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診

和醫生伯伯相約的日子眨眼間就這麼到了。
由於看診前需先收集momo的尿液,送檢驗科再做一次檢查,所以媽咪在出發前猛灌momo開水,眼看時間差不多了,媽咪一把抓起momo吹著口哨,就是希望可以幫助momo儘早排尿,順利地收到該收集的量。好在在小momo開始不耐煩之際,等待的結果終於出來了。
整理好簡單的東西,就這麼出門去,小momo高興地哼唱著,天真地以為媽咪又要帶你出門玩耍,配合著妳的好心情,我們一起哼著彼此都不知道的歌曲,往醫院邁進。一到醫院第一關就是到檢驗科,排隊領了檢驗單據及試管,媽咪把準備好的東西倒到試管後,接下來就是等待門診檢查而已。
到達門診時,外面已經有許多小朋友了,媽咪把你放在揹巾裡,實在不想讓妳到處亂跑,一方面最近腸病毒猖獗,一方面也是因為醫院是最容易受到病菌感染的地方。果然,在等待過程中發現許多小朋友都感染到腸病毒,小momo才剛從腸病毒的惡夢中回復,等待過程中媽咪等得提心吊膽、戰戰兢兢。
突然間,護士阿姨叫了momo的名字,媽咪箭步向前,將小momo抱起就往候診室衝。醫生伯伯給了momo一張Do Re Mi的貼紙,momo開心地向醫生伯伯點點頭道謝,醫生看過先前的尿液檢驗結果後告訴媽咪,尿液裡的白血球已經比先前來得少,顯示狀況有改善,但是以小momo的狀況來看好像還不是很穩定,所以要媽咪下次在小momo發燒時一定要先帶回醫院在看診前先做尿液檢查,怕仍有潛藏的泌尿道問題未發現,不過,至目前為止暫時可以安心,所以不再做追蹤。整個看診過程momo都很乖,已不若先前一看穿白袍的人就哭,等到媽咪跟醫生說聲謝謝,momo也跟著猛點頭,護士阿姨們都稱讚momo好乖、好棒!
由於回診時間比原先預定提早完成,媽咪思索著要帶momo去晃晃,不過,去之前可能得先解決早午餐問題,媽咪在一個可以和momo一起享用的東西,就這麼看著走著,原本還在和媽咪對話的momo突然沒了聲息,原來已經開始打起小盹了。這會沒得選啦!抱著貪睡的momo,媽咪只得自己買個充飢的東西帶回家慢慢享用.....
p.s.: 回家途中媽咪忘了問醫生伯伯一件事,尿液裡所含的白血球量要多少才算是正常的呀?怎麼好ㄌㄟ?回家上網查查看吧!

