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 07月 ( 25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ㄅㄚˇㄅㄚˊ壞壞

momo已經快兩個星期沒看到ㄅㄚˇㄅㄚˊ,也不知道對ㄅㄚˇㄅㄚˊ的感覺是否也變得淡了。心情好的時候會願意用電話和ㄅㄚˇㄅㄚˊ說說話,有時邊說邊笑,好似和什麼好朋友分享什麼快樂的事一般;心情不好的時候,她會簡略的虛應一應故事地說”ㄅㄚˇㄅㄚˊ,好,Bye Bye”即掛上話筒草草結束。

也託momo爸爸的福,讓媽咪最近每天有機會在下班後回家和momo相處,也許是相處的機會多,媽咪多多少少都會看到momo”番”到無法溝通的狀況,在勸說無效之下,只好怒目相向。敏感的momo一旦感受到失寵的威脅,立即會使出淚海戰術,直到她願意的人過來抱抱她,給她”秀秀”,她才會抑然停止如水龍頭般的淚水,確認她並未失去原有的地位與寵信。不過,奇怪的是,不論momo是被阿嬤、阿姨或媽咪斥責,momo始終在告狀時都會說”ㄅㄚˇㄅㄚˊ壞壞”,後來阿姨和媽咪觀察後歸咎於只要不在場的人都有可能成為被momo指控的寃枉者,ㄅㄚˇㄅㄚˊ最常不在momo眼前,所以理所當然就排列第一名。

跟老爺報告這件事,老爺簡直快昏倒了,看不到momo就已經快鬱卒死了,現在又被評價最容易被栽贓的人,怎麼不傷心難過。ㄅㄚˇㄅㄚˊ再不趕緊出現在momo面前,可能又要重蹈momo剛出生時的覆轍----當時momo一出生,ㄅㄚˇㄅㄚˊ就到南部出差快一個半月才回來,興沖沖地踏進家門抱著momo猛”秀秀”,momo眼睜睜地看著眼前這位完全不認識的大叔,20秒後就大哭,而且還哭到哽咽的程度,趕緊把momo再交回媽咪手中,說也奇怪,一到媽咪手上的momo就停止哭泣,搞得她老爸一度傷心欲絕呢!

by linyenhua | 2006-07-31 23:40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

小朋友們的聚會

老爺不在家,還是想帶momo出門走走,本想到射手家附近和射手一家人在咖啡廳或喫茶店之類的地方,不過射手體諒老媽子大腹便便又要帶一個小的,擔心老媽子負擔太重,所以我們改變碰面的地點,也考慮到小朋友們的作息時間不太容易掌握,所以我們只訂了一個大約的時間但很明確的地點,打算在晚一點的時間帶著小朋友們到附近的大安森林公園走走,當然老媽子也順便運動運動。反正誰先到就先等,彼此調整時間,完全沒有任何壓力。

上午媽咪和momo悠閒地在家裡輕鬆度過,在二點多左右媽咪和momo出門準備到約定的地點。也許正好是momo的午睡時間,momo竟然在上車沒多久,就響起陣陣的鼾聲,直到下車怎麼叫都叫不醒,媽咪只好一肩扛起momo,顧及到不把壓力轉嫁到肚子的弟弟上,像扛米袋似的將所momo的重量都掛在肩膀上。走了一段路到[烘培者],在那裡將momo放在椅子上後,momo仍沈溺於甜美的夢鄉,直到射手一家人到時她還是睡得無動於衷。

這回和射手約的目的是射手這回坐完月子還多了一瓶杜仲,棄之可惜就由老媽子接手繼續使用,以達物盡其用的目的。上回見到小婕時也在這地方,大約在三月初左右,那時候小婕的身高差不多和momo相仿,看來momo真的虛長小婕三個月。這回再碰面發覺小婕已經超過momo姐姐了。

