媽子揹著弟弟歸還披肩,隔壁的阿嬤也很客氣地要老媽子不要掛在心上。老媽子深深責怪自己,下回不管晴天下雨還是帶件防寒衣物才是明智之舉。

傍晚帶momo姐弟回阿嬤家時,突然想到今天是所謂的七夕情人節,難怪中午餐廳推出情人節套餐。老媽子對七夕情人節已經沒什麼感覺,會覺得驚喜的是,今天是弟弟的農曆生日。是的,弟弟的農曆生日是七夕情人節,momo的也不遑多讓,是農曆的西洋情人節,呵呵~~沒有農曆西洋情人節這個節日,是農曆的二月十四日啦!所以這對姊弟真的很妙。果然,回家後從沒買過蛋糕幫老媽子們過生日的阿嬤,今天特別由市場買了個水果蛋糕回來幫弟弟慶生。在阿嬤的記錄裡,弟弟已經滿週歲了!


p.s.:
經過一夜長考,老媽子確定momo的農曆生日是記錯了。因為momo和老爺的農曆生日是同一天,昨天提到弟弟的農曆生日時,老爺興沖沖地說著,那我不正是農曆的valentine's day,未加思索的老媽子也猛然以為這是個奇蹟!但就是有說不出的不對勁,一夜輾轉難眠後,確定老爺把自己的農曆生日往後挪一個月,事實上應該是元宵節的前一天啦!

by linyenhua | 2007-08-19 23:50 | 老媽子的雜記

颱風來襲

颱風來襲,風強雨驟那兒也不能去,只能待在家裡躲颱風。老爺已經快一個月沒看到momo姊弟,託颱風的福,比預定日提早一天回家,不過,回來也只能窩在家裡,說幫忙照顧小孩嗎?好像也說不上啦!至少確定的是,那麼久沒看到爸爸的momo姐弟還認得爸爸,弟弟也會要求讓爸爸抱,這讓他老爸高興得合不攏嘴了。

颱風天網路沒斷,大家似乎全窩在電腦旁沒什麼特殊的娛樂。momo的大阿姨順勢把上星期的還沒傳給老媽子的旅遊照透過msn傳了過來,利用點時間把它給po上來。

d0057071_16303089.jpg
這是一大早準備到台北車站搭高鐵時所捕捉的畫面。
d0057071_16324086.jpg
弟弟午餐時還願意乖乖地坐在兒童椅上時拍的。
d0057071_16333865.jpg
若有所思時的momo。
d0057071_16345921.jpg
在往返墾丁及高雄的觀光巴士上,老媽子還是得把弟弟綁在身上,要不可能難以駕馭活動力十足的弟弟。
d0057071_1636476.jpg
沒有太陽的颱風天,momo還是沒忘情她的太陽眼鏡。
d0057071_1638249.jpg
在飯店等著巴士時所拍的,這個台灣觀光年的看板已經是幾年前的廣告了。
d0057071_1641027.jpg
momo是個十足的膽小鬼,只敢遠遠地喊"米老鼠!我在這裡",要她過去一起拍照則沒有勇氣。好不容易姐姐們陪她一起,她還是得要站得遠遠的才行。

by linyenhua | 2007-08-18 16:15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