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自由

住院以來的第一個清晨,原本是個可令人期待的一週最後上班日,現在沒了期待的心情,直接向公司告假。
媽咪托阿姨在上班前拐個彎帶些momo需要的物品及媽咪的Notebook到醫院來,因為今天意外地請假,怕擔誤原本答應給客戶的東西,想利用momo休息的時間趕點工在今天工作時間結束之前寄出去。阿姨小心地深怕吵醒我們似的,不過,媽咪還是起身看看向醫院訂的早點來了沒有。這是專門為小momo訂的,前一天聽了營養師阿姨的建議,所以也好奇地想看看經過營養師阿姨巧手調配後的營養早餐會是什麼樣子,也好作為日後準備momo餐點時的參考。
今天的早餐主食是稀飯,稀飯上舖設是炒蛋及剁碎的薑絲與豬肉,還散落著一些細碎的胡蘿蔔,好奇的媽咪偷嚐了一口,還不錯!想想不挑嘴的momo應該不會排斥才是。
護士阿姨也送來了momo的藥水,這幾天不倚賴阿媽,媽咪已經可以駕輕就熟地餵你吃藥,只是momo也很聰明,只要感覺到媽咪改變抱你的姿勢,馬上嚎啕大哭地反抗,就像這次強烈反抗的結果,藥還未入口,早上剛吃的早餐就全部吐出來了,這下可好,媽咪趕緊收拾擦拭更換已經弄髒的衣服,結果,momo的反抗並沒有得到任何好處,因為護士阿姨很有效率把該吃的藥補上了。
早上第一次量的體溫已經逐漸恢復到正常程度,小momo起床時也回復到原本活力,看著電視上的YOYO TV開始哼哼唱唱,因為點滴打在腳上無法站立,吊著點滴也不好到處遊盪,一整天可以活動的空間就僅侷限在小小的空間,可愛如妳竟仍然可以坐在床上扭著屁股隨著音樂律動。
上午就我們母女相互依偎,你想站時媽咪就抱抱你,就這樣磨蹭著時間就過了大半;下午阿媽帶著水果過來了,momo 很高興地向阿媽撒嬌,這時在台中出差的爸爸也來了電話,告訴我們他提早回台北,先回家幫媽咪簡單打掃及洗一堆還沒有時間清洗的衣服後,就過來陪我們在醫院一起過夜。
晚上阿姨帶著便當過來後,就和阿媽一起回家囉!不知道是不是身體尚未回復完全,小momo很早就入睡,這一夜媽咪仍舊反覆起床幾次確認momo的體溫,看來這次momo一夜好眠。

# by linyenhua | 2005-05-28 22:51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 | Comments(0)

momo加油!

剛住進醫院,就有一連串的動作。
因為在門診時就發現小公主的頭又開始發燒,一辦完住院手續,媽咪就開始往病房衝,請護士小姐先量小momo的體溫,看完結果以後就知道“完蛋了”。二話不說,請示醫生後,先灌下退燒藥,當然灌藥過程的激烈是可以想見的。不過,吃藥還只是小事,接下來可麻煩了。
依據護士小姐的吩咐,媽咪帶著momo到護士站的治療室去,一進去那裡就看到標著momo名字的點滴,心想”哇!更慘烈的要開始了”。首先,護士小姐要媽咪到外面等,帶著那麼一點不安,躡手躡腳地躲到外頭,這個節骨眼momo看不到媽媽是會哭的,果不其然,身後傳來慘痛的哀嚎,接著就看著護士阿姨帶著一支尿液的針筒退出來,“momo!對不起!媽知道你一定很痛...”說著說著,一股深深的歉意伴著酸酸的淚水油然而生。接下來媽咪陪在momo旁邊等待扎針吊點滴,因為先前抽血的經驗,先告知護士阿姨們手臂的血管很難找,果然,在嘗試一次之後決定放棄,護士阿姨詢問媽咪介不介意打在腳上,只要momo少受點苦,打在那裡不都一樣,如果因為打在腳上不方便到處逛逛,沒關係!媽咪可以抱著你走,不用擔心。
一陣折騰後,借了娃娃車將你先托給小阿姨,媽咪得回家拿你的奶奶,順便洗洗澡後再過來,還好家裡離醫院不遠,一個鐘頭後再回到醫院時,你已經沈沈地睡在小阿姨的懷裡,見你睡得沈想把你放回床上,沒想到你卻蜷縮在一起非得要抱抱才得安然入睡,看來先前打點滴抽尿液那一幕讓你受得驚嚇非同小同。
突然間,媽咪發現你的燒沒降反升,緊張的通知護士小姐再來量體溫,一看怎麼又回到40度了,不是已經吃了退燒藥了嗎?由於退燒藥必須隔八個小時才可以再吃,請教醫師的結果,只好往肛門塞退燒劑了,只是這一塞也把momo整個嚇醒,之後幾天換臭布布時,小momo還存留塞屁股的恐怖經驗而一直哭喊,真是痛在兒身,疼在娘心呀!
惡夢還沒有完全結束,護士阿姨又拿著一個塑膠袋及剪刀進來幫妳剪了一件小褲褲的樣子,為了就是要再留一次尿尿,先前那一份是為了培養細菌用的,這次則是作測試檢驗用,臨時的小褲褲終究不舒服,儘管媽咪以站立的方式抱著不讓尿尿撒得到處都是,結果似乎不如人意,五分鐘之後,媽咪的褲子全濕透了,趕緊以呼叫鈴請求護士阿姨前來幫忙,這一陣慌亂又把妳的心境擾得亂七八糟,心情不好地放聲大哭,其實這時候隔壁床的哥哥已經入睡,媽咪擔心妳這樣子的哭鬧不知道是否影響了哥哥入睡的心情?
幫妳打理乾淨後,這時才感受到深夜的靜謐,一連串的折騰momo累了、媽咪也累了。也許是不安感使然,小momo完全不願意離開媽咪獨自入睡。媽咪只好以抱無尾熊的方式抱著妳坐在床上和妳一起入睡。迷迷糊糊中依稀記得護士阿姨每隔一個小時就進來量一次體溫,等到深夜一點時,體溫已經隆到37.5度。但令人安心的時光並沒有維持很久,三點鐘媽咪起床再確認你的體溫時,又是39.7度的高燒,媽咪再次無法入眠,趕緊找護士阿姨求救。
護士阿姨帶來了退燒藥,為了不打擾已雲遊夢境的鄰居們,只好到護士站仰賴護士阿姨的幫忙將退燒藥強灌入口,妳強烈的反抗引出媽咪的不安。除了退燒藥也準備了冰沈,就在換上之時,妳被突然其來的涼意給喚醒,我以為又會是一陣吶喊,但出乎意料地,妳直挺挺地坐起開始跟媽咪聊起不是很容易瞭解的語言。不願意打擾到別人,也不願意別人打擾到我們,媽咪一手抱起妳,一手扛起點滴架帶著妳往護士站的方向去,那裡妳可以高談闊論,如果護士阿姨們工作不忙時,也許也可以加入和我們一起聊聊。
直到晨曦微現的清晨,我們可終於都累了,拖著疲憊的身心,母女倆相依入夢鄉,這時候小momo的體溫已經降到38.5度。

