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 02月 ( 18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2007年省親之旅的最後晚餐

眼見一個星期的省親之旅即將進入尾聲,實在難以想像怎麼時間會過得這麼快。好不容易盼呀盼得才盼到回日本之時,滯留在日本的時間卻在我們眨間瞬間消逝無踪。在婆婆家的最後這一天,嫁到東京的小姑的先生會請一天假由東京搭飛機過來,另一位也會在晚餐前到達和大家照面共進晚餐。婆婆為了這一天,一大早就開始忙碌地準備晚餐的食物,而另一方面momo的小阿姨、淑貞阿姨及大姐姐們也會在這一天由博多搭火車過來,預計中午左右到達別府,隔天大夥再一起到福岡搭飛機回台北。婆婆說這一天除了家族聚餐外,另外也舉辦二三月份慶生,總計在二三月份出生的壽星有momo、老爺、兩位小姑及老媽子我共五位,說來也湊巧,老媽子和兩位小姑同屬雙魚座呢!

momo的阿姨們到達別府後,由老爺開車去接人,老媽子則在家照顧弟弟並等著她們的到來。在卸下行李用完午餐後,本來是想請老爺載momo及阿姨們到市區shopping,老媽子留在家裡幫忙並照顧弟弟,因為弟弟也睡了,小姑順勢要老媽子出門輕鬆一下,把弟弟留在家裡由她照顧,老爺也贊成如此,所以老媽子就這麼帶著momo和大家一起到市區走走晃晃,順便幫兩位小姑準備生日禮物,這趟回日本實在受到兩位小姑照顧甚多,和老爺商量後決定以最簡單的方式來謝謝她們,想了很久實在不知道買什麼才好,因為兩位小姑都有上粧的習慣,所以就和百貨公司的專櫃小姐討論選了顏色適合小姑膚色的口紅,老媽子也另外選了一個送給婆婆,算是謝謝她這個星期來的照顧,採買結束後才搭計程車回家(還好婆婆家離市區並不遠,計程車資花了日幣880圓)。

晚餐時間我們在客廳搭了三張桌子才容納得下所有的人,非常熱鬧。公公婆婆因為明天大家即將告別回到自己各自的家,而這裡又將只剩下兩位老人家而有點感傷。公公也把握最後的機會和孫子們嬉戲,momo更是肆無忌憚地把阿公當馬騎,讓阿公隔天起床時腰痠背疼的。婆婆辛苦一天準備的餐點讓我們撐得實在難以行動,在收拾了餐桌上的佳餚後換上了生日蛋糕。生日蛋糕就由momo當代表,在大家唱完生日快樂歌後,由momo吹熄蠟燭,生日才過沒多久的momo,對自己為什麼又過一次生日是毫無疑問且樂意為之,高興得笑得合不攏嘴。

晚上弟弟在這種喧鬧的氣氛中,漸漸感受到不耐,想想也是,生日快樂及布丁他一樣也吃不到,就連想要安靜地睡個覺的願望都無法達成,老媽子在一時無法結束的熱鬧中暫時告退,先幫弟弟洗完澡後哄他入睡。老媽子很害怕還得再經歷一次如昨日般可怕的情景。還好在momo小阿姨協助下弟弟也總算安安靜靜地入眠了。

這趟回來也許是因為照顧弟弟的關係,反而沒什麼時間和婆婆及小姑們聊聊,在弟弟入睡後,老媽子在打包明天回程的行李當中,才發現婆婆、小姑及老爺在客廳中促膝長談。老媽子在整理告一段落,弟弟有momo的小阿姨照顧的前提下,也坐下來聽聽大家聊的內容,這算是回日本一個星期裡,唯一讓老媽子感覺到輕鬆的時刻吧?!不過,老媽子還是敵不過瞌睡蟲的呼喚,在大家仍熱絡的午夜一點半,提前和大家說晚安進房裡休息,好準備應付一大早回台北時所會發生的各種狀況。

by linyenhua | 2007-02-23 23:16 | 日本省親記 | Comments(2)