小姈也一起參加了這次的聚會,老媽子第一次在醫院見到小姈時還是個剛出生的小嬰兒,第二回見面終於見識到射手所描述的健康寶寶。看來妹妹和姐姐走得是完全不同的路線。

今天momo的表現呢?由於射手一家剛到時,momo還沒起身,剛起床時還有一點起床氣,等到稍微適應現場狀況後,終於願意大開金口,只不過和小婕維持的是亦敵亦友的微妙關係。當小婕對老媽子的手機有興趣時,momo會跟小婕說”那是我ㄚˇㄇㄧˋ的”,好說歹說才讓momo願意將手機借給小婕玩,並且大方地介紹手機上的照片是momo,不過三不五時momo總會提醒媽咪”小婕這樣玩會弄壞媽咪的手機”,其實momo的擔心全是多餘,因為媽咪的手機早被momo摔到有點殘障,要壞不壞,要是全壞了媽咪還可以冠冕堂皇再買支新手機,沒全壞只是偶爾收訊不佳才讓媽咪覺得困擾。

四點半左右我們打算往大安森林公園移動,今天的第二個目的就是要讓momo這些小朋友們可以在公園裡耗費一些體力。今天下午的天氣已經沒了中午時的熾熱,涼涼的風伴著日暮西出的微陽,天空上部份地方也積著厚厚的雲層,一段路走下來並不會讓人覺得疲累,還挺舒服的。

我們只走了半圈左右,來到了音樂台前稍做休息,一路上小姈睡得香甜,中途一位婦人見小姈健康可愛,也盛讚小姈有一付福氣的大耳朵,不過這一碰卻把小姈給碰醒,被擾了清夢的小姈自此似乎就有一陣沒一陣的。音樂台前小婕和momo分別大口大口地飲著投幣買來的礦泉水。小婕對車子興趣特別濃厚,每一台經過身邊的車車多少都會受到小婕的青睞,小婕的興趣真的有別於一般的女孩子,老媽子覺得很有特色。

昨天即和momo的阿姨說好今天晚餐全家在外用餐,在外面的momo阿姨先到大安公園和momo及老媽子會合,再一起到餐廳。只是一直連絡不到momo的阿嬤,所以也不曉得該如何是好,最後才知道阿嬤已經將晚餐準備好等待momo回家用餐。既然如此,在射手一家和我們道別後不久,我們也準備打道回阿嬤家囉!

總覺得今天下午和射手還有許多意猶未盡的話題,不過一邊說話還要一邊照顧身邊的小麻煩,許多話題就這麼被中斷,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才可以毫無顧忌天南地北地聊呀?

by linyenhua | 2006-07-30 21:06 | 老媽子的雜記

再加油一天

老媽子在這一週即將滿37週,換句話說,過了這一週老媽子得隨時準備進醫院生產。這一陣子恰巧工作特多,老媽子的狀況讓一起工作的同事們分擔了不少,老實說有點不太好意思。

當時和老爺約好進入八月份後,老媽子得乖乖待在公司,不再到現場亂跑,萬一臨時陣痛,可能也會造成同事們困擾,即使不是即將分娩,挺著這麼一個大肚子在現場走來走去,大概也會讓週遭的人倍感壓力吧?

今天單純為了一場晚上的教育訓練,老媽子一大早就和同事們到現場,白天老媽子就帶著吃飯傢伙在現場作文書工作趕在中午左右傳回公司整理成完整的規格書,下午就繼續趕著另一個案子的畫面製作,有點感覺真的時間快不夠用,老媽子一休就是兩個月的假,萬一真的沒做完對工作進度影響甚大,下週起就利用不出門的機會,好好把這些該規劃的文件好好趕完,老媽子可真的不希望一邊坐月子一邊帶小孩還得一邊打著工作文件。

生momo時就是這樣,老爺剛開始執意不將老媽子的notebook帶回家,最後反而是自己有工作求於老媽子只好乖乖地把NB帶回來,還被老媽子說了一頓,原本不准老媽子在坐月子期間工作的人,最後卻是讓我最忙的元凶。

也許媽咪肚子裡的空間已經越來越小,弟弟胎動的狀況就是蠕動,經常會讓媽咪週遭的器官遭受推擠,很不舒服。主治醫師建議老媽子多運動,週末又一場現場測試,爬上爬下的機會很大,老媽子就利用這最後一次現場出差的機會,好好地來運動一下吧!

by linyenhua | 2006-07-28 23:30 | 老媽子的雜記

36週又三天的產檢

上週的產檢護士記錄為36週,這週記錄為36週+3天,這個應該比較正確吧?