# by linyenhua | 2005-06-10 19:55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 | Comments(2)

同學會

時隔十五年,老同學們中突然有人在某一天發難,建議大夥一起到花蓮住五星級的飯店,偷得浮生半日閒地奢侈一下,這一起頭就一堆人跟著順水偷舟,短短兩個星期從無到有,倉促成行,最主要是配合兩位台商同學的回台休假日。
這次參與”盛會”的同學共十人,包含兩對班對,所以總共是八個家族,加上其他家族成員(同學的岳母、另一半及自家的孩子們),算算好不啷噹地也有二十多人,為免舟車勞頓,所以租了一台二十五人坐的小巴就這麼浩浩蕩蕩地出發。老實說,畢業十五年後的同學會還有這麼大陣仗(還有許多同學因為工作等個人因素,不得不勉為其難地抱著”殘念”的心情和我們揮手道別),可見得大家的感情是如此深厚?????
再看看這群人,唸書的時候都沒湊在一塊,彼此修的課挺零亂分散的,基於什麼樣的原因大夥兒會綁在一塊呢?若要勉強地想個理由的話.....好像辦活動的時候大家都在吧?!在學校的時候,每個人都朝著自己的目標努力,印象中挺少和大家和,只有在大三因為系學會的關係才回來和大家相聚,到了大四忙著畢業及研究所考試,勞燕紛飛後,才偶有男同學們因服兵役放假時間不同,來電話找我這個魯肉腳湊數打麻將。爾後大家各立山頭,再可以這樣說說鬧鬧的,也只能等收到紅帖子的時候,當紅炸彈越來越少,似乎就只剩下”聽說”在大夥的口耳間相傳著!
這趟要前往的目的地是花蓮,台灣的東部是我一直百去不厭的地方,從宜蘭到台東,也不知道去過多少遍,但每次在那裡總會被一股靜謐的氤氳隔絕在另一個世界中,沒有都市的紛紛擾擾,常常在想等年紀大了,是不是在這裡找一個最終的歸處,眺望遼闊的太平洋。我一方面畏懼大海的壯闊無情,卻又拒絕不了它肚大能容的胸襟,傾聽浪淘的澎湃,能夠自然治好在都市才會發生的憂鬱症。
出發當天一大早就把小momo叫起來打點好,行李早在週五就準備好,老爺辛苦地工作到十點才回到娘家把我們母女倆接回家,待回到家可以就寢時都已經十二點半了。想想隔天清晨六點就得起床,實在有點....沒想到小公主一大早五點半就起床喚起還頗有睡意的爸爸媽媽。匆匆忙忙像逃難似的拎起大包小包,當然不忘把小傢伙往懷裡的揹巾丟,就像袋鼠媽媽似的把小袋鼠給帶了出去。到了集合的榮星花園,看不到半個人,趕緊用現在最方便的行動電話連絡,發現原來我們等的地方和大家不一樣,這才牽著小momo的手,一路慢慢地走到另一頭。這時候小momo可有所堅持囉!一定要左手牽著爸爸,右手牽著媽媽,慢慢地數著前進步伐,輕輕哼著任誰聽不懂的”momo”歌!
好不容易大夥都到齊,準時七點半出發,雖然才七個同學(六個家族,一對班對),但可容納二十多人的小巴士卻再也騰不出什麼多餘的空間,在一大群小朋友當中,最大的已經小三,最小的就我們家囉!同學們看起來和十五多年前一樣,沒啥改變,連說話的方式都還是依然故我,唯一不同的就是大家都心寬體胖多了。
小朋友們因為分佈各個年齡層,明顯可以看出分為三堆,而momo是三堆以外的自成一格,只能和媽媽一起。
一路上我們在蘇澳附近的豆腐岬稍做休息,因為可以稍微光著腳ㄚ接觸到拍打上岸的海水,我們嘗試著脫去momo的鞋襪,讓她第一次體驗接觸海水的感覺,沒想到她竟嚇哭了。傷腦筋!平常她可是不畏”強權”地到處欺負比她年紀還大的哥哥姐姐們,怎麼這會兒這麼容易就被擺平了????
吃過午飯就上蘇花公路,一路蜿蜒差點讓剛下肚的美食全部再奉獻出來!昏昏沈沈地到達太魯閣時已經下午二點半,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中心稍微休息,爸爸抱著momo去玩了那種溜不下的溜滑梯,還得以人工方式自己蠕動屁股,緩緩的滑下,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為了保護momo不受傷害而故意的呢!真慘!!
接下來就到往在花蓮執教的蔡同學推薦的布洛灣休閒遊樂區,好像蠻少人知道這個地方,在那兒走走逛逛,雖然不大且沒有其他遊樂區來得熱鬧刺激,一個人徜徉在高密的森林中吸收日月精華及芬多精,靜靜欣賞各式各樣的蟲鳴鳥叫,對我們這些庸俗的都市人來說實在是一種奢侈的享受。
五點多左右我們到達飯店與其他三位在花蓮的同學會合,這一碰面大家的話匣子可打翻了,由寢室開始就這麼聊著聊到餐廳,然後各自散去回到自己休息的地方。我必須要說的,大家真的年紀都大了,竟然早早就與周公聊天去,一點也不眷戀炫麗的夜色,已失去當年夜遊徹夜不睡的奮戰精神。
再見面的時候,場景已移到餐廳。不急不徐地享受多樣的早餐,大夥決定前往兆豐農場,其實去年我們已經隨著公司旅遊來過,和不同的人故地重遊,當時小公主才四個月,和現在的一歲四個月相比,為娘的我心境自然益加不同。
週日一天的行程其實蠻單純,騎著租來的電動車,慢慢地逛整個兆豐農場,玩一圈一個多小時是跑不掉的。小小動物園裡頭可以看到珍禽,雖然可貴,但看在我眼裡卻為這些失掉自由的鳥兒感到難過,覺得籠子裡的牠們一點都不漂亮。
整個農場還在開發,電動車奔馳在廣大的草原中,徐風拂來,暑氣全消舒服極了。我們在中途買了鮮奶冰淇淋,小公主第一次嚐到冰淇淋的滋味,愛不釋手!
結束了農場的行程,拖著疲累的身體準備搭車回家,打點了些乾糧就趕在天黑之前回到蘇澳。到達蘇澳時已經巔得歪七扭八了,打發民生問題後,司機先生告訴大家為了避開濱海公路的車陣,回程時會利用北宜公路,北宜公路以九拐十八彎聞名,才以為完成蘇花公路的艱難考驗,看來接下來才是更大的挑戰.....
回到原來集合地點時已是晚間九點,整個行程大概屬坐車最累。在這裡我還是不得不稱讚一下小公主,這次的旅行她非常配合,上車睡覺下車尿尿的本能發揮得淋漓盡致,吃飯也充份可以掌握時間,不太吵鬧,讓原本有點提心吊膽的我覺得擔心過了頭。這趟旅程雖然緊湊、身體雖然疲憊,但精神卻是神采亦亦,久別重逢的歡喜,那我們期待下次再相逢!不論在那裡都好,但可不要讓我們等到視茫茫、髮蒼蒼、齒牙動搖!
d0057071_213277.jpg