ハーモニーランド

這次公公婆婆的內孫外孫總共有五個人,小姑建議帶小朋友們到大分的ハーモニーランド遊玩,老媽子隨著老爺回日本別府幾次,從來不知道在離家四十分鐘車程的附近,有一個Hello Kitty樂園,我想其中最高興的應該是momo吧!老媽子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獨鍾Hello Kitty,不過可以到一個到處看得到Hello Kitty的地方,她一定樂歪了。

一家五位大人五位小朋友就在比原預定出發時間晚一個小時後分別坐上兩台小車踏上旅途,老實說,兩台車裡的安全座椅根本無法滿足四個小朋友的需要,最後也只好明知故犯地把小的抱在自己身上,把自己身上那一圈肥肥的游泳圈拿來當作人肉安全座椅,藉機看可不可以消消這圈困擾老媽子很久一直無法消逝的贅肉。

果然一到樂園門口,momo就樂到瘋,告訴媽咪這裡有Kitty、那裡也有Kitty,老媽子很緊張,深怕在一堆Kitty販賣店裡脫不了身,萬一momo這個也要那個也要,不買又賴著不走時該怎麼辦才好,不過,事後証明老媽子這些疑慮都是多餘的。在走入園區沒多久,我們就看到了cinnamon在園區到處和小朋友打招呼,momo跑過去就抓著cinnamon的長長耳朵又叫又跳,一旁的人看了都覺得好笑。cinnamon急著趕即將開始的劇場秀,急急忙忙地和小朋友說再見後就暫時告辭了,momo望著急著離去但又頻頻回頭和我們說Bye Bye的Cinnamon,幽幽地嚷著”我要它”。等到cinnamon消失在我們的視線範圍內,我們才慢慢地爬上長長的階梯往遊樂園內走去。園內的設施應該和一般遊樂園沒什麼兩樣,如摩天輪、小型雲霄飛車、旋轉木馬及咖啡杯、碰碰車等,唯一不同的就是這些設施都加上了Kitty的圖樣,像在旋轉木馬裡就多了Hello Kitty的座椅,對momo而言,這裡簡直是個讓她流連忘返的王國。

爬完長長的階梯首先映人眼簾的就是Hello Kitty的劇場秀,momo拉著媽咪的手就往前排坐,坐定後才發現身後坐著的觀光客竟然大部份都用中文在交談,看來進園時管理人員告知今天會有200名台灣來的觀光客所言不虛,大家都利用年節休假帶著小朋友到這裡渡假。在劇場秀中我們也看到了剛才在路中偶遇的cinnamon正在台上努力地表演,momo盯著它目不轉睛,台上表演的除了已經套上造型人偶的以外,還有幾位化濃粧的表演者,與卡通造型人偶共同演出約三十分鐘的短劇。套有人偶造型的表演者,因為老媽子看不到他們的表演,所以很合理地以人偶造型的臉孔視之,但對其他的表演者而言,老媽子就不得不豎起大姆指佩服地讚賞一番。其中一位男士看起來年齡都已屆中年,但他們的表演很難讓人理會他們的實際年齡,不論那一位,在說話的表情都是這麼地投入劇情當中,加上音樂的加持,老媽子自然而然地就溶入音樂節奏當中,隨著音樂節奏跟著擺動著手臂,看完整齣表演,老媽子為台上表演者的敬業精神深受感動。

陪著momo坐完她可以遊玩的設施,我們緩緩地往大門移動,momo一個人開著碰碰車欲罷不能,一直跟她老爸吵著她還要開車車,而且不准她老爸幫她。好不容易拗來拗去地才勸她往山下走,走到Kitty shop前,我們看到一個比較大型的Kitty戶外show正在開始表演,看起來似乎所有的舞者都出動了,場面看起來壯觀豪華加上音樂的助益,整場露天show宛如嘉年華會般地熱鬧,momo也找到一個棲身之所靜靜地看著舞者們的表演,當然其中還穿插著Kitty人偶,因為Kitty國王和皇后帶著Kitty王國的子民出門逛大街,好幾輛的大船上載著精靈及各式各樣的卡通人偶,momo簡真樂到瘋,在表演節目即將告一段落時,所有的精靈舞者、Kitty國王及皇后全都下來邀請小朋友手牽手圍成圈,momo當然也在受邀之列,看她興奮地和舞者們一起跳一點也不害怕,這些momo的老爸一滴不露地全錄到DV裡了。