按照上回掛號拿到的號碼,這回拿的是57號,知道在六點半刪到診療室的機會無望,也就打算慢慢過去。老爺今天剛好結束台中的工作返回台北,很樂意地願意陪老媽子到醫院排隊等待。由於打定主意不再這麼急急忙忙地趕到醫院,我們步出公司時已經七點多,到達醫院時也已經七點半左右,我們決定先完成基本檢查程序,再去解決晚餐,接著再乖乖回診療室前開始漫長的等待。

由於老爺身上揹著大包小包的行李所以沒走遠,就直接在醫院大廳旁的餐廳用餐。由七點半LED上顯示的11號,吃到餐廳打烊(晚上八點半)再回來,LED上顯示的是18號,可想而知老媽子的57號似乎遙遙無期。沒辦法!也只能乖乖地坐下來等囉!老爺因為無聊,老媽子只好陪著她一直說話,老媽子心裡啼咕著怎麼會有這麼多話可以說呀?其實更讓老媽子在意的,是老爺子的大嗓門,大喇喇地說著日文總多多少少地引來其他等待家屬側目(也難怪!等這麼久本來就會心情浮躁,還得受這種不請自來的噪音污染,心情自然down到谷底......)。老媽子一邊回應著老爺的話語,一邊用PDA上網看看網誌及e-mail,其實還挺忙碌的。十點多終於聽到老媽子的名字被叫進診療室。這週的檢查比較單純,只聽心音而已,所以進診療室後五分鐘,大概就結束檢查程序走出診療室大門。出門時所看到的景象是,外面等待的人已經走得差不多了,老爺呢?正在一邊做體操呢!

檢查結果:
尿糖:-(正常)
尿蛋白:-(正常)
體重:56kg(比上週多了0.5kg,總共增加了八公斤)
上週做的乙型鏈球菌篩檢:正常
醫生囑咐:多運動好讓弟弟可以順利地提早報到.......(弟弟加油喲!媽咪快揹不動了)
下週掛號號碼:55號(老媽子考慮是不是該請半天假,好可以在六點時準時出現在診療室,這樣才可以趕上前三十分鐘的先到先看?)

by linyenhua | 2006-07-27 23:22 | 老媽子的雜記

絕食?抗議?

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新聞,大概就是即將因連續兩學期二一而被輔大退學的大二學生黎文正在中正紀念堂靜坐絕食抗議的新聞,老媽子對這條新聞雖只瞄過幾次,但卻有些感想不得不發。

這件新聞讓老媽子發覺原來自己已經不再年少、不再輕狂,也不再那麼的熱血澎湃。回憶起最後一次在中正紀念堂前跟著大家一起嘶吼起因於大三那年彼岸的天安門事件。為聲援天安門廣場前的抗議學生們,我們也在台灣的中正紀念堂廣場與對岸相呼應。老媽子不得不承認那時候的感受頗有民初五四運動時期的熱情與激動,當然五四運動老媽子無幸參與,但由書上字裡行間所傳達出的感情就與那時候在廣場前聲援六四的激情相當。至今老媽子仍無法對當時的行為舉止作任何評斷、下任何註解,因為那就是年輕,老媽子深切知道,這種年輕的衝動與激情將永遠隨著老媽子的年紀漸漸埋入記憶深處。