# by linyenhua | 2005-06-06 02:02 | 老媽子的雜記 | Comments(2)

玉蘭花

今天momo和我都起了個大早,一大早就等著醫生伯伯來告訴我們可以回家的好消息。為了再次肯定momo昨天的確沒有再發燒,媽咪不時將手放在妳的額頭上,以最原始的方式量測體溫。
護士阿姨進來放好了早餐,也分配好了藥藥,momo胃口挺好地跟媽咪要求吃飯飯,也一直由嘴巴裡喊出”ㄋㄟ!ㄋㄟ!”,不知道為什麼,momo每次要求喝ㄋㄟㄋㄟ時發音總會捲舌,聽起來雖然奇怪但卻很有momo自己的味道。打開YOYO TV,畫面出現了你最愛的小朋友舞蹈,有樣沒樣的跟著扭,媽咪雖和你一樣開心,卻得一直跟著你,就怕妳一不小心從床上跌下來。等著等著好不容易把醫生伯伯盼來了,醫生伯伯看了這幾天的結果及報告,囑咐媽咪萬一下次再發燒時,一定要先到醫院來驗尿,以確認是否仍有尿路感染的問題。這次雖然尿液培養沒有看到細菌,但沒辦法百分之分確認沒有問題,醫生伯伯看到了momo急於回家的心情讓我們先行返家,除了殷殷叮囑外,也交待媽咪下次回診時要注意及執行那些事項。
接下來就是等著辦一些繁瑣的手續了,等待過程中媽咪想去一下洗手間,為了momo的安全把床邊的安全欄杆拉起,也把媽咪的手機交到愛玩的momo手上,在洗手間裡媽咪突然聽到momo不明究裡地大聲哭叫,本以為只是撒撒嬌而已,等到開門出來才發覺那不只是撒嬌的程度而已,應該用哭天搶地來形容,這時才知道原來手機響起,momo被嚇得不知所措,即使如此,momo還是緊緊握著手機而未將它任意丟棄,媽咪趕緊接起手機,momo也急著要讓媽咪抱,接起爸爸打來詢問的電話,妳還是驚嚇地哭喊著,爸爸無辜地問著發生了什麼事?待媽咪描述後,爸爸覺得挺對不起momo的。
這時阿媽來接momo了,一進來撞見這一幕也嚇一大跳,阿媽今早過來幫媽咪陪著妳,怕辦手續過程中沒法一直在妳身邊待著,而且住院這些天要帶回家的行囊還挺多的,媽咪一個人恐怕忙不過來,只好拜託阿媽囉!
好不容易繳完費、辦完手續,打電話向爸爸報告後,我們就浩浩蕩蕩地招了小黃回阿媽家,也許這幾天的疲累隨著momo沒事出院也跟著跑出來作祟,在車上媽咪累在旁邊打了小盹,快到阿媽家時睜開眼睛瞄了一下窗外,突然看到一個令媽咪紅了眼眶的畫面。
馬路旁有位阿姨在賣玉蘭花,其實賣玉蘭花並不稀奇,令媽咪驚訝的是,賣玉蘭花的阿姨胸前還揹了位比妳還小的baby,今天中午大太陽底下溫度超過三十度,那位阿姨可能怕小baby太熱,所以放了條濕毛巾在baby頭上,小baby正沈沈地睡著。momo,妳知道嗎?媽咪看了很不捨,即使在大太陽底下的小baby不是妳。交通號誌變成可通行的綠燈,如果來得及,媽咪一定會搖下車窗,跟那位阿姨買玉蘭花,即使我們用不上,媽咪只想可以讓她早點賣完當天的玉蘭花儘快帶小baby回家,不要再曝曬在烈日下;反觀安然坐在阿媽懷裡吹冷氣的妳,不知道momo是否懂得珍惜目前可以擁有的幸福?媽咪似乎有點感情用事,也不知道為什麼從當了準媽咪以後,只要和小baby有關的任何新聞與消息,不論傷感或快樂的,總是會讓媽咪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
至今,那一幕媽咪仍舊無法釋懷。