過了中午我們就準備回家,最主要是聽說下午會開始變天下雨,這麼一大家子在偌大的空曠地方要找個遮風避雨的地方談何容易。不過在回家前我們還是到了Kitty house逛,不同的Kitty House所販賣的東西都不太一樣,有糖果屋、禮品屋等等,剛開始帶momo進糖果屋時,老媽子就十分擔心,momo從門口的架上每看到一個就要一個,後來跟她說我們要到另外一區,她才依依不捨地放下她貪婪所擄獲的糖果餅乾。在禮品屋裡老媽子買了些打算帶回台灣送人的紀念品後,我們就又擠進兩輛小車,浩浩蕩蕩地出發準備解決午餐。

這是我這些年來回婆婆家,第一次在外用餐,我們到的是"JoyFun"餐廳,這種餐廳類似在台灣的"樂雅樂"之類的,連裝潢擺飾都十分相似。其實要帶這麼一群小孩出門用餐是一件很辛苦的事,momo偏偏在這個時候昏厥,弟弟則是由老爺抱在手上用餐,還好弟弟沒有大吵大鬧,充其量不過是"嗯嗯啊啊"的說話聲大了點。等到我們都用餐完畢要打道回府時,momo才睡眼惺忪地醒來。

回到家以後,老媽子就開始不好過了。也不知道弟弟是不是因為在遊樂園因為音樂太大聲而驚嚇到,一直無法安心入眠而大哭不已,就在手上一直抱到入夜還是狂哭不止,老媽子簡直筋疲力盡地想哭,又怕弟弟影響到其他小朋友的作息,急於把狀況解決,無奈加上心焦,簡真不知如何是好,還好婆婆也上來幫忙,雖然弟弟還是一樣哭鬧,但老媽子心裡仍舊充滿感激。

好不容易到了將近十二點,弟弟終於累倒了。這會兒才讓老媽子得以鬆口氣,在洗完澡後很快地進入夢鄉。

by linyenhua | 2007-02-22 23:55 | 日本省親記 | Comments(0)

家族聚會

老爺一年才能回一次日本,對家裡的親戚朋友們來說該是一件難得的事,所以許多親友都會在我們滯留日本的這個星期來訪,好可以看看momo及去年才剛來報到的弟弟。今年也不例外,老爺有兩個妹妹,小妹的夫家就在大分,比較有機會可以常回來和公公婆婆敘舊,大妹目前嫁到東京,今年特別配合我們的行程也在這個星期將帶宗亮及茉都衣回娘家,讓年紀相仿的小朋友們有互相交流的機會。老實說,老媽子也挺期待的,茉都衣妹妹小momo兩個月,兩個完全無法以共同語言溝通的小朋友是不是可以玩在一起,成為我們這群大人們最拭目以待的事情。

這一天婆婆的姐妹們也分別要從大分及津久見過來看看我們這群久未謀面的晚輩及這一大群小朋友。老爺的大妹妹也會在今天帶著兩個小朋友由東京出發到婆婆家。整個家頓時熱鬧了起來,異於平時只有公公婆婆兩個人時的冷清。這一趟老媽子覺得不好意思的是,老爺的阿姨及姨丈們除了給momo及弟弟壓歲錢以外,弟弟還收到了"出産祝い"。婆婆忙於準備午餐,大夥在客廳裡閒話家常,弟弟因為想睡但受週遭熱鬧氣氛感染難以入眠,脾氣變得不好,老媽子也只得以揹袋抱著弟弟到屋外散步,也順便看看新家附近的環境。

公公的新家在學校附近,一到下午即有中學的棒球隊在附近的球場練習,雖然經常有車子會經過住家附近,但因為不是大馬路,居家環境還算靜謐,一種很閑淡的氣氛。聽公公婆婆說,早上由家裡的陽台看到旭日由東方的海平面徐徐升起,大而紅的太陽讓人在上班前總能感動地為一天的開始努力著。抱著弟弟走出門,一路上也看到附近的中學學生繞著學校外圍慢跑著,老媽子看著日本的中學女生的裝扮似乎和台灣沒什麼太大的差異都有著參差不齊遮眼的長髮。一路走到路的盡頭才又緩緩地繞回來,來回幾趟後弟弟終於在老媽子的懷裡沈沈地睡去。