在這次黎文正同學的舉動當中,老媽子不想對他個人的理想與執著作任何的評論,因為老媽子曾經年輕過,知道這也會黎同學在他一生中終身難以抹滅的記錄與回憶。只是不同的是,我看不到這種行為舉止所著墨的正當性,或者他所要表達的深切意義。也許老媽子所知有限,到目前為止,老媽子也只知道黎同學絕食的目的只是要阿扁親自接受一份二十名同學簽署的建言書,除此之外,所能提到的大概和目前坊間批評總統聲浪的言辭沒什麼兩樣。老實說,老媽子不認為總統應該親自到廣場前去接受這份建言書,也認為媒體又浪費太多資源在這件事情上塗鴉,導致單純的事情似乎變得更雄糾糾氣昂昂的,也把它變得更合理化。老媽子的腦海裡突然出現的是如果媽咪拒絕momo買玩具的要求,momo也以類似的激烈手段逼媽咪就範,媽咪應該這麼聽話服從momo的指示嗎?我想答案應該是否定的。

更好笑的是中正紀念堂又成為媒體閃光燈的焦點,一堆政治人物開始往那邊聚集,我不太懂這些舉動是為了支持黎同學舉動的正當性,還是增加政治人物本身的曝光機會?老媽子越來越搞不清楚,是媒體操弄了這個事件,還是一堆人(包含當事人及外圍的不相干人等)在利用媒體?

老媽子支持學生們熱情地參與國是建言,學生的理想才能夠平衡被社會琢磨得體無完膚的現實,但卻不認同用這樣激烈的手段方式。其實,黎同學可能無法意料因為他的熱情執著帶給父母的卻是另一種精神層次的折磨,這應該拜台灣媒體”亂彈掃瞄功”所賜吧?媒體將鏡頭延伸到黎同學的在校成績及身家調查,不知道這是不是也屬於絕食抗議的初衷之一?

老媽子始終認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該是循序而進的,如果連最基本的修身都無法達到就想進入治國平天下的境界,是不是也很容易因為基磐不穩而全面傾倒?如此又怎能服人呢?

by linyenhua | 2006-07-26 23:07 | 我看之我見

倚賴

momo最近越來越倚賴媽咪,小姆媽的園長也提到momo最近的行為有點退化現象,原本自己會且可以做的事都不願意自己來了,一定得仰賴特定的人才能確認自己存在的價值及安全感,應該和媽咪快要生產有點關係。這一點媽咪倒是頗有同感!

最近幾天起床時,momo的第一句話一定是”ㄚˇㄇㄧˋ不要換衣服服”、”ㄚˇㄇㄧˋ不要上班班”之類的,然後就一頭鑽進媽咪的懷裡要媽咪抱抱,現在上班前反而是怎麼安撫momo成為最讓媽咪費心且花時間的事。每天總要想很多的理由和話語說服momo,讓她願意高高興興地和媽咪說再見。

今天早上是momo把媽咪叫起床,其實媽咪已經有點睡過頭了。momo起床發現天亮了即開始哼哼哈哈,看得出來心情不甚好,她知道天亮媽咪起床後就準備要跟她道再見。先是讓我抱了一陣,怎麼樣也不肯鬆手去找阿嬤,阿嬤怕媽咪來不及只好強行帶她到家裡附近去坐電動搖搖車,momo就這麼一路哭著下樓,後來聽隔壁的阿姨說碰到momo時,momo是一付哭喪的臉,看到誰也不打招呼。