# by linyenhua | 2005-05-30 20:30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 | Comments(0)

Kitty ちゃん

安然地度過了週末的第一天後,媽咪有點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矛盾。因為醫生阿姨告訴媽咪,必須連續48小時持續沒有發燒才可以暫時卸下防衛狀態,今天一早媽咪就一直保持戰戰兢兢的心情等待醫生的裁決。
就在等待醫生阿姨再進來之際,倒是護士阿姨先進來了,護士阿姨是來拔掉小momo腳上的點滴的,因為這根針已經紮了三天必須換新的針,也就是可預期地,小momo可能又得放肆地嚎啕大哭一場。阿姨好心地告訴我們可以先暫時解放,等到下次打抗生素之前再來注射點滴。意外地得到了短暫的自由,趕緊抓起小momo就往浴室裡衝,幫小momo洗個舒服的澎澎,小momo似乎也很領情地享受淋浴的樂趣。洗完一身輕,媽咪拿起先前小阿姨買的髮夾夾起momo稀稀疏疏的細髮,小momo樂不可支地告訴媽咪想下床了,這時的爸爸還在呼呼大睡,也許是睡在長椅上的不舒服,讓爸爸整夜輾轉難眠。
不過,小momo還是把爸爸喚醒了,要爸爸看看妳梳洗完畢的樣子,接下來就直往外跑,在病房外的走廊來回數趟,還進到每一間病房和病房裡的哥哥姐姐們打招呼,也跑到護理站與護士阿姨們笑笑說聲Hello。
和爸爸玩了一陣後,爸爸得先回家一趟,還有未完成的工作要處理。少了點滴的牽絆,媽咪就可以帶著妳到醫院外面的人行道上走走,和護士阿姨打聲招呼,說好十一點時會準時回來打點滴。
綁在醫院兩天以來,從不知道到道外面的世界發生了什麼事,看到和煦的陽光,小momo不住的用”哇~~~”的方式讚嘆著。媽咪牽著妳的手一步一步地往附近散步去,妳的好心情似乎感染了走在路上的人們。
十一點回到護理站,醫生阿姨說依小momo現在的情況來看,雖然正式的尿液細菌培養尚未出來,但前天腎臟超音波的結果及這兩天未再發燒的狀況,點滴可以暫停,抗生素也可以改由口服。小momo,如果妳可以聽得懂醫生阿姨的話,妳應該會和媽咪一樣大聲地說聲”YA~~~”。這時小momo一付不在乎的手擺在腰後帶著輕鬆的心情又到處散心去了。
下午阿媽和小阿姨又來看小momo,一看到小momo已經可以下床到處遛也開心極了!玩了一會後,媽咪讓阿媽和小阿姨先回家,媽咪用揹巾帶著小momo送阿姨到車站等車,在走回醫院的途中,小momo在媽咪的懷裡沈沈地睡了。
帶著晚餐前來的爸爸,也買了一些好吃的餅乾糖果,媽咪不解的是怎麼會買的那麼多,等到看到一堆磁鐵的Hello Kitty,所有的事就都真相大白了。爸爸最近正努力地收集7-11的磁鐵,準備幫momo換一個超大的Hello Kitty娃娃,甚至也想賭一賭那千萬分之一的運氣──等待不可能實現的東京Kitty樂園。看到那麼多的Hello Kitty,再看看連晚餐都是7-11便當,實在讓媽咪哭笑不得。爸爸還千萬交待,不要將這件事寫在Blog上,還好,媽咪沒有答應……………..
也許是傍晚的小睡,momo似乎過九點還沒有睡意,媽咪有點累就先躺在床上休息,讓爸爸和妳一起玩個夠。不過,沒半個小時爸爸就體力不支,打算把妳給打發睡覺,小momo和媽咪一起躺著,momo一直看著媽咪,最後把手搭在媽咪身上給媽咪”秀秀”,讓這幾天一直處在緊張狀態的媽咪,忍不住地紅了眼眶。
d0057071_1051386.jpg