從前公公婆婆家沒有自己的浴室,洗澡都是到附近的公共浴池,而且洗的是溫泉喲!這回新家雖然有了浴室,但這一天人數眾多,大家輪流洗澡可能要花掉不少時間,所以婆婆決定開兩台車到附近的公共溫泉澡堂洗澡,因為公公及老爺出門去了,無法與我們同行,我們一群四個大人五個小朋友就這麼浩浩蕩蕩地出發了。

這是弟弟第一次洗溫泉,不知道會不會像momo姐姐一般,哭得無法遏止。弟弟有點怪,在台灣幫他洗澡時,他總會很開心地入浴,但場地一換到日本就毫無理由地狂哭,連抓都抓不住,老媽子始終搞不懂到底有什麼不同呀?如果對洗溫泉無法適應還可以想像,但連使用家裡的嬰兒澡盆洗ㄅㄥˇㄅㄥˊ時都是如此,回到台灣後又一切恢復正常,老媽子搞不清楚到底那裡出了問題?

一家人到了溫泉浴池,陸陸續續地準備進入溫泉池泡澡,老媽子先帶著弟弟在更衣室等,婆婆帶著momo先進去了,這回momo已經駕輕就熟,去年洗溫泉澡時大聲哭鬧的情形已不復見。倒是弟弟,因為日本氣候乾燥,原本的異位性皮膚炎似乎益發嚴重,不管老媽子怎麼擦乳液,總不及弟弟因為乾燥發癢而抓到發紅脫皮的程度。在更衣室等待時,不認識的歐巴桑們總會看著弟弟直呼可憐,一邊也問著老媽子弟弟多大之類的問題。之後老媽子除了幫忙看顧家當,耳邊也不時聽到歐巴桑們與街坊鄰居閒話家常的內容,第一次的經驗讓老媽子實在驚訝不已,內容五花八門真的夠八卦呢!

一家大小入浴完畢走到更衣外喝飲料補充水份,更衣室裡有暖氣還不至於感覺冷,但也因為有暖氣反而令人覺得口乾舌燥,這也就是為什麼在更衣室外置有按摩椅及飲料自動販賣機,真的設想十分週到。在稍事休息後我們又一大群人搭上車準備回家享用晚餐。

by linyenhua | 2007-02-21 23:14 | 日本省親記 | Comments(6)

新電視

這次公公婆婆家搬了新家,老媽子的娘家媽媽託老媽子回日本時買實用的東西做為搬家的賀禮。和老爺商量後,我們決定換掉家裡那台已經用了很多年瀕臨報廢邊緣的舊電視,所以在台灣時老爺及老媽子就先做功課,大概要買什麼樣的電視、費用多少有了初步的認識。當然,液晶電視是不二選擇,只是要買多大呢?心裡有譜後就等回日本看家裡放置電視的地方及與電視的距離做最後決定。也不知道家裡原來的舊電視是不是知道自己即將被汰換,就在我們要去選購電視的前一晚,聲音忽大忽小地鬧起脾氣來了。

一早用完早餐,把弟弟留在家裡給婆婆照顧,我們即和公公一起出門到預定的電器行DEODEO。電視由老爺和公公討論,老媽子就帶著momo在店裡逛逛,除了電視以外,和老爺早已決定要由日本買DV用的TAPE及家裡用的有線電話機。幾年前我們也曾由日本買一般的電話機回台灣,通話品質不錯。一回很會利用時間的老爺,在家裡的以電話和在娘家的老媽子通話時,累到說話說到睡著,手裡的無線子機就這麼泡到浴缸裡,從此一命嗚呼。之後我們以公司年終尾牙所取得的戰利品換過幾次電話機,只是品質一直不穩定。每每和日本的婆婆通電話時,總要用極大分貝地死命高喊,或者遠在海洋那端的婆婆得冒著被公公唸的危險驚聲高喊,每每一通電話講完電話筒兩端的人都筋疲力竭,因此我們決定這次再由日本買電話機回台灣。