momo對媽咪肚子裡的弟弟似乎態度也開始轉變。以前看到媽咪的大肚肚會說”ㄚˇㄇㄧˋ的肚肚好大喲!”,現在則改口為”弟弟長得好大喲!”,並不時到媽咪面前安撫著媽咪的大肚肚,並輕聲叫著”弟弟”。我想她已經漸漸知道她必須和弟弟和平相處,否則會得罪許多週遭的人,雖然媽咪不喜歡momo因為怕惹火週遭的人而善待弟弟,不過似乎也沒有更好的辦法。momo與媽咪對話的內容似乎也隨著弟弟即將出世而改變當中,她會告訴媽咪”我喜歡媽咪”、”我喜歡阿姨”、”我喜歡阿嬤”。在行為上倚賴媽咪的程度也比以前更深,吃飯要ㄚˇㄇㄧˋ餵、喝水要ㄚˇㄇㄧˋ倒,連上廁所也要ㄚˇㄇㄧˋ處理,唯一她會找ㄅㄚˇㄅㄚˊ的就是臭臭的時候,很可惜我們家的ㄅㄚˇㄅㄚˊ仍就對臭臭退避三舍,最後還是得ㄚˇㄇㄧˋ出場處理。當momo不乖,惹得媽咪要生氣時,媽咪會先警告”ㄚˇㄇㄧˋ要生氣囉!”,momo會很識相地乖乖地停止頑皮,然後仰頭問媽咪”ㄚˇㄇㄧˋ不要生氣好不好?”弄得媽咪的確無法再生氣。

媽咪趁著阿嬤和momo還沒回家之前趕緊先出門了,怕momo回家後又抓著媽咪不放(唉!真是可悲!)。上班途中媽咪還是不放心地打了通電話回家,阿嬤說回來經過門口守衛,守衛爺爺說”媽媽已經上班班了”,話一出口,momo又開始號淘大哭,在和阿嬤講電話的同時也聽得到momo在一旁不高興地哼哈著。阿嬤把電話交給momo後,momo先是哀怨地叫著”ㄚˇㄇㄧˋ”,接著又連續說著”momo哭哭,一直叫ㄚˇㄇㄧˋ、ㄚˇㄇㄧˋ”,媽咪知道momo的意思,先安慰她要聽阿嬤的話,等媽咪下班後再回去找momo,沒想到這樣說讓小公主心情大好,也很爽快地回應媽咪”好!”,還叮嚀媽咪”要再回來喲!下班班開車車回來喲!”,然後很開心地和媽咪道再見,媽咪實在不知道為什麼momo的情緒可以變得這麼快,或許她確定媽咪不是拋棄她了吧?

在電話還沒全掛的時候,媽咪聽到momo回頭跟阿嬤說”我要睡ㄍㄠˇㄍㄠˊ”,看來鬧完後,她打算睡個回籠覺了。

by linyenhua | 2006-07-25 23:11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

午夜夢迴

momo最近總會在半夜醒來動一動,而且起來時還不是睡眼惺忪,那種感覺有點像迴光返照似的,突然精神奕奕地跟你說話,然後又可以馬上躺平打呼.......

由於怕睡姿不好的momo在睡夢中不經意地飛來一腿打中媽咪肚子裡的弟弟,所以媽咪總是背對著momo。前天momo半夜兩點半起床,由於看不到媽咪的臉,也不知道媽咪是不是在睡覺,所以站在媽咪身後搖著媽咪,等媽咪回過頭看時,momo已經睜著偌大的眼睛盯著媽咪瞧。問了momo怎麼了momo也沒回答,只好再把她抱回床上躺平,momo在躺下的那一刻,小小聲地跟媽咪說"kitty",看來momo似乎是起來找她的kitty玩偶,媽咪允諾幫她找找看,只是媽咪才離開床沿,momo就沈沈入睡了。

而今天在半夜四點左右momo又起來坐在媽咪的腳後,也許是心電感應,媽咪竟然自動起床看她想做什麼,momo下床打開房門,然後回頭告訴媽咪”等一下再回來”,看起來似乎是朝阿姨的房間走去了。媽咪跟出去看時,momo已經由阿姨房間低著頭地快速走回房裡,嘴裡叨叨唸著”阿姨在睡ㄍㄠˇㄍㄠˊ不要吵她”,進房後也不管被她吵醒的阿嬤在跟她講什麼就”砰”的一聲把門給關上了。等到媽咪再次打開門跟阿嬤說沒事後回頭打算打發momo睡覺時,拜託!momo早就呈大字型開始打呼睡大覺了,媽咪要做的只是把她往邊邊稍稍挪一下,給自己騰出些空間。