# by linyenhua | 2005-05-27 19:04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 | Comments(0)

落難公主

小momo在持續發燒後,終於被醫生伯伯宣判住院。
五月初帶著小momo來看健兒門診,量了體重後才發現怎麼過了大半年才多了一公斤,正常的小朋友在這個時候早應該要超過十公斤的,這個時候的小公主還輕輕地掛在八點多那麼一點點,看得為娘的心都涼了半截。回想這大半年,小momo的胃口也沒差到那裡,我們吃她也搶著吃,好像沒少過什麼,吃都吃到那裡去啦?實在搞不清楚.......
為了慎重起見,生長評估的醫生建議我們幫小momo掛腸胃科,看看是否因為腸胃的問題而導致吸收不良,因為在那之後再隔兩個星期要再回去打日本腦炎第二劑,順勢在同一天也幫小momo掛了小兒腸胃科的門診。在門診過程中,醫生簡單問過幾個問題後,給了我們一份營養記錄單,需要連續記錄三天小公主的日常飲食,除此之外還得驗尿及驗血,驗尿還好,買個尿袋貼上就解決,雖然最後還是尿得阿媽一身尿騷味;但抽血可恐怖了,小momo可能真的長得太秀氣,怎麼找就是找不到一根可以用的血管,針在夾縫中撈了半天,檢驗人員還是舉白旗投降,改由指尖刺一個洞後用最原始的方式擠壓,好不容易終於擠出需要的量,當然,過程的慘烈狀況可想而知。
就在門診結束後的隔週,也就是等著看報告的這個禮拜,阿媽打電話來說,小公主在週一清晨高燒到42度,緊急處理後一個小時候體溫已經下降,為了安心阿媽還是帶著小momo到家裡附近的診所看醫生,醫生告知的病情嚇壞了阿媽和媽咪,醫生伯伯說雖然腸病毒的症狀還沒有出來,但依喉嚨的狀況來看很有可能是腸病毒肆虐,並囑咐如果有無法吞食或者是昏睡的情況,則必須立刻回診。在等待看報告的這幾天夜裡,就在夜裡反覆高燒及退燒的狀況下驚惶度日。
好不容易等到回馬偕看報告當天的早晨,也剛好把前一次醫生伯伯給的藥全部吃完了,由於深夜高燒的狀況一直都不見改善,所以想著看報告的同時,也請醫生伯伯再確認原本疑似腸病毒的狀況,現在究竟如何。
等待時才發現怎麼最近生病的小朋友這麼多,我們雖早早等在門口,小momo排的66號,看來得等到下午五點囉!先將上週醫生給的作業交給營養師,由於記錄這段時間湊巧碰到小公主不舒服,實在不足以參考,不過,營養師還是將需要注意的內容及如何調整小momo飲食習慣一一說明,之後就進入漫長的等待。不想在門口和大夥兒湊和,媽媽帶著小momo貪婪地享受一杯咖啡,暫時除去煩擾的心境。
再回到門診,終於快輪到我們了,依照護士的指示再量了一次體重,天啊!過了三個星期沒有任何進展。本來最主要的目的地是要看報告結果的,沒想到醫生一看小momo的喉嚨後,二話不說即宣判腸病毒,然後另一位操作電腦的醫師突然提醒醫生尿液檢查似乎有什麼不正常的地方,待媽咪極度冷靜地等待最後審判之時,醫師立即說可能要住院觀察,主要原因時要確認檢查結果—尿路感染的發生原因,其實依小momo的腸病毒狀況,因活動力好、也還可以進食,所以不到住院的條件;而尿路感染若不是伴隨著腸病毒而來,可就得好好地找出最原始的病肇,因為這個很有可能就是造成小公主體重一直無法成長的元凶,如果真有其他原因,是否會在將來引發尿毒症也必須早日澄清,這會媽咪可聽得六神無主了,醫生伯伯問媽媽的意見如何,媽咪實在不能冒任何差錯的風險,即使檢查的結果無關緊要。當下接受醫生伯伯的建議,匆匆忙忙地辦理住院手續,連絡爸爸、阿媽也請阿姨晚上到幫媽咪看一下,媽咪本以為看完門診就可以回家,所以把小momo的奶粉全放在家裡沒帶出來。
這是媽咪第二次在門診過程中受到驚嚇,先前為了姐姐”松”的事,當場潸然淚下,也不管現場還有其他的準媽媽在場;這回只紅了眼眶,因為要隨著小momo一起抗戰,媽咪不能自己先倒下。故做鎮靜地和小momo說些鼓勵的話,就在這時,媽咪又發現小公主身體溫度又開始往上升高.....