趁著公公和老爺還在和店裡的電器諮詢人員討論的過程,老媽子帶著momo到處晃,剛好看到店裡的電視播放著湯姆克魯斯主演的mission impossible,老媽子乾脆和momo就這麼坐下來再觀賞一次日文版的內容。結帳時老爺發現去年在這一家電器店購物結帳時我們辦了一張會員卡,那時候詢問時是不需要會員費的,但今年帳單可來了,會員卡必須繳付會員費,看來好像只有第一年免錢?回家前我們順路再到銀行打算完成昨天未完的手續,這回老爺可帶齊了印鑑及更改好地址的駕照,心想應該不會花太多時間,但事實總不如預期來得順利。

光是等又是一件苦差事,等到輪到老爺時又花掉比昨天更多的時間,行員由電腦查出老爺還有一個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戶頭,後來問過婆婆後才知道那個不知的戶頭是婆婆為了老爺的保險辦的,平常幾乎都不使用,被銀行判入"死"戶頭,如果要一併更改這個戶頭的住址的話,就先再辦一次手續把這個戶頭給"起死回生",當然"起死回生"這個動作是不可能免費的,這個時候我們已經等了快一個鐘頭,看得出來老爺已經快不耐煩,連原本等在外面的公公都覺得"為什麼這麼久"而跑進行裡確認。最後詢問行裡的資深人員決定原來那個已經被判"死刑"的戶頭就這麼放著什麼都不動,以快點結束這一趟長得可以的住址變更。天哪!只是變更戶頭的住址,我們花了將近一個鐘頭。

以前我總以為日本生活的步調及節奏過於緊張,現在發覺那並不是全貌。對不常住於日本的老媽子來說,看來還有很多老媽子不是那麼清楚的地方,處處是驚奇、也處處是學習。

by linyenhua | 2007-02-20 23:17 | 日本省親記 | Comments(0)

辦事出門去

這次回日本還有一點不太一樣的地方,公公婆婆在去年九月時搬了新家,所以這回我們回去的地方是一個老媽子全然不知的新住所,一路上老媽子充滿好奇。對老爺來說另外一件好事就是我們那一大堆行李不用再搬得上氣不接下氣地爬上漫漫的五層樓,當然老媽子也不用抱著弟弟地爬上對老媽子來說像天梯般的長路。

新家的新氣氛,老媽子多多少少覺得好奇。一個不再緊臨馬路的地方,讓我們在夜晚入睡時不需要再聽到警車以廣播器警告加速逃離的車輛靠邊停車的吵雜聲。也因為搬了新家,老爺許多必須要自己回來辦理住址更新的証件,也成為我們這次回日旅程的目的之一。在回到家裡之前,老爺先到家裡附近的銀行辦理戶頭住址變更,不過因為身上沒有已變更住址且附有相片的証件以茲証明,老爺在抽了號碼牌等了半天的結果後才知道徒勞無功。以銀行的服務來說,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是鄉下地方,老媽子覺得整個銀行死氣沈沈,非常安靜,每個櫃台的辦理時間大都要花上十五分鐘以上,這裡(老媽子沒去過大分及別府以外的銀行,所以不太清楚是不是其他銀行也是如此)沒有任何可諮詢的櫃台,所以該怎麼處理或該帶什麼樣的証件都得等到輪到你手上的號碼牌後才有辦法知道得清楚。我們等了三十分鐘左右才知道什麼都不能做,老爺當場快暈了,回來時還跟老媽子說,還是台灣的銀行服務比較好。

另外一點,日本最近也因為防詐欺,在轉帳手續上也從嚴處理,比如說ATM轉帳一次不能超過十萬日幣,而且每次的轉帳手續費用為日幣300元,如果只轉一千圓日幣出去,還是一樣要付300元,除此做任何的申請(如我們辦理的住址變更)都要手續費,讓早已習慣台灣生活的老爺更是不能接受,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大呼小叫的。老媽子有點混亂的是台灣的方便,讓我們無法適應日本”使用者付費”的生活。總之這一趟我們是白來了,回家稍微整理好行李,並享受婆婆早已準備好的午餐,老爺決定再出門一次先前往交通警察局辦理駕照的住址變更。婆婆要我們把弟弟放在家裡讓她照顧,所以我們帶著momo出門辦事回家時一併去採買弟弟需要的尿布(老媽子只帶了一日份,不夠的再由當地採購)。到交通警察局辦理駕照住址變更的程序非常簡單,老爺只帶了一個有新家地址的信封過去,不到五分鐘就順利完成我們原本以為會相當麻煩的程序,這一點憑良心說,老媽子覺得比台灣方便多了。