阿嬤說momo這種舉動一點都不奇怪,momo曾經半夜起來上廁所後就坐在床上一直說話一直說話,說到愛睏的阿嬤都快要抓狂。momo白天話可能說得不夠,還得利用夜深人靜的時候來大肆演說一番吧?

by linyenhua | 2006-07-24 23:28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

我家有個迷信男

民間有個傳說,孕婦的房間裡的東西是不可以隨便亂動的,因為孕婦的床上附有胎神(也就是所謂的床母),隨意亂動孕婦房裡的佈置是很容易讓胎兒不保。老媽子原本挺鐵齒的,不過歷經一次懷孕27週的死產經驗,只要老媽子可以配合,都保持寧可信其有的態度,儘量遵守老人家所流傳下來的規矩。因為那次的死產經驗就是我們在房裡釘了東西以後發生的。

那天我們到B&Q採購了一個櫃子,拿回來後就在房間裡敲敲打打組合起來,當時有朋友來電聽到家裡這麼吵還問我們在什麼,據實以告後,朋友驚訝地問到”你正在懷孕,怎麼可以在房間裡敲敲打打?”,我還以不信邪的口吻回答著”還好吧!我不太相信這些有的沒有的。”。當天晚上躺在床上時,我還對著老爺說”奇怪!今天妹妹的胎動怎麼會那麼地劇烈”,不過因為一陣猛踢狂打後即恢復平靜,沒什麼經驗又粗心大意的老媽子也就沒再多費心,不知道那是妹妹告別媽咪的最後掙扎,直到兩天後的產檢,老媽子才因為醫生聽不到胎心而心煩意亂,痛哭失聲在超音波台上。

等到一切歸於平靜後,老媽子跟老爺提起這回事,也提到台灣人的習俗裡有這麼一個說法。老媽子沒有什麼太大的用意,只是單純當作一種經驗讓老爺知道。沒想到老爺卻一直記著這件事.......

一天家裡浴室裡的燈壞了......
老媽子:”可能要找人來修囉!”
老爺:”沒有關係嗎?”
老媽子:”什麼關係?”
老爺:”這樣會不會對肚子裡的弟弟不好?”
老媽子:”修理浴室的燈和弟弟有什麼關係?”
老爺:”你不是說懷孕時不可以隨便動家裡的東西?”
老媽子:”是說不要隨意搬動房裡的東西,但沒說浴室的燈壞了不能修呀?要不然怎麼洗澡呀?點蠟燭嗎?”<突然恍然大悟>

老爺一直嫌家裡大門的鎖很難開,想要再換個新鎖....
老爺:”是不是該建議換個新鎖?這個門好難開關喲!”
老媽子:”隨便你呀!反正我可以接受,你不能接受就換吧!”
老爺:”呣!算了,現在家裡還是不要有什麼變化比較好!”<自言自語地給了自己答案>

過農曆年前,老爺突然發現大門上還貼著舊春聯.....
老爺:”我們今年不用換春聯吧?”
老媽子:”為什麼?有收到銀行送的免費春聯耶!換一換才會有過年的感覺呀!”
老爺:”你現在懷孕,還是什麼都維持現狀好了!”
老媽子:”拜託!怎麼又跟這個扯在一起?”<心裡嘀咕著,不知道你會不會也覺得每個月銀行戶頭的數字不一樣也是一種變化?>

前陣子老媽子把放在五股的書陸陸續續地搬回家.....
老媽子:”歹勢!再麻煩你幫我搬囉!”<有孕在身就是最好的藉口>
老爺:”搬回家沒有關係嗎?”
老媽子:”什麼關係呀?”
老爺:”這樣家裡的東西就要移動沒有關係嗎?”
老媽子:”還好吧!有那麼嚴重嗎?”<也突然知道老爺在想些什麼......>