# by linyenhua | 2005-05-29 01:43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 | Comments(0)

失去自由

住院以來的第一個清晨,原本是個可令人期待的一週最後上班日,現在沒了期待的心情,直接向公司告假。
媽咪托阿姨在上班前拐個彎帶些momo需要的物品及媽咪的Notebook到醫院來,因為今天意外地請假,怕擔誤原本答應給客戶的東西,想利用momo休息的時間趕點工在今天工作時間結束之前寄出去。阿姨小心地深怕吵醒我們似的,不過,媽咪還是起身看看向醫院訂的早點來了沒有。這是專門為小momo訂的,前一天聽了營養師阿姨的建議,所以也好奇地想看看經過營養師阿姨巧手調配後的營養早餐會是什麼樣子,也好作為日後準備momo餐點時的參考。
今天的早餐主食是稀飯,稀飯上舖設是炒蛋及剁碎的薑絲與豬肉,還散落著一些細碎的胡蘿蔔,好奇的媽咪偷嚐了一口,還不錯!想想不挑嘴的momo應該不會排斥才是。
護士阿姨也送來了momo的藥水,這幾天不倚賴阿媽,媽咪已經可以駕輕就熟地餵你吃藥,只是momo也很聰明,只要感覺到媽咪改變抱你的姿勢,馬上嚎啕大哭地反抗,就像這次強烈反抗的結果,藥還未入口,早上剛吃的早餐就全部吐出來了,這下可好,媽咪趕緊收拾擦拭更換已經弄髒的衣服,結果,momo的反抗並沒有得到任何好處,因為護士阿姨很有效率把該吃的藥補上了。
早上第一次量的體溫已經逐漸恢復到正常程度,小momo起床時也回復到原本活力,看著電視上的YOYO TV開始哼哼唱唱,因為點滴打在腳上無法站立,吊著點滴也不好到處遊盪,一整天可以活動的空間就僅侷限在小小的空間,可愛如妳竟仍然可以坐在床上扭著屁股隨著音樂律動。
上午就我們母女相互依偎,你想站時媽咪就抱抱你,就這樣磨蹭著時間就過了大半;下午阿媽帶著水果過來了,momo 很高興地向阿媽撒嬌,這時在台中出差的爸爸也來了電話,告訴我們他提早回台北,先回家幫媽咪簡單打掃及洗一堆還沒有時間清洗的衣服後,就過來陪我們在醫院一起過夜。
晚上阿姨帶著便當過來後,就和阿媽一起回家囉!不知道是不是身體尚未回復完全,小momo很早就入睡,這一夜媽咪仍舊反覆起床幾次確認momo的體溫,看來這次momo一夜好眠。

# by linyenhua | 2005-05-28 22:51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 | Comments(0)

momo加油!