回到家時,弟弟早已因為一天的奔波行程而疲累困頓地睡了,牆上時鐘的時針及分針逐漸指向公公下班的時間,老爺決定在公公回家前再和婆婆出門一趟尋找老媽子娘家媽媽所託的藥品,就在老媽子和momo在家裡等待時,公公已回抵家門,在老媽子的調教下,momo大聲地喊著"じーじー、こんばんは、おかえり",公公擔心momo完全不記得阿公的陰霾一掃而空。

by linyenhua | 2007-02-19 23:37 | 日本省親記 | Comments(4)

2007年省親之旅_出發之日

今年回日本省親較往年不同的是多了弟弟的加入。弟弟第一次與日本的阿公阿嬤見面的時間和momo當時比起來早了三個月,所以弟弟搭大眾交通工具的狀況會是如何也讓老媽子有點擔心害怕。

由於搭的是早上八點十分的班機,老媽子一大早四點早就開始起床先梳洗更衣,接下來一一將momo及弟弟喚醒,雖然行李早已在入睡前整理並確認好,但出發前要做的事還是一樣都少不了。這次momo的小阿姨、淑貞阿姨及大姐姐配合老媽子一家人的時間,也搭乘同一班機到日本遊玩,這一路上幫忙照顧momo,讓老媽子可以專心照應弟弟,老爺好好擔任挑伕的工作。就這樣我們浩浩蕩蕩地搭上Hello Kitty彩繪機飛向不遠的國度。

momo一上飛機沒多久就昏了,連機上的餐點都沒來得及吃,倒是弟弟,老媽子為了減少飛機起飛降落時對弟弟的耳朵造成不適,特別在上機時準備了牛奶,讓弟弟可以藉由吸奶的動作減少壓差帶來的不舒服,起飛時還好弟弟邊喝邊睡完全沒有問題,但在降落時似乎就沒那麼順利,老媽子雖然也準備好牛奶,但弟弟可能剛好肚子餓,三兩下就把老媽子準備好的牛奶一飲而盡,還有十分鐘左右飛機才能完全降落的時間,全飛機就都得飽受弟弟死命哭喊的聲音,老爺及老媽子都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所有空姐也都就位,無法再幫弟弟準備下一ㄊㄨㄚ,只好懷著對全機乘客的歉意,臉紅脖子粗地安撫弟弟。哭累的弟弟在下飛機轉搭往別府的高速巴士上疲累地睡著了,這才讓我們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就在到達目的地的前二十分鐘,弟弟又睜開眼睛開始哇啦哇啦地說起話來,還好就在他開始耍脾氣的那一刻,我們已經到了終點站,看到婆婆已經在車站迎接我們的到來。

p.s.: 小阿姨及淑貞阿姨、大姐姐暫時在機場與我們分道揚鑣,在回台灣的最後一天她們會到別府與我們相會。飯店前來接機的人員正是嫁給日本人的台灣女性,在機場短短照面的幾分鐘,她非常熱心地告訴老媽子到日本來溫差不適應及小朋友萬一發燒時的對應方式。她還語重心長告訴老媽子,偶爾到日本玩玩還不錯,但在日本生活真的大不易,壓力相當大。這些話語老媽子都緊緊地記在心裡.........

by linyenhua | 2007-02-19 23:32 | 日本省親記 | Comments(4)

恭賀新禧、新年快樂

好快喲!又是新的一年(農曆年)。

老媽子明天又得和老爺例行性地搬上三大袋行李,再加上兩個難纏的傢伙,回日本省親。這回是弟弟出生以來第一次回日本,所以阿公阿嬤都非常期待。

出發前先祝各位未來的一年都能事事順利、平平安安。

by linyenhua | 2007-02-18 21:58 | 日本省親記 | Comments(8)

不可以

隨著momo的成長,媽咪對momo發出的警戒就越來越多。告訴momo這個不可以,那個不可以,有時候讓媽咪覺得很矛盾,不知道越來越多的不可以會不會限制了momo的創意發展?在小孩子的世界裡本來就不該有太多的框框阻礙他們的學習;但規矩呢?基本的道理應該要遵守吧?