一天我們到家樂福採購家裡所需的物品,老爺看中了一張可以放置在床上的涼席.....
老爺:”買一張涼席在夏天應該對睡眠有點幫助.....”<猶豫中,正在考慮是不是要買>
老媽子:”好呀!要不我們家的床實在睡起來有點熱.....”<老爺看中的那一款有點淡淡的藺草香>
老爺:”買了會不會有問題?”
老媽子:”什麼問題?看清楚有沒有瑕疵再買不就好了?”<老媽子有點搞不懂老爺的問題>
老爺:”不是啦!在房間多放一張草席會不會對弟弟有影響?”
老媽子:”!@#$%^&*(”<心裡嘀咕著,你會不會太走火入魔啦!>

by linyenhua | 2006-07-23 23:08 | 我們家老爺

聚餐

一天老同學上msn跟老媽子打招呼,自去年六月初的同學會後,大夥兒又隔了一年多未連絡。老同學會上來打招呼純粹由另一位老同學處得知老媽子即將臨盆。老同學們本來還打算著是否利用近日再舉辦二天一夜的旅遊,現在知道老媽子已經大腹便便,看來計劃已經不可行,老媽子突然覺得不好意思,似乎掃了大家的興致,索性建議來個家族聚餐。想不到老同學辦事效率之高,沒多久即敲定時間及地點,不過,這次可以參與的同學大概就只有幾位經常連絡且住在台北的同學們了。

原本以為老爺會在週六晚上才回台北,所以和同學們約好,老媽子和momo搭同學的便車一起赴約。不過,週五晚上老爺突然告知時間變動,週五晚上回台北,週日一早再出發到台中,也因為這樣的時程調整,老爺可以帶我們赴約,相對也減輕老媽子不少帶momo的負擔。最重要的是,週六正好是momo外公的忌日,所以也可以留在阿嬤家裡幫忙拜拜的事。

中午吃過飯後就讓momo先小睡一會,因為晚上的聚餐約在六點,地點是三峽皇后鎮森林遊樂區。因為大夥兒都帶有家眷,保留一點時間各自安排各家小朋友的活動。momo在預定時間內起床,我們一家在下午三點半左右出門,剛睡醒的momo原本心情不是很好,不過一聽到要帶她出去玩就高興不已。到達皇后鎮森林時差不多是下午四點多,當時的陽光已經比中午的熾烈豔陽和緩許多。剛開始進入時覺得這個地方並不大,老爺說這麼迷你的地方還需要一佰元的門票實在有點貴,但知道門票可以抵餐飲費用時,就覺得挺划算的。一進入大門之後,發現有一個大型的游泳池,老爺即大聲哀叫”沒有帶泳衣”,而從未游泳過只洗過溫泉浴的momo,站在游泳池前一步也不願意離開。老爺本來以為momo因為酷熱想要踏入涼涼的水池解熱,想確認momo真正的想法,詢問momo的意見後才知道,momo只想在一旁觀看,但自己卻一點也不想下水玩。d0057071_021079.jpg<圖片說明:momo在下午五點泳池休息時間,趕緊往池邊一站,要我們幫她留下倩影。手上抱著的就是日本的阿嬤在今年回日本時送給momo的Kitty。>

我們循著遊園地圖,往露營區及小木屋區走去,發現週末還有許多人攜家帶眷到這裡餐風露宿一晚,旁邊也有日式烤肉區,帳篷及烤肉用具都可以直接在園內租用。由另一條小徑可以蜿蜒而下到臨近的小溪,不過礙於老媽子的不方便,往溪邊河床探險一事,也就這麼自然而然地打住。雖然,日暮西山的夕陽已經沒這麼有殺傷力,但怕熱的momo還是無法忍住,最後只撇了一句話”我要回家”。