剛住進醫院,就有一連串的動作。
因為在門診時就發現小公主的頭又開始發燒,一辦完住院手續,媽咪就開始往病房衝,請護士小姐先量小momo的體溫,看完結果以後就知道“完蛋了”。二話不說,請示醫生後,先灌下退燒藥,當然灌藥過程的激烈是可以想見的。不過,吃藥還只是小事,接下來可麻煩了。
依據護士小姐的吩咐,媽咪帶著momo到護士站的治療室去,一進去那裡就看到標著momo名字的點滴,心想”哇!更慘烈的要開始了”。首先,護士小姐要媽咪到外面等,帶著那麼一點不安,躡手躡腳地躲到外頭,這個節骨眼momo看不到媽媽是會哭的,果不其然,身後傳來慘痛的哀嚎,接著就看著護士阿姨帶著一支尿液的針筒退出來,“momo!對不起!媽知道你一定很痛...”說著說著,一股深深的歉意伴著酸酸的淚水油然而生。接下來媽咪陪在momo旁邊等待扎針吊點滴,因為先前抽血的經驗,先告知護士阿姨們手臂的血管很難找,果然,在嘗試一次之後決定放棄,護士阿姨詢問媽咪介不介意打在腳上,只要momo少受點苦,打在那裡不都一樣,如果因為打在腳上不方便到處逛逛,沒關係!媽咪可以抱著你走,不用擔心。
一陣折騰後,借了娃娃車將你先托給小阿姨,媽咪得回家拿你的奶奶,順便洗洗澡後再過來,還好家裡離醫院不遠,一個鐘頭後再回到醫院時,你已經沈沈地睡在小阿姨的懷裡,見你睡得沈想把你放回床上,沒想到你卻蜷縮在一起非得要抱抱才得安然入睡,看來先前打點滴抽尿液那一幕讓你受得驚嚇非同小同。
突然間,媽咪發現你的燒沒降反升,緊張的通知護士小姐再來量體溫,一看怎麼又回到40度了,不是已經吃了退燒藥了嗎?由於退燒藥必須隔八個小時才可以再吃,請教醫師的結果,只好往肛門塞退燒劑了,只是這一塞也把momo整個嚇醒,之後幾天換臭布布時,小momo還存留塞屁股的恐怖經驗而一直哭喊,真是痛在兒身,疼在娘心呀!
惡夢還沒有完全結束,護士阿姨又拿著一個塑膠袋及剪刀進來幫妳剪了一件小褲褲的樣子,為了就是要再留一次尿尿,先前那一份是為了培養細菌用的,這次則是作測試檢驗用,臨時的小褲褲終究不舒服,儘管媽咪以站立的方式抱著不讓尿尿撒得到處都是,結果似乎不如人意,五分鐘之後,媽咪的褲子全濕透了,趕緊以呼叫鈴請求護士阿姨前來幫忙,這一陣慌亂又把妳的心境擾得亂七八糟,心情不好地放聲大哭,其實這時候隔壁床的哥哥已經入睡,媽咪擔心妳這樣子的哭鬧不知道是否影響了哥哥入睡的心情?
幫妳打理乾淨後,這時才感受到深夜的靜謐,一連串的折騰momo累了、媽咪也累了。也許是不安感使然,小momo完全不願意離開媽咪獨自入睡。媽咪只好以抱無尾熊的方式抱著妳坐在床上和妳一起入睡。迷迷糊糊中依稀記得護士阿姨每隔一個小時就進來量一次體溫,等到深夜一點時,體溫已經隆到37.5度。但令人安心的時光並沒有維持很久,三點鐘媽咪起床再確認你的體溫時,又是39.7度的高燒,媽咪再次無法入眠,趕緊找護士阿姨求救。
護士阿姨帶來了退燒藥,為了不打擾已雲遊夢境的鄰居們,只好到護士站仰賴護士阿姨的幫忙將退燒藥強灌入口,妳強烈的反抗引出媽咪的不安。除了退燒藥也準備了冰沈,就在換上之時,妳被突然其來的涼意給喚醒,我以為又會是一陣吶喊,但出乎意料地,妳直挺挺地坐起開始跟媽咪聊起不是很容易瞭解的語言。不願意打擾到別人,也不願意別人打擾到我們,媽咪一手抱起妳,一手扛起點滴架帶著妳往護士站的方向去,那裡妳可以高談闊論,如果護士阿姨們工作不忙時,也許也可以加入和我們一起聊聊。
直到晨曦微現的清晨,我們可終於都累了,拖著疲憊的身心,母女倆相依入夢鄉,這時候小momo的體溫已經降到38.5度。