每每當媽咪誇讚momo很乖很棒時,momo總會如數家珍的將媽咪曾經告誡的”不可以”復誦一遍。聽在媽咪耳裡實在好氣又好笑。

媽咪:”momo姐姐,妳最棒了,媽咪最喜歡你了。”
<還好現在弟弟聽不懂也不會講話,要不怎麼擺得平才好!>
momo:”對呀!我最乖了,弟弟最壞了”
媽咪:”..........”<算了!反正當事者弟弟都不表意見了,媽咪好像也不好說什麼>
momo:”不可以說臭爸爸、也不可以打爸爸、也不可以說ㄘㄟˊ、也不可以碰那個很大聲的,不然媽咪會生氣。”<'那個很大聲的'指的是瓦斯爐,有一回媽咪在熱湯,momo一個箭步就跑過去將瓦斯爐的火開到最大,被媽咪狠狠地唸了一頓>

真是可憐的momo,不知道隨著時間的消逝,媽咪會不會變得越來越容易生氣,momo的”不可以”也會不會像長恨歌一般,怎麼背也背不完呀?

by linyenhua | 2007-02-16 08:21 | 童言童語 | Comments(2)

自我警惕

老媽子這個週二請假,趕在過年前把頭上那窩草好好地整理。老實說,請假去剪頭髮實在不是老媽子的初衷,那種感覺有點像是老媽子在大四即將畢業前,突然警醒到大學四年來從未翹過課似乎有些遺憾,於是和同學找了一堂不怎麼重要的課溜了一般。那種身不在營,心裡卻一直存著好似做了什麼壞事般的罪惡感。這回顧不得罪惡感,眼看即將回日本見公婆,雖然是醜媳婦,但總也要整理得稍微能見人些。自從弟弟出生後,老媽子的生活空間就只剩下公司、及momo姐弟倆,一下班就急著想早點回去幫忙帶姐弟倆,老媽子自己清楚得很,和姐弟倆奮鬥一天下來會是怎麼樣慘絕人寰,就連週末假日老媽子也不敢把弟弟丟給老爺,以前只有momo時,就常因為老媽子出門十分鐘回來看到老的生氣,小的大哭,現在多了弟弟,就更難想像了。

於是老媽子下定決心,決定請一天假輕鬆地上美容院,雖然心裡有點不好意思,挑了這個星期中唯一沒有會議行程的一天出門打點。上午在家裡簡單地打掃後,老媽子悠閒地走了三十分鐘的路程到美容院,到達目的地時才剛過十二點,和設計師說明好老媽子的訴求:要剪、要燙(因為老媽子有點自然捲,平常不太會打理門面的老媽子,在洗完頭後,髮絲總會不聽話地到處亂翹),只是出乎老媽子意料之外的是老媽子這一頭短短的俏髮竟然在剪完燙完後,已是天色昏暗的下班時間。天哪!我竟然在一張椅子上坐了五個小時?本來還打算輕鬆地去咖啡店小坐一下,享受一下下午茶,在走出美容院的那一剎那,老媽子又得急急趕回阿嬤家照顧momo和弟弟了。

不過,就在老媽子在美容院裡"享受"時,也看到一位媽媽帶了兩位小朋友進來,那兩位小朋友年紀小的都比momo來得大。小男生比較調皮,會在美容院裡跑來跑去。剛開始老媽子見到媽媽願意帶兩個小朋友來時也覺得蠻訝異的,因為無法安心地處理自己的頭髮,勢必得分些心照顧兩個小朋友,姐姐還好乖乖地坐在椅子上。弟弟可能就不是媽媽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就可以喊得動,所以不時會聽到那位年輕的媽媽喝斥著弟弟,看在老媽子眼裡,感歎這位媽媽的辛勞,但事情並未稍歇,媽媽喝斥著弟弟的聲音,隨著弟弟未跟著口令動作而越來越高亢尖銳。比如,媽媽正在修剪頭髮,罩著的披風上散落一堆剛剪落的細髮,弟弟只是想走進自己的媽媽,結果媽媽高喊"你不要過來!",弟弟好像聽不懂這句話的意思,就嘗試著再往前僭越一步,媽媽的聲音就再往上高一度"你不要過來!",連喊幾聲後就變得有點歇斯底里。本來可以體諒的心,頓時消逝無蹤,老媽子側目瞄一兩眼,看起來年輕有氣質的媽媽.......