這時同學們也陸續到達,五個家族再加上同學的妹妹一家,總共六個家族十一個小孩,這當然不包含老媽子肚子裡尚未出世的弟弟。我們陸續點完餐點,老實說這裡的餐點並不便宜,但卻很美味,老爺讚賞不已,最後吃到盤底朝天。用餐時看到的景象,似乎不管到那裡看到都是一樣的,每個身為爸爸媽媽的,總是先考慮到小朋友們的需求,大一點的已經可以自己處理,小一點的話就免不了要多一份照顧。不過,今天的momo倒是很乖很聽話,自己乖乖地喝湯吃麵包,想吃魚的時候就讓媽咪一口一口地餵,最後媽咪的晚餐是和momo一起分享完的。所有的哥哥姐姐都圍著一隻昆蟲觀察半天,momo還小卻也跟著哥哥姐姐的後面靜靜地跟著、看著,一點也不妨礙大家。

大人們則圍在一起談論著近日社會上的事及同學們彼此的近況,當然也少不了爸爸經及媽媽經囉!餐畢閒聊後顧及小朋友們的睡眠時間,各家帶著小朋友們各自回家。momo果然在上車沒多久後就沈沈入睡,直到把她抱上床都沒有感覺,看來得等到明天才能幫她洗澡了。

回家的路上,老媽子突然發現,以前是老煙槍的同學們似乎已經全都戒掉了?看來當爸爸的力量還是很大的!老爺送我們回阿嬤家後,就急急回台北去,明天一大早老爺還得到公司整理資料再出發到台中現場。老爺認為雖然這麼急急忙忙,行程緊湊,但也挺充實的。老媽子誠心感謝他下午的幫忙,要不只有老媽子一人雖然交通不成問題,但一個人照顧momo還是挺費神的。

by linyenhua | 2006-07-22 23:03 | 同學會

阿美姐事件的省思

不知道這個新聞打了多久?只是一次公司的午餐聽到同事談論著,對這些新聞有點嗤之以鼻的老媽子,一點都不想看到這個沒什麼營養且浪費太多社會資料的爛新聞。

不知道大家是否記得阿美姐是怎麼發跡的?阿美姐當年因年幼的女兒在賣場過生活,被發現孤苦無依的流浪女竟然有一位家財萬貫的老媽,也因此才讓世人知道原來這個世上還有這麼一位狠心不管自己女兒的奇特人類存在著。阿美姐的小女兒今年也已經由國中畢業,但阿美姐卻渾然不知,同樣為人母的老媽子實在難以想像這是一位什麼樣的母親?

當時媒體採訪阿美姐時就問到她為什麼棄養自己的親身女兒?她的答案很冠冕堂皇,但卻令我們聽得啼笑皆非,她說小女兒是天生的惡魔,留在身邊會影響她,所以她才把小女兒送走。老媽子不懂的是如果自己生出了惡魔,那麼自己本身又算什麼?不就是惡魔的媽嗎?這又有什麼好在意的?

阿美姐寧可把自己憑空得來的巨大遺產送給完全沒有任何親戚關係的小白臉,卻對自己的骨肉不屑一顧,實在難以想像,老媽子想與其說她生了惡魔女兒,應該說她自己花了大把大把的銀子請來一堆幫她散盡家財的蛇虺魍魎才是!阿美姐在鏡頭前總”謙稱”自己是”學活”的人,天知道那本經書裡的那條佛法要她捨棄自己的親骨肉而追求最不切實際的帥哥小白臉?每回轟轟烈烈地結交一位男友就大肆發散新聞,等到最後落到痛心疾首時才又把亡夫的肖像拿出來現,拿出來追悼,老媽子實在很難接受這種不算正常的舉動.....

更可笑的是,還有一堆頭腦應該清醒的媒體,竟然也願意隨著阿美姐起舞,用這些沒什麼營養的鏡頭來殘害我們這些正常大眾的身心?社會的亂象已經夠多了,拜託請不要再污染我們的身心!

by linyenhua | 2006-07-21 23:32 | 我看之我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