# by linyenhua | 2005-05-27 19:04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 | Comments(0)

落難公主

小momo在持續發燒後,終於被醫生伯伯宣判住院。
五月初帶著小momo來看健兒門診,量了體重後才發現怎麼過了大半年才多了一公斤,正常的小朋友在這個時候早應該要超過十公斤的,這個時候的小公主還輕輕地掛在八點多那麼一點點,看得為娘的心都涼了半截。回想這大半年,小momo的胃口也沒差到那裡,我們吃她也搶著吃,好像沒少過什麼,吃都吃到那裡去啦?實在搞不清楚.......
為了慎重起見,生長評估的醫生建議我們幫小momo掛腸胃科,看看是否因為腸胃的問題而導致吸收不良,因為在那之後再隔兩個星期要再回去打日本腦炎第二劑,順勢在同一天也幫小momo掛了小兒腸胃科的門診。在門診過程中,醫生簡單問過幾個問題後,給了我們一份營養記錄單,需要連續記錄三天小公主的日常飲食,除此之外還得驗尿及驗血,驗尿還好,買個尿袋貼上就解決,雖然最後還是尿得阿媽一身尿騷味;但抽血可恐怖了,小momo可能真的長得太秀氣,怎麼找就是找不到一根可以用的血管,針在夾縫中撈了半天,檢驗人員還是舉白旗投降,改由指尖刺一個洞後用最原始的方式擠壓,好不容易終於擠出需要的量,當然,過程的慘烈狀況可想而知。
就在門診結束後的隔週,也就是等著看報告的這個禮拜,阿媽打電話來說,小公主在週一清晨高燒到42度,緊急處理後一個小時候體溫已經下降,為了安心阿媽還是帶著小momo到家裡附近的診所看醫生,醫生告知的病情嚇壞了阿媽和媽咪,醫生伯伯說雖然腸病毒的症狀還沒有出來,但依喉嚨的狀況來看很有可能是腸病毒肆虐,並囑咐如果有無法吞食或者是昏睡的情況,則必須立刻回診。在等待看報告的這幾天夜裡,就在夜裡反覆高燒及退燒的狀況下驚惶度日。
好不容易等到回馬偕看報告當天的早晨,也剛好把前一次醫生伯伯給的藥全部吃完了,由於深夜高燒的狀況一直都不見改善,所以想著看報告的同時,也請醫生伯伯再確認原本疑似腸病毒的狀況,現在究竟如何。
等待時才發現怎麼最近生病的小朋友這麼多,我們雖早早等在門口,小momo排的66號,看來得等到下午五點囉!先將上週醫生給的作業交給營養師,由於記錄這段時間湊巧碰到小公主不舒服,實在不足以參考,不過,營養師還是將需要注意的內容及如何調整小momo飲食習慣一一說明,之後就進入漫長的等待。不想在門口和大夥兒湊和,媽媽帶著小momo貪婪地享受一杯咖啡,暫時除去煩擾的心境。
再回到門診,終於快輪到我們了,依照護士的指示再量了一次體重,天啊!過了三個星期沒有任何進展。本來最主要的目的地是要看報告結果的,沒想到醫生一看小momo的喉嚨後,二話不說即宣判腸病毒,然後另一位操作電腦的醫師突然提醒醫生尿液檢查似乎有什麼不正常的地方,待媽咪極度冷靜地等待最後審判之時,醫師立即說可能要住院觀察,主要原因時要確認檢查結果—尿路感染的發生原因,其實依小momo的腸病毒狀況,因活動力好、也還可以進食,所以不到住院的條件;而尿路感染若不是伴隨著腸病毒而來,可就得好好地找出最原始的病肇,因為這個很有可能就是造成小公主體重一直無法成長的元凶,如果真有其他原因,是否會在將來引發尿毒症也必須早日澄清,這會媽咪可聽得六神無主了,醫生伯伯問媽媽的意見如何,媽咪實在不能冒任何差錯的風險,即使檢查的結果無關緊要。當下接受醫生伯伯的建議,匆匆忙忙地辦理住院手續,連絡爸爸、阿媽也請阿姨晚上到幫媽咪看一下,媽咪本以為看完門診就可以回家,所以把小momo的奶粉全放在家裡沒帶出來。
這是媽咪第二次在門診過程中受到驚嚇,先前為了姐姐”松”的事,當場潸然淚下,也不管現場還有其他的準媽媽在場;這回只紅了眼眶,因為要隨著小momo一起抗戰,媽咪不能自己先倒下。故做鎮靜地和小momo說些鼓勵的話,就在這時,媽咪又發現小公主身體溫度又開始往上升高.....