看別人可以看得很清楚,看自己就不盡然。老媽子得好好注意一下,以免被momo姐弟倆煩到自然而然變得如此晚節不保。

by linyenhua | 2007-02-15 08:47 | 老媽子的雜記 | Comments(0)

超級天才兒童

相信為人父母的應該都會有這樣的經驗,就是有人來推銷各式各類的嬰幼兒教材。現在的小朋友真可悲,為了不輸在起跑點上,竟然從零歲就得開始奮鬥了。昨天老媽子就接到一通是嬰幼兒資優xxx研究中心之類的機構所打來的電話,說明要送三本關於學齡前兒童的書及六片DVD,不過必須當面說明內容並簽收,於是就是約了一個時間請他們到家裡說明,老實說在掛完電話的那一剎那,老媽子就後悔了,一方面覺得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一方面這樣就隨隨便便地讓陌生人到家裡來實在不是一件聰明的事。不過,因為老媽子沒有任何對方可連絡的電話,也無法向對方取消這個約會,也只好硬著頭皮迎戰了。

事實証明老媽子的顧慮是對的,在對方經理帶著一堆廣告檔案夾及Notebook過來時,老媽子多少就猜得八九不離十了。經理show了一些學童在他們機構學習的成果,三歲的小朋友可以輕鬆地唸著複雜的國字(據說有識字幾千個的實力),也可以拼出蠻艱深的英文單字。老媽子耐著心把經理所要表達的內容都聽完,最後很客氣地表明這份教材不符合我對小孩教育的需要。經理非常地訝異,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是呀,老媽子從來不想要把自己的小孩教成天才兒童,更何況是超級資優天才兒童(不過,如果是天才或資優還需要我這個庸才的老媽子來教嗎?)。儘管老媽子肯定他們在教材開發上的努力及成就,但對小朋友而言也只有這幾年可以擁有無憂無慮的時光,老媽子實在不打算讓他們連這幾年的歡樂時光都陪葬掉,單純只為了滿足大人世界的成就感。

經理做了分析,台灣的幼稚園分為四類:
第一類是公立幼稚園:什麼都學不到,只能玩。不過很難能夠進到公立幼稚園,一般以弱勢族群為主。學費最便宜。
第二類是雙語幼稚園:一邊學一邊玩,學費次便宜,可以學英文。
第三類是全美語幼稚園:全部英文的環境,學費蠻高的,不過這類的小朋友在離開全美幼稚園進入小學後就很難生存,還會遇到很深的挫折感,因為小學學習的內容,基本上都是以中文為基礎,中文基礎差會影響到其他科目的學習。
第四類為貴族幼稚園:例如:薇閣之類的,學費極高,但學習的內容非常多,由這些學校出來的小朋友也非常優秀。

由這四個分類的結果,老媽子隱約感覺出,小朋友優不優秀好像和家長可以出多少錢有點關係。看來媽咪得跟momo說聲抱歉,媽咪實在拿不出那麼多錢來栽培她成為優秀的小朋友。經理問老媽子希望幫小孩上找一個什麼樣的幼稚園?老媽子連考慮都不考慮就直接回答他”不用學什麼知識,只要他快樂地玩就好”。我想這個答案應該不是一般人會回答的吧?因為他的表情有點怪異。經理告辭後,老媽子想了很久,小孩子的學業成績表現得出類拔萃就是教育成功嗎?一個學問很好,但人格及道德教育失敗的小孩是老媽子的期待嗎?培養一位資優兒童,等到他長大了是不是仍舊資優?是否可以誠實面對自己,努力去克服自己所遭受的挫折,並合群地與大家共同相處,這些東西應該都比”學問”來得重要吧?

p.s.: 談話會結束後老媽子拿到三樣東西,一是經理的名片,一是報紙大小的廣告紙,還有一本關於超級天才資優兒童的手冊(只有薄薄的幾頁),和電話裡講的內容完全不同,下次還是不要貪小便宜。

by linyenhua | 2007-02-14 23:13 | 老媽子的雜記 | Comments(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