# by linyenhua | 2005-05-26 23:18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 | Comments(24)

遲到的開始

終於跨出歷史性的第一步!
我原是個不擅以文字記錄生活點點滴滴的懶人,許許多多的藉口讓我這個雖是從事電腦工作的人,遲至今日才有機會開始利用這些時下流行的玩意兒記錄所剩無幾的青春。
為什麼突然想製造些蛛絲馬跡來証明自己曾經存在過呢?推敲應該和踏入人生另外一個里程碑脫離不了關係,還是小姐時也沒給自己太大的壓力逼自己往另一個死胡同跳,一路走來就這麼自自然然地走進許多人都認為理所當然的路,唯一出乎人意料之外的就是~~另外一半是個桃太郎。
從不認為自己在走入家庭後,需要辭掉手上的工作,專心去做個家庭主婦。一方面害怕自己在封閉且單調的家庭生活中,失去極富挑戰性的自我;一方面也害怕與蛻變極速的社會腳步脫節;身兼二職的職業婦女一直是我視以為當然的女性角色,覺得在家裡只跟老公伸手拿錢的角色似乎太軟弱也太沒志氣。
也許是老天爺有意讓固如我能有所領悟,在結婚後的過程讓我遇到自己難以想像的創傷與挫折。直到自己定下心來思考,才逐漸領悟到結婚後,我的生命裡不再是孤獨一人,也不再只為自己而活。
外子在結婚後曾經幾次明白告知,希望回家之後即可看到熱騰騰的飯菜,這一點對經常無法準時上下班的我來說,實在有點過於嚴苛。所以常在女同事的幫忙下灌輸外子台灣雙薪小家庭的生活模式,夫妻是多麼胼手胝足地共同處理家事等觀念,入境隨俗的壓力,逼的外子實在不得不妥協。如果不是那些與我無法結緣的孩子們讓我深刻反省,我可能還認為結婚前結婚後沒什麼兩樣,只不過回家的方向改變罷了。
因緣際會地我認識了與我曾有相同遭遇的射手,藉著一篇她發表在網路上且流傳很久的文章,我拼命地想找到她。那邊文章裡所寫的字字句句都深深地表達出我當時失掉”松”時的心境,如今想到還是多少有些心痛。這樣的緣份,將兩個原來完全不認識的人牽扯在一起,當我們連絡上時,她已經有了大小姐,而我則擁有小公主,自此話匣一打開,大小姐與小公主就成了我們倆的共同話題。再更進一步交談後有著更驚人的發展,原來我們都是黃衫客,儘管我們不曾同時存在相同的空間,但共同的背景又讓我們增加一項可談的話題。
為什麼在這個起頭要提到射手呢?因為她對這個歷史性的開始有著難以抹滅的功勞。在她的經驗分享下,我提早實現成為園丁的計劃。希望接下來可以像射手所說的,持之以恆地讓這個園地漸漸地成長茁壯。當然也希望藉著這個園地讓我所認識或不認識的朋友們得以分享彼此的經驗,成為大家交換心得的橋樑。

# by linyenhua | 2005-05-25 00:06 | 縁起 |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