# by linyenhua | 2005-05-26 23:18 | 當大公主遇上小王子 | Comments(24)

遲到的開始

終於跨出歷史性的第一步!
我原是個不擅以文字記錄生活點點滴滴的懶人,許許多多的藉口讓我這個雖是從事電腦工作的人,遲至今日才有機會開始利用這些時下流行的玩意兒記錄所剩無幾的青春。
為什麼突然想製造些蛛絲馬跡來証明自己曾經存在過呢?推敲應該和踏入人生另外一個里程碑脫離不了關係,還是小姐時也沒給自己太大的壓力逼自己往另一個死胡同跳,一路走來就這麼自自然然地走進許多人都認為理所當然的路,唯一出乎人意料之外的就是~~另外一半是個桃太郎。
從不認為自己在走入家庭後,需要辭掉手上的工作,專心去做個家庭主婦。一方面害怕自己在封閉且單調的家庭生活中,失去極富挑戰性的自我;一方面也害怕與蛻變極速的社會腳步脫節;身兼二職的職業婦女一直是我視以為當然的女性角色,覺得在家裡只跟老公伸手拿錢的角色似乎太軟弱也太沒志氣。
也許是老天爺有意讓固如我能有所領悟,在結婚後的過程讓我遇到自己難以想像的創傷與挫折。直到自己定下心來思考,才逐漸領悟到結婚後,我的生命裡不再是孤獨一人,也不再只為自己而活。
外子在結婚後曾經幾次明白告知,希望回家之後即可看到熱騰騰的飯菜,這一點對經常無法準時上下班的我來說,實在有點過於嚴苛。所以常在女同事的幫忙下灌輸外子台灣雙薪小家庭的生活模式,夫妻是多麼胼手胝足地共同處理家事等觀念,入境隨俗的壓力,逼的外子實在不得不妥協。如果不是那些與我無法結緣的孩子們讓我深刻反省,我可能還認為結婚前結婚後沒什麼兩樣,只不過回家的方向改變罷了。
因緣際會地我認識了與我曾有相同遭遇的射手,藉著一篇她發表在網路上且流傳很久的文章,我拼命地想找到她。那邊文章裡所寫的字字句句都深深地表達出我當時失掉”松”時的心境,如今想到還是多少有些心痛。這樣的緣份,將兩個原來完全不認識的人牽扯在一起,當我們連絡上時,她已經有了大小姐,而我則擁有小公主,自此話匣一打開,大小姐與小公主就成了我們倆的共同話題。再更進一步交談後有著更驚人的發展,原來我們都是黃衫客,儘管我們不曾同時存在相同的空間,但共同的背景又讓我們增加一項可談的話題。
為什麼在這個起頭要提到射手呢?因為她對這個歷史性的開始有著難以抹滅的功勞。在她的經驗分享下,我提早實現成為園丁的計劃。希望接下來可以像射手所說的,持之以恆地讓這個園地漸漸地成長茁壯。當然也希望藉著這個園地讓我所認識或不認識的朋友們得以分享彼此的經驗,成為大家交換心得的橋樑。

# by linyenhua | 2005-05-25 00:06 | 縁起 | Comments